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百零二章 你師父到底是誰
    “走吧!走吧!我們想在就走!”沉浸在幻想之中的王俊然根本就沒注意到唐清那古怪的目光,悶頭就要向外走去。

    “走什么走!”反倒是一旁的米陽注意到了,一把拉住興奮的王俊然,小胖子被米陽拉的一個踞趔,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被米陽拉了一下的王俊然,頂著一張委屈的小胖臉,“陽哥,你這是干嘛?”

    米陽懶得理他,反而望向唐清:“師父,你就別耍他了,下一步想讓我們做什么,就直說吧!”

    很顯然王俊然并不認識唐清,否則斷然不會是這樣的反應。

    如果米陽不知道唐清是靈異社社長的話,結合剛才唐清說的教官之類的話,或許還會覺得,唐清真有可能是來帶王俊然離開的。

    但是在明城的時候,米陽就已經知道了十大世家和靈異社的從屬關系,十大世家說到底也只不過是靈異社的附庸。

    而唐清身為靈異社社長,在靈異社擁有絕對的權威,什么十大世家都得看她的臉色行事。

    米陽不覺得十大世家排在中游的王家,有這么大面子,能請得動唐清,就為了帶王俊然回去培訓。

    排除這個不可能,答案就比較明顯了。

    唐清讓他們徒步從明城來到連云山脈,是為了磨煉他們,而他又聽王俊然說了一下連云山脈的基本情況。

    所以唐清找來最大的可能就是來找他和田翔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他倆接下來的磨煉。

    不僅是米陽看著唐清,田翔同樣神色認真地看著唐清,顯然他也是這樣想的。

    聽到米陽的話,唐清也沒有繼續開玩笑的意思了,臉色一正,齊肩短發隨著唐清腦袋的轉動,在肩膀上摩擦了一下。

    原本平和的目光也變得充滿了壓迫性。

    僅僅只是被唐清這樣注視著,王俊然絕感受到了一股壓力,就如同在家族內家族會議時那樣,老爺子僅僅只是坐在那,就無形中帶給人一種壓力。

    而現在他感到的壓力,不從自家老爺子身上感受到的還要大。

    使得他一肚子的話無從開口。

    “米陽,田翔。”唐清的目光輕輕轉動最好落到了之前偷偷摸摸跑到米陽身邊的饅頭身上,“還有你,饅頭!”

    “你們三個,從現在開始,和十大世家子弟一樣,正式加入這次的連云山脈試煉計劃,為期七天。”

    唐清的聲音并不重,卻很嚴肅,仿佛在聽一件什么大事一樣,讓人不由自主的就認真起來。

    米陽沒有像以前一樣隨便插話,只是靜靜地聽著唐清說話。

    最后!

    米陽狐疑地看著唐清:“師父,你的意思是,我們只要在七天之內從那碧靈蛇手中搶到幽蘭草,就算我們過關了?”

    “沒錯!”

    “那碧靈蛇只有頂尖紅衣的實力?”

    “對!”

    不管米陽溫室什么唐清都給出了肯定的回復。

    不對!這個任務肯定有問題!

    米陽倒不是覺得這個任務太難了,而是覺得太簡單了,不是他自夸,他加上田翔還有饅頭在同境界內,有什么靈獸會是他們的對手。

    既然是試煉,那肯定是有難度的,沒有一點難度怎么稱得上是試煉。

    而且以米陽對唐清的了解,對方不像是會故意給他們放水的樣子。

    “你與其考慮我是不是給你設了個陷阱,還不如多想想怎么才能拿到幽蘭草,別怪我沒提醒你,幽蘭草可關系到黃玲最終在修行上能走到哪!”唐清看著摸著下巴一臉沉思狀的米陽,道。

    不等米陽說話,黃玲就看向躲在米陽身后的王俊然:“小胖子,你的任務就是和米陽他們待在一起,不管他們去哪,你跟著就行了,只要他們的任務完成了,你也就通過試煉了。”

    原本還想當個隱形人的王俊然,面色頓時一垮。

    他本來還想著,要是對方忘了自己,自己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做任務了,只要時間一到就可以出去了。

    結果還是沒逃過去。

    “好了,我就先走了!”

    “師父,等一下!”米陽還想叫住唐清把情況問問清楚,結果唐清頭都沒回直接就離開了。

    “王俊然,這碧靈蛇和幽蘭草究竟是怎么回事?”唐清走了,米陽也就只能把目光放在王俊然身上了。

    王俊然苦著一張臉,抬起頭看向米陽解釋道:“根據書上的記載,碧靈蛇是生活在連云山脈中心處,寒水潭的一只靈獸,一身鱗片堅硬無比,普通法器連破防都做不到,而且還可以口吐寒冰,是連云山脈內最強大的幾只靈獸之一。”

    “幽蘭草則是碧靈蛇的伴生靈草,通體晶瑩,冠若蘭花,是紅品靈草當中的頂級靈草,價值自然不用多說。”

    王俊然掃了眼米陽和田翔,“如果你們都有頂尖紅衣的實力,光搶幽蘭草倒是不難,問題是,搶到之后怎么從中心處逃出來!”

    “連云山脈中心處雖然只有方圓五十里的范圍,但是卻生活著十幾只頂尖紅衣級別的靈獸,我們去搶幽蘭草,勢必會鬧出動靜,如果引起了其他靈獸的注意,很可能會對我們進行圍剿。”

    “強大的野獸一般對自己的地盤都會很看重,基本上不會允許其他猛獸進入自己的地盤范圍,這是獸類的本性,就算是靈獸也應該有這種本性吧!怎么會允許其他靈獸進入自己地盤,來對我們進行圍剿?”聽到王俊然的話,米陽有些不解地說道。

    王俊然哭喪著臉,“你說的沒錯,在平時連云山脈內的靈獸確實都有很強的地盤意識,不會允許其他靈獸進入自己的地盤,但是如果發現了人類,那就是另一種結果。”

    “因為我們世家對連云山脈的世代收割,所以連云山脈內的靈獸對于人類都有很強的敵意,別的地方的倒還好,沒有那么團結,但是中心處的靈獸都相當團結,我們世家中人,即便是十年一次的資源收獲時間,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去中心區域,就算去也是結伴而行。”

    “因為即便青衣級別的高手,只要不是能夠飛翔的頂尖青衣,面對中心區域那十幾只靈獸的圍攻,都會有殞命的危險!”

    “能夠進入中心區域的靈獸,最弱的面對人類修士也能夠以一敵二,就拿碧靈蛇來說,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以一敵三完全不是問題,如果再加上寒水潭的帶給碧靈蛇的天然優勢,即便三位頂尖紅衣聯手進去,一不小心也會全滅。”

    聽到王俊然的話,米陽和田翔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之色,他知道唐清給他的這個任務可能不會這么簡單,但沒想到居然會這么危險!

    米陽將目光再次落到王俊然身上,“既然碧靈蛇這么危險,那你剛才怎么說拿到幽蘭草不難?”

    “靠它啊!”王俊然轉頭看向饅頭:“碧靈蛇雖然實力很強,但是速度并不算快,最開始只要你們能吸引住碧靈蛇的注意力,饅頭再趁機奪走幽蘭草,搶完就跑,碧靈蛇肯定不會再管你們,轉頭去追饅頭,以饅頭的速度逃過碧靈蛇的追捕應該沒問題。”

    王俊然說應該沒問題的時候顯得很沒底氣,或許是怕米陽會怪他,所以又解釋了句:“這些事,有些是我從書上看來的,有些則是聽我家老爺子說的,我并沒有親眼見過碧靈蛇,所以不太確定。”

    米陽看著王俊然,到沒有怪對方的意思,他現在對連云山脈的情況也僅限于之前王俊然說的那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王俊然能夠主動說明這點就已經很難得了。

    另外如果對方說的都是真的,那這次的任務已經不僅僅是危險了,而是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這簡直就是坑侄子啊!

    有這么把侄子往火坑里推的嘛!

    米陽心中忍不住腹誹道。

    但是卻又不能不去,黃玲還需要在幽蘭草,米陽在乎的人不多,黃玲算是一個,他現在已經不在乎什么試煉不試煉的了,或者說從一開始他就沒在乎過。

    他現在的目標就放在幽蘭草上,所以中心區域無論如何他都要進去一趟。

    所以他需要一個向導。

    米陽伸出一直手掌搭在王俊然肩膀上,笑著說道:“俊然兄弟,剛才我師父的話你也聽到了,她讓你和我們一起行動,所以說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是隊友了!”

    王俊然無力地帶你點頭,那個女人確實是說過讓他和米陽他們一起行動。

    欸!不對!

    那個女人是誰啊?

    王俊然忽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根本就不認識對方,之前他只是因為對方是米陽他們的師父,加上后來對方展現出來的那種上位者氣勢,再加上米陽他們認真的模樣,所以下意識地就認為對方說的都是真的。

    那有沒有可能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場騙局,一場針對他的騙局,根本就沒什么試煉,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和米陽他們一起前往中心區域。

    然而他的內心告訴他,這不是騙局,一切都是真的,不要逃避了!

    如果是騙局的話,能騙他什么呢?

    性命?想殺他直接就動手好了,哪用得著這么麻煩!

    想他堂堂王某人,天資出眾,帥氣逼人,結果還沒有展露自己鋒芒,居然就要死在連云山脈了,不由悲從心來。

    他想哭!

    “喂!醒醒!醒醒!”米陽搖晃著王俊然的身體。

    有些無語地看著對方,這小子的內心戲也太足了,臉上的表情實在是太豐富了,一會兒高興,一會兒難過,眼看著又要哭出來了。

    “大哥,你師父到底是誰啊?”回過神來的王俊然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雖然覺得那個女人說的話都是真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知道對方的身份。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