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九十二章 田翔的選擇
    “怎么了?”等刀疤臉離開后,唐清轉頭發現米陽愣愣地看著自己,于是笑著問道。

    “咳!”米陽輕聲咳嗽一下,以此來緩解尷尬,然后又以一種意外的口氣說道:“只是沒想到小姑你還有如此威嚴的一面!”

    剛才唐清短短幾句話就把“楊飛”處理完了,而且面無表情,自身就帶著一種上位者的威勢。

    雖然不知道帶走“楊飛”的那個人是誰,不過從對方的走路時的動作,以及帶給米陽那若有若無的危險感,也能看出對方是個高手,但是對方從進來再到離開,一直都不敢正視唐清一眼,可見唐清給對方帶來的壓力有多大。

    或許是接觸的時間不長,唐清給米陽的整體感覺就是強大和不靠譜,哪有人一見面就會打自己侄子一頓的,正常人不都是先噓寒問暖,然后給點小禮物只作為見面禮,或者直接給錢。

    還有就是唐清說話,就跟鬧著玩一樣,之前離開的時候,明明說過把人帶過來,人帶來了又不承認自己說過這句話,還直接以武力威脅,逼著別人改口,這是個大人物干的事嘛,大人物不都應該是一言九鼎的嘛!

    但是剛才這一幕卻讓米陽對唐清的認識有了很大的改變,所以才會有些愣神。

    “我看你是想找打!”唐清想著說道,到沒真和米陽計較,然后又從新坐回了沙發上。

    剛坐下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頭看向站著的米陽,“對了,你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叫我小姑。”

    說到這唐清沉吟了下,然后才繼續說道:“你就和黃玲一樣,先叫我師父吧!免得到時候帶你去靈異社總部被一些居心叵測的人惦記。”

    “不是,小姑,在外人面前叫你師父沒問題,但是我什么時候答應你去靈異社總部了?”米陽剛剛對唐清的印象有所轉變,結果立馬又變回了原樣,果然還是不靠譜。

    他現在在這呆的得挺好的,說實話他是真不愿去靈異社總部,那里不僅不熟,而且還會被居心叵測的人惦記,想想都煩!就不能讓他留在這踏踏實實地過小日子嘛!

    唐清淡淡地瞥了眼米陽,“你的意思就是你不想去咯?”

    米陽擺出一副堅定不移的態度,毅然答道:“不去!”

    唐清的座右銘就是:世界上沒有什么是一頓打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片刻之后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米陽屈服在唐清的拳腳之下,答應一起前往靈異社總部。

    我真傻,真的,早就知道她不講理,還非要提出異議,真傻!這一刻的米陽內心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至于你!”等米陽屈服之后,唐清又看向田翔,“你爺爺的爺爺是現如今留存在靈異社十大修煉世家之首田家的旁支子弟,雖然從你爺爺的爺爺死后,你們這一脈就和田家斷了聯系,但不管怎么說,你也算是田家的人,以你的天賦,只要愿意認祖歸宗,田家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看著臉上沒什么反應的田翔,唐清繼續說道:“我也不瞞你,我這次來明城的目的主要就是沖著你和米陽來的,米陽自然不用多說,我就是來帶他走的,而你,原本我是打算直接收你為弟子的,但是這些年田家對靈異社的貢獻很大,我也不得不承這個人情,所以我給你選擇的機會,是去田家還是跟著我,你自己選!”

    原本還在怨怨子艾的米陽聽了唐清的話之后,目光一閃,從唐清的話里,可以知道田翔應該是一早就進入了靈異社或者說唐清的視線,唐清關注自己還能說得過去,畢竟兩人之間有一層關系是擺在這。

    但是田翔為什么會被唐清知道,并且還把田翔的底細查的這么清楚,連人家爺爺的爺爺都查出來。

    是因為田翔和自己在一起,才關注的,還是......

    不對,重點不在這里啊,重點應該是,為什么田翔可以選,他就沒得選,這也太不公平了!

    沉吟了一會,等消化完唐清帶來的信息之后,田翔才抬起頭看向唐清,目光明亮而又純粹:“米陽去哪我去哪!”

    “哦~”聽到田翔的回答,唐清嘴角帶著一絲笑意,“你可要想清楚了,田家身為十大修煉世家之首,所掌握的資源遠超你的想象,只要你愿意加入田家,這些資源起碼有兩成會向你傾斜,這還只是前期,等到你的修為越來越高,最終整個田家都將是你的!你不再好好想想嗎?”

    這次田翔沒有猶豫直接搖搖頭,對于這個問題,田翔一開始心里就有了答案,之所以之前沉默了,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只是因為唐清話中的修煉世家田家,旁支之類的詞,還是對他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從出生開始,田翔就認為自己的血脈親人就只有爺爺和父母,現在他們都去世了,他們家就只剩下他自己了,但是突然有人告訴你,你原來還有遠房血脈親人,只要你愿意認他們,他們就會把你當做自家人。

    一個人的生活并不好過,何況還是個少年,田翔也憧憬過自己要是還有親人該多好,他原本憧憬過和他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卻又對他關照有加的周明遠能成為自己的家人。

    但周明遠對他也只是關照,并沒有這方面的想法,或則說是不愿兩人的關系更進一步,僅僅只是老師與學生的關系就夠了。

    周明遠對他很好,他能感受的到,有些時候周明遠對他的關心已經超過了師生之間的關系,但每次都點到為止。

    那個時候田翔不明白這是為什么,但是后來他死而復生再次遇到對方的時候,他明白了,但一切都晚了!

    后來又遇上了米陽,是他救了自己,老實說一開始他會選擇跟米陽走,一方面是覺得米陽是個好人,另一方面是想報恩。

    但是后來他見到了黃玲,認識了莫靈。

    他就這樣和這些之前和他沒有一點關系的人生活在一起,米陽和黃玲經常斗嘴,常常是米陽被米陽說的啞口無言。

    有時候米陽說不過就開始耍賴,就開始用,我怎么知道?關我什么事?你好煩啊!之類的話來堵黃玲的嘴。

    黃玲氣的要死,但又無可奈何。

    不過就算在生氣,只要米陽說他餓了,黃玲就會一邊說著:“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吃!”之類的話,一邊向廚房走去。

    饅頭總是喜歡在兩人斗嘴的時候,呆在一旁看著,偶爾叫兩聲,跟著瞎起哄。

    有時候米陽兩人吵得厲害,饅頭就會跑到他身邊,從局內狗變成了局外狗,絲毫沒有兩人之所以會吵起來都是因為它剛才隨聲附和引起的覺悟,反倒是在一邊看的津津有味。

    有時候還會看著他,就像是在問:“你覺得他們誰能贏?”

    饅頭看熱鬧從來不覺得事大。

    有時候綿陽和黃玲兩人反應過來,罪魁禍首是饅頭的時候,兩人就開始同仇敵愾,一起對付饅頭。

    明明有超強的身體素質,卻像一只普通的狗一樣被黃玲追的四處亂串。

    米陽同樣如此,每當這種時候他仿佛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和黃玲一起對付饅頭,一個追一個堵,有時候還會讓他一起幫忙,每當這個時候饅頭就會警惕地看著他。

    而原本的爭吵聲就變成了跑動的腳步聲。

    有時候田翔都會想,好在樓下沒人住,不然肯定天天被人罵。

    眾人之中唯一有些特別的就是莫靈了,莫靈很少離開自己的房間,常常都是一個人待在家里。

    而且莫靈和米陽之間好像有什么隔閡一般,很少看到莫靈主動和米陽說話,還有一點就是莫靈看起來有些怕饅頭。

    但總的來說莫靈還是不錯的,莫靈偶爾會和他聊聊天,說她從網上看到有哪些地方好玩,那里的東西好吃,每次聊起這些的時候,她的眼睛里總是帶著光。

    嘴里總是說著以后有機會我一定要去那里玩,要去吃那些東西,但是卻從來沒有說過一個具體時間。

    她是孤獨的,內心害怕著外面的世界,卻又向往著外面的世界。

    她最開心的時候就是黃玲偶爾來找她一起去買東西的時候,而那個時候是沒有委托的時候,是所有人都在的時候,有時候是他跟著出門,他在修煉的時候,米陽就會被黃玲強行拉著一起出門,而米陽即便嘴里抱怨著不想去,最后還是一起跟著去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覺得有一條無形的線將自己和米陽他們牽連在了一起。

    這種感覺他以前有過,那是他爺爺還活著的時候,不過后來沒來,但是現在又出現了。

    這是家的感覺,而米陽他們四個就是他的家人。

    所以答案很明顯了,既然自己已經有了家,何必再去找一個家,而且那還是個陌生的家。

    “誒~田翔你可別犯傻,跟著我有什么好的,除了吃苦受累就是吃苦受累,你還不如去田家,十大修煉世家之首,聽著就了不起,你去了之后肯定是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何必跟著我過苦哈哈的日子。”米陽急忙勸解道。

    之前田翔拒絕的時候,米陽就想說的,但是唐清突然開口,他只好把話憋了回去,他是真希望田翔能過上好日子,跟著他有什么好的。

    “米陽,你別說了,以前都是聽你的,這次就讓我自己做一次主!”長發少年目光一如既往的明亮而又平靜,但是聲音卻無比堅定。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