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八十二章 不太好吧
    “還沒確定呢,不過已經有了懷疑目標!”米陽看著唐清答道。

    “是城東那個家伙嗎?”

    米陽點點頭。

    得到答案,唐清掃了眼米陽他們,隨意地說道:“你們以靈異社的名義,去把他帶過來,如果敢反抗。”

    唐清眼睛一瞇,“那就殺了!”

    唐清這殺氣盎然的一句話聽的米陽是心頭一跳,目光閃爍了下,“我能問一下為什么嗎?”

    唐清瞥了一眼米陽,開口地說道:“他有可能是鬼盟的人!”

    唐清原本的打算是見完米陽之后,親自去楊飛那看看情況的,如果被她發現異常,自然是直接打死。

    但是經過剛才和米陽他們的交手,臨時讓她改變了這個主意,玉不琢不成器,既然有這個實力,那就多歷練一下。

    “鬼盟?什么是鬼盟?”米陽眉頭微皺,有些疑惑地問道,鬼盟這個稱呼對于他來說十分陌生。

    不僅是米陽,田翔和饅頭同意對此有些疑惑。

    唐清看了眼米陽,沉聲說道:“你師父連這都沒告訴你?”

    米陽“嘿嘿”一笑,“沒有啊!”

    “那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身處華天世界?”

    米陽搖搖頭。

    “那......算了!”唐清原本你還想問米陽知不知道鬼界入侵的事,想想還是放棄了,既然連鬼盟的事都沒和米陽說過,其他的事估計也沒說過。

    “小姑,你沒事吧?”米陽看著沉默下來的唐清,小心翼翼地問道。

    面對唐清老實說米陽還是有些犯怵的,剛見面就給他一頓揍,關鍵是他還打不過,為了避免被打,米陽覺得自己慫點也沒什么。

    唐清看了眼米陽,“沒事,既然他沒告訴你這些事,那我就和你說說好了。”

    然后唐清就將鬼盟,鬼界入侵,還有過于世界的事都說了出來。

    聽完之后,米陽等人都沉默了下來,真是沒想到,他們現在看似和平的生活背后,原來還有這么多事。

    “現在知道我為什么讓你們去吧楊飛帶過來了吧?”

    米陽神色木然地點點頭,然后輕聲問道:“小姑,我......”

    “我知道你想問什么。”米陽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唐清打斷了,“你猜的沒錯,你爹還有你師父現在都不在這個世界,他們都在上界,至于具體情況你就別問了,一個是你現在知道了,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另外一點就是,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你問我也回答不上來。”

    “等你實力足夠能夠飛升了,你在上去找他。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就算你到了上界,在實力足夠強大之前,也最好不要去找他!”

    這句忠告,不僅是她對米陽的忠告,也是那個家伙投影消散之前對她的忠告。

    “那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實力?”這句話不是米陽說的,而是田翔問的。

    唐清瞥了眼田翔,眼神明亮,坐直身子,開口道:“抖一抖,一座疆域震三震!”

    這話一出,唐清身上就多了一股莫名的氣勢,這種氣勢與修為無關,這是一種氣吞山河的豪氣!

    “米陽的父親肯定是一個了不起的人!”這就是田翔聽完這句話之后的感受。

    “啪!”米陽雙手往臉上一拍,使勁揉了揉,拿開手之后,看向唐清大聲說道:“小姑,你個這個任務,我接了!”

    米陽笑了,笑容似那陽春白雪般燦爛,少年的心中顯然是高興的,不然如何能露出這樣的笑容。

    “那好,那你們去吧!我在這等你們的好消息!”唐清點點頭,笑道。

    “那個......小姑,我能和你商量個事嗎?”

    “你說說看!”

    “他要是反抗了,能不能不殺他,我這還有單生意沒完成呢,他還有用得上的地方。”米陽看著唐清,商量著說道。

    “隨你,你要是有這個本事,把他活捉那也行!”

    “那好,那我們就去了!”看到唐清同意,米陽面上一喜,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唐清出聲叫住了米陽他們,視線落在了田翔身上,“想活命的話,動手的時候就不要再鬼化!”

    面對唐清仿佛把他看穿了一般的眼神,田翔點點頭。

    米陽眼神一閃,多看了田翔兩眼,沒有說話,饅頭同樣看著田翔,目光有些不明。

    等到米陽等人離開后,唐清又轉頭看向依舊昏睡不醒的黃玲以及莫靈。

    “你想一直跟在米陽身邊嗎?”這是黃玲醒來后聽到的第一句話。

    “嘭!”米陽一拳砸在旁邊的墻壁上,已經沾上黃色泥漬的墻壁頓時裂了開來,而米陽突如其來的舉動也引起了不少人行人的注意。

    甚至有人駐足停步,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米陽一語不發,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饅頭則是回頭看了眼低著頭的田翔,隨后又看了看米陽。

    田翔抬頭望著米陽的身影,又看了看墻上的拳印,明亮的眸子先是有些暗淡,隨后又多了些光彩,快步上前,走到米陽身邊,沉聲道:“以后不會了!”

    聽著田翔宛如保證一般的言語,米陽原本有些急促的腳步,慢了點。

    上午十點五十分,明城城東,萬家福園。

    “哲宇,華然那小子今天晚上要搞一個酒會,要不要一起去happy一下!”趙金來坐在沙發上看著張哲宇擠眉弄眼地說道。

    “不去!”張哲宇彎下腰從茶幾上拿了個蘋果,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說道,隨后躺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觀看足球比賽。

    “別這么掃興嘛,一起去玩玩唄,聽說這次有很多漂亮的妹子哦。”趙金來挪動屁股,一手搭在張哲宇肩膀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目光說道。

    “金來,我們也老大不小了,該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了,別再這樣玩了。”張哲宇拿開趙金來的手臂,語重心長地說道。

    趙金來夸張地張大嘴巴,伸出手向摸一下張哲宇的額頭,卻被張哲宇躲開了,“你沒事吧?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只是覺得這樣玩下去真的沒什么意思了,我們今年二十五歲了,還有幾年的時間可以浪費,我打算過一段時間就去我爸公司上班,你爸不是也想讓你去接他的位置嘛,你也好好想想,別再這樣浪費時間了。”

    “呔!你到底是誰?”趙金來猛地從沙發上跳起來,雙手擺在胸前做防御狀,裝作一臉戒備地看著張哲宇。

    原本都已經準備好躲避張哲宇一記飛鞋的趙金來,卻發現自己的朋友完全沒有這種意思,只是認真的看著他,然后說出了一句,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話。

    “我打算結婚了!”

    聽到這句話,趙金來臉上的表情一夸,放下雙手又坐了回去,認真地看著張哲宇,深情地說道:“那我們什么時候去領證?”

    張哲宇沒有看對方,目光有些迷離的說道:“我喜歡上了昨天那個女孩!”

    “真的假的?”趙金來震驚的看著張哲宇。

    然后又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夸張的揮動著雙手,“怪不得,怪不得你會說出這樣的話。昨天我就覺得你小子有些不對勁,原本以為你只是搭訕沒成功有些失落,沒想到居然是真的看上人家了!”

    “不過,那個女孩好像是喜歡那個小子吧,那小子看起來有些門道,你想從他那撬墻角恐怕不容易啊!”趙金來原本嬉笑的表情一收,看著張哲宇認真地說道。

    “我知道,如果他們兩互相喜歡,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不過那小子從昨天的他的態度來看,喜歡黃玲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他好像也不知道黃玲喜歡他,這就說明我還是有機會的。”張哲宇想到黃玲那可愛的模樣,還有那令他怦然心動的感覺,眼神閃過一抹堅定。

    趙金來做了一個牙酸的表情,然后說道:“一口一個黃玲,看樣子你真是中毒不淺啊!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聽到趙金來的話,張哲宇眼睛一亮,“正好現在有件事需要你去辦,你家不是做電子儀器的嘛,你能不能搞到隱秘的監控設備。”

    聽完張哲宇的話之后,趙金來表情變得微妙起來,“搞是能搞到,但是。”趙金來看向張哲宇,想了下說道:“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就算你真的喜歡人家,也不能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威脅人家吧?”

    張哲宇先是表情一滯,然后變得憤怒起來,一拳打在趙金來的臂膀上,大聲叫道:“滾蛋!”

    “我知道,如果他們兩互相喜歡,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不過那小子從昨天的他的態度來看,喜歡黃玲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他好像也不知道黃玲喜歡他,這就說明我還是有機會的。”張哲宇想到黃玲那可愛的模樣,還有那令他怦然心動的感覺,眼神閃過一抹堅定。

    趙金來做了一個牙酸的表情,然后說道:“一口一個黃玲,看樣子你真是中毒不淺啊!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聽到趙金來的話,張哲宇眼睛一亮,“正好現在有件事需要你去辦,你家不是做電子儀器的嘛,你能不能搞到隱秘的監控設備。”

    聽完張哲宇的話之后,趙金來表情變得微妙起來,“搞是能搞到,但是。”趙金來看向張哲宇,想了下說道:“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就算你真的喜歡人家,也不能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威脅人家吧?”

    張哲宇先是表情一滯,然后變得憤怒起來,一拳打在趙金來的臂膀上,大聲叫道:“滾蛋!”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