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百零八章 亂斗開始
    等饅頭走了之后,米陽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了起來。

    其實米陽是個沒什么野心的人,他在很小的時候就發現了黑磚的異常,知道只要吸收了那些別人看不見的金色物質自己就能變得很厲害。

    這點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要讓自己變的天下無敵,如果他真想天下無敵,那就不是開一個陽頭玲館等著那些身邊發生靈異事件的人找上門來,而是主動出擊了。

    金色物質是由鬼怪死后,或者投胎之后留下來的。

    鬼怪這種東西,如果要找的話還是挺好找的,比如火葬場,墓地等地方,別的東西不多就是死人多,在這樣的地方,想找到鬼魂還不容易嘛!

    雖然不是所有的鬼魂都能留下金色物質,不過總會有例外。

    這明明是提升實力的一條捷徑,但是米陽卻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他不僅不會專門去找鬼怪,平常在路上遇上了孤魂野鬼,只要沒惹他,米陽也大多視而不見。

    但是現在不同了,在決定跟隨唐清來到靈異社之后,米陽就知道接下的路不好走,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說不定很快就會死。

    這一點他知道,田翔也知道,所以剛才他才會對田翔說出那番話。

    一旁的田昆和王峰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兩股氣勢交織在一起宛如龍爭虎斗互不相讓。

    僅僅只是氣勢帶來的壓迫感,就讓地面上的碎石滾動。

    兒子啊莫伊可兩人就如同約定好了一般,齊齊收起了外放的氣勢,同時爆喝一聲,想著對方沖去。

    田昆提棍橫掃,王峰探臂而出碰撞在了一起。

    而在兩人動手的一瞬間,米陽就動了,大步跨出,直接一拳轟向折扇男子,如果讓綿陽選一個對手,米陽一定會選王峰。

    但是米陽知道在折扇男子說出讓他把王峰讓出來的時候,對方就已經盯上了他,不把他解決掉的話,終究是個麻煩。

    所以他才會果斷出手,順便試試剛剛從王峰身上學到的點東西。

    感受到米陽拳頭上攜帶的可怕拳風,折扇男子,臉上笑瞇瞇的表情,收斂了些。

    要是真被這力量感滿滿的一拳打中了,那下場絕對不會好到哪去。

    米陽只看到對方手腕翻轉,那把折扇鋪開的黃色扇面就擋在對方面前。

    米陽沒有然和猶豫地轟擊了上去,在米陽拳頭轟擊上去之后,“轟隆”一聲,宛如山石崩裂。

    折扇男子手腕一沉,整個人飄然向后退去,看上去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米陽見此絲毫不意外,如果對方只是個外強中干的紙老虎,他反而會覺得失望,實力太弱了有什么意思,想要變強就要挑戰更強者。

    宋慶有些心疼地看了眼扇面,扇面上原本畫著一座孤崖,崖上還有一顆長勁松,以及三縷清風。

    但是現在孤崖的墨色看起來明顯要比之前淡了一些。

    要知道他手中的這把折扇,可是宋家特意為他準備的頂尖法器,尋常攻擊跟本就難傷分毫,但是對方僅僅只是一拳就傷了扇面上的一絲神韻。

    這小子是蠻牛嗎?力氣這么大。

    米陽可不管對方在想些什么,在對方向后退的瞬間就跟了上來,他和別人交手,基本上都是以進攻為主,講究的就是搶占先手,既然對方退了,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看到對方又是一拳打來,宋慶原本想像之前一樣擋下這一擊,但是想到孤崖的墨色變化,宋慶還是沒有那樣做。

    反而是“嘩”收攏了扇面,手持扇柄向前一探,扇柄首端,恰好落在米陽拳頭手腕外側,順勢一推,險之又險地躲過了這一擊。

    而米陽的反應也是極快,這個時候再出拳已經來不及了,于是米陽右腿緊繃以左腿為支點,橫掃向對方的腰間。

    宋慶一扭腰,米陽的鞋底幾乎是擦著對方的腰間過去的。

    又是這種感覺!

    米陽皺著眉頭,之前和王峰交手的時候,也是這樣,對方每每都是以微弱的距離多開自己的攻擊,就像是算好了一樣。

    米陽停下腳步沒有繼續出手,反而是看向退到一旁的宋慶,“剛才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宋慶“嘩”的又打開了折扇,站在原地,望向米陽看似有些疑惑地反問道。

    米陽神色平靜地看著對方,而對方臉上帶笑坦然地回望過來,就像是真的不知道米陽剛才說的是什么意思似的。

    見對方不想多說,米陽也不再說話,右腿在地上畫出一道痕跡,提起雙臂,一前一后擺出架勢。

    見到米陽擺出這個架勢,宋慶臉上的笑容越加燦爛,只不過卻又再次瞇起了眼。

    這次宋慶沒有再等米陽先出手,反而是,搶先發起了攻擊。

    米陽身形一晃同樣迎著對方而去,再次遞出了一拳,只不過和一開始相比少了一份剛烈,多了一份圓滑。

    像上次一樣,宋慶用再次收攏起來的折扇,首端壓在了米陽手腕外側,再次借力一推,身形向一邊閃去。

    而米陽被壓住的拳頭也再次向一邊偏去,貌似一切都沒有改變,一切都還像上次一樣,但是米陽上次沒來得及遞出的左拳,這次卻遞出來了。

    而且速度比第一拳更快,直奔宋慶胸口,宋慶面色不變,好像是早有預料一般,被他合攏的折扇不知何時又被他打開了。

    在米陽拳頭擊過來的一瞬間,即使地擋在了自己身前,又是一道山石崩裂之聲,傳到眾人耳中。

    而這次宋慶并沒有像面對米陽第一拳那樣向后退,反而是扇面向下一轉,并且在下轉的過程中,扇面再次收了起來。

    宛如一把匕首一樣,直戳米陽胸口,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和赤手空拳的米陽相比,在攻擊距離上來說,宋慶顯然要強上一籌。

    然而就在這時,米陽的右拳再次揮出,這一拳的風格又再次變成了最早時的剛猛霸烈,不負剛才兩拳的圓滑。

    “啪!”拳扇相交,兩人同時向后退了兩步。

    米陽感覺拳頭上被扇端戳中的地方此時正火辣辣的痛,光是以力量相比,米陽感覺不管是王峰還是折扇男子都比不上自己,而他們卻像是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在了一起,導致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足以和他相平。

    所以才打成了一個平手的局面。

    “不打了,不打了!沒想到你這小子這么變態,僅僅只是和王峰交了下手,就把他的拳法學會了!”退到一旁的宋慶連聲說道。

    米陽沒有否認這一點,他剛才用的確實是王峰之前和他交戰時所用的拳法。

    不過嘴上卻說道:“不打可不行,我才剛找到一點感覺。”

    聽到米陽這句話,已經換了一只手拿折扇的宋慶,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不打了,再打下去說不定你這小子連我的招式都要學過去,你不是想知道,為什么我能以毫厘之差多過你的攻擊嘛!只要你不再動手,我就告訴你,怎么樣?”

    米陽看著對方,仿佛要把對方看透,而對面的家伙,卻臉帶苦笑地看著他,一副求饒的模樣。

    沉默了一會之后,米陽答應了下來,對方顯然不是因為怕了他才不想打了的,米陽能感受到對方還有余力沒用,如果真打起來,米陽只能靠自己身體超常的恢復能力和對方以傷換傷了,但是這又不是生死相搏,沒必要搞到這一步。

    最關鍵的是,就算他想以傷換傷,以搏命的方式和對方戰斗,看對方的樣子,對方也絕對會直接逃跑。

    如果對方像最開始一樣一直避而不戰,那再繼續打下去也沒什么意思。

    再加上米陽確實對,對方是如何做到以毫厘之差避過自己攻擊的這件事很感興趣。

    如果他能學會這種能力,那他的實力無疑會再次上升一大截,與其來一場追逐戰,還不如從對方身上獲取一些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額,額~”米陽看著對方清了清嗓子,而且還比較騷包地搖起了手中的扇子。

    然后才開口說話:“眾所周知,我們修煉者,是依靠吸收天地之間游離的靈氣來提升自身的修為,在吸收靈氣的同時,我們的身體素質也會得到些許提升,但是和我們吸入體內的靈氣相比,滋養我們身體的靈氣可謂是微乎其微。”

    對方說的這些米陽都知道,最早他和那個無良師傅待在一起的時候,曾經修煉練過所謂的修道功法,只不過別說吸收靈氣了,他連感受靈氣都做不到。

    按他師父的話來說,他的身體就像是不導電的絕緣體,絕緣體不導電,而他不導靈氣。

    雖然這些常識性的知識他師父都和他講過,但是他并沒有打斷對方的話,依舊仔細地聽著。

    宋慶看著米陽,或許是看米陽聽的很認真,所以他比較滿意,連帶著臉上的笑容都真誠了幾分。

    “我們修煉吸收靈氣,就是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現在力量在我們體內,而如何運用我們體內的這股力量就成了個問題。”

    “一般的修行者,對自身體內靈氣的運用,一般只有七成左右,剩下的三成,基本上都浪費了。”

    “而如果想要完全運用體內的靈氣,就需要修煉技法秘術,技法秘術能夠幫助修煉者完整的運用身體內的所有靈氣。”

    說到這宋慶看向米陽笑問道:“同境界中修煉了技法秘術并完整掌握了身體內靈氣的人,是不是要比那些沒掌握技法的人厲害?”

    米陽點點頭,這就是個簡單地一加一是不是大于一的問題,答案很簡單,米陽并不在意這個。

    米陽在意的是對方口中所說的技法秘術,對方能精確的躲避自己的攻擊是不是因為這個技法秘術。

    聽對方的語氣,這個技法秘術,主要是對靈氣的運用,而他這個體內沒有靈氣的人是否能夠學會?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