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七十五章 留影石
    “喝啊~”山腳下傳來的暴喝,如雷霆一般震耳欲聾,眾人只看到一道暴烈金光一閃而逝。

    “不!”同時還伴隨著一道絕望的怒吼聲,圓坑中心地帶,那漆黑如墨的鬼氣,在金光的沖擊下,頓時煙消云散。

    “你們......該死!”就在鬼界過來的最強者隕落的一刻,山外山上空黑洞內傳來一道滿是殺意的雄渾的怒吼聲。

    這道聲音如同滅世的魔音一般,山外山頂凡是實力沒有達到紅衣級別的世家子弟,全部倒地,倒地的一瞬間就失去了身上的所有生機。

    即便是有著紅衣級別的實力,也紛紛重傷吐血,之前傷勢重的同樣是直接喪命。

    也就只有青衣級別的人物才能勉強支撐,不過也頭昏腦漲,戰力大損。

    好在這道聲音是無差別的攻擊,不僅是各大世家受到影響,還活著的鬼盟方面同樣如此,紅衣級別以下的鬼盟成員失去了生命,普通厲鬼更是直接爆炸開來化為一團團鬼氣。

    山外山頂唯一沒受到什么影響的只有年輕三人組中鬼王境的女子,此時女子身邊后來出現的青蓮已經消失不見,手中卻多了一把三尺青鋒,劍尖朝下,青色的劍芒吞吐不定,周身的氣勢在周圍形成了一道道波紋,朝四周散去。

    而原本圍著女子的鬼盟殘黨,在三尺青鋒出現的一刻,就強忍著因為黑洞內傳出的那道聲音帶來的不適,向旁邊退去。

    青鋒指地,劍芒不染。

    三尺青鋒明明沒有碰到地面,但是青鋒劍尖所指的地面上卻出現了一道幽深的孔洞,女子手中的那把劍給人的感覺就是銳不可當。

    手提長劍的女子,目光直盯著山外山上空那正將黑洞越撐越大的兩只巨大手掌。

    突然女子手腕一轉臨空而起,雙目緊閉,道道青華相互交錯,在女子身后形成一道巨大的繭狀青色虛影,而女子手中長劍威勢越來越盛,原本只有寸許長的劍芒,已經漲到了半米,而且還沒有停止繼續增長的趨勢。

    劍身上流轉著一道道刺目的光華,即便這一劍還沒有揮出,在場的所有人也都能感覺到這一劍的威勢。

    “動手!”鬼盟剩下的人自然不會看著這一幕什么都不做,只是世家中人還沒做出什么反應。

    “叮嗡~”一道長鳴聲響起,發出這道聲音的正是女子手中的長劍,之間凡是靠近女子周身二十米范圍內的數道身影,已經變成了數快殘尸,死前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就被長劍發出的無形劍氣斬殺。

    “青蓮劍訣,第一式,破繭!”女子也在這一刻睜開了眼睛,將長劍提到身前,清脆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決然。

    “我來!”就在女子想要揮出手中這一劍時,一道巨大的聲音傳遍山頂所有人的耳朵。

    然后就看到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帶著媲美一切的氣勢出現在山頂,目標直奔山外山黑洞。

    “奔雷!”

    與此同時天空中也出現了一道渾身紫色閃電的身影,兩人一前一后,分別打在那兩只抓在黑洞邊緣的手掌上。

    只聽見一聲怒吼,只見兩只手掌從黑洞中掉落下來,然后一只黑色巨獸從黑洞中飛出,直撲兩人,兩道身影錯不急防,被打了正著,同時向后飛出,掉落在地。

    不過好在黑色巨獸在這一擊過后就化成了一陣濃郁至極的鬼氣,徹底消散。

    就連黑洞也開始快速收縮。

    在黑洞完全消失前,只聽到一道無比憤怒的怒吼:“你們......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

    這場戰斗就這樣結束了,最終結果當然是華天世界獲勝。

    而那三個年輕人,就是靈異社最初創始人。

    靈異社最初建立時,因為當時整個華天世界的修煉界慘遭荼毒,可以說是元氣大傷,很多世家都顧忌黑洞內未知存在最后留下的話,所以為了找一個靠山,之前有些沒有參加那場戰斗的世家,在聽說了那場曠世之戰之后,全部擠破腦袋想加入靈異社,就是為了得到庇護。

    像晏家文家之類的,就是求著加入靈異社的,在加入靈異社的時候,所有世家代表都說過,永遠不會背叛靈異社,凡事以靈異社為主,雖然只是口頭協議,但是在當時卻沒有任何一個世家想過要退出靈異社。

    因為當時的社長住夠強,強大到可以壓服一切。

    但是好景不長,僅僅只是三個月時間,那三個年輕人離開了這個世界,用以前的話來說就是羽化飛升,前往另一個更高的位面世界了。

    當靈異社眾人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可以說是震驚無比,因為羽化飛升一直以來只存在于典籍記載中,最近的一次還是發生在千年以前。

    不過并沒有人親眼見到三個年輕羽化飛升的過程。

    因為在那之前,他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主動打開世界屏障,然后去和世界屏障外的鬼物戰斗。

    至于最終結果如何沒有人知道。

    不過在那之后,華天世界的鬼界鬼物出現的次數要比之前低很多,一直持續到現在。

    但是鬼盟這個組織卻一直存在,只不過,在靈異社成立之后,整個修煉界都要比之前團結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樣各自為政。

    再加上見識過了鬼盟的危害,靈異社一旦發現鬼盟成員,除非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否則全部殺無赦。

    在這種情況下,鬼盟只能老老實實低調做人。

    但是在平靜了十五年之后,鬼盟又再次走上了老路。又一次作為領路人想要接引鬼界中人過來,所以才發生了五年前的那場災難。

    不過好在鬼盟已經沒有實力再次打開世界屏障了,只是通過陣法召喚除了一個鬼王和他的一些手下,如果二十年前那樣,打開世界屏障讓鬼界大舉入侵,恐怕華天世界早就被鬼界攻陷了。

    但就算是這樣也給華天世界再次帶來了巨大的傷害,那一戰死的人可不算少數。

    鬼盟就是華天世界的一個毒瘤,是整個華天世界的公敵,沒想到寒家居然如此膽大,居然敢冒世界大不違和鬼盟勾結。

    所以在座的各大世家代表才會如此憤怒。

    特別是經歷過二十年前那場戰斗的老一輩人物,則更是如此了,在兩次大戰中,那個世家不是損失慘重,多少他們的親朋好友一個個倒在他們面前。

    “雖然我覺得沒有必要,但我還是決定給你們看一下。”在眾人憤怒的間隙,唐清又是一甩手,甩出一塊大拇指大小無色透明的石頭,剛好停在寒葵腦袋消失的地方。

    在座的都不是普通人,自然認識這是何物。

    留影石,只要注入精神力就能將周圍發生的事全部錄進去,這個東西雖然功能單一,但是卻很實用,相比于那些現代化的攝像用品,留影石更方便攜帶,還不會受到周圍環境影響。

    在處理靈異事件的時候,現代化用品經常會失靈,雖然有一些特殊的現代化工具,但是造價極高,只是簡單的攝影的話,得不償失。

    而留影石,則不同,留影石的原材料是一種在名叫幻石的礦石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材料,造價雖然也不便宜,但是性價比高,幻石的硬度極高,不易損壞,而且可以從復使用,在某些特殊地方收集信息的時候,是首選不二的好東西。

    在留影石停止滾動的一瞬間,一幕幕畫面展現在眾人眼前。

    畫面中的地點在座的眾人大部分都知道,正是寒家老宅,只見唐清臨空而立,看著下面還沒有死了的寒葵,地面上除了寒葵之外,還有不少寒家子弟,正面露驚駭地看著空中的唐清。

    能夠長時間站在空中正是鬼王境的標志,平常的頂尖青衣雖然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是消耗太大,平常基本上沒人會這樣做。

    但是跨入鬼王境就不一樣了,鬼王境的高手自身法力形成一個循環,凌空而立的消耗極地,只要不激烈戰斗,一個呼吸就能恢復過來。

    唐清站在空中居高臨下神色不善地說著什么,唐青說完之后寒葵早已面臉淚水,好像在說著這些年的委屈,最后擺出一副引頸就戮的模樣。

    然后不知道唐清又說了什么,一臉戲謔地看著寒葵,最后盤腿閉上眼,在空中坐了下來。

    寒葵則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述說著什么,但是唐清理都沒理,就那樣坐著。

    最后一個中年男子,或許是以為唐清閉著眼睛看不見,偷偷摸摸地想離開,結果卻被唐清臨空一掌拍成肉末。

    而那個中年男子就是寒葵的兒子,寒家現任家主寒冒,寒葵看到這一幕,頓時表現出一副傷心疾首的模樣。

    而就在這時,寒家老宅后院突然冒出一股強大的鬼氣,直沖云霄。

    發生這一幕寒葵的臉色是一變再變,而唐清則是冷笑連連,不過卻沒有直接朝著鬼氣冒出的過去,依舊坐在空中。

    很快一個滿頭烏黑短發的瘦弱老頭從寒家后院帶著沖天鬼氣沖了出來。

    仰天長嘯,臉上寫滿了得意。

    “青!羊!老!鬼!”看到沖出來的瘦弱老頭,王家老家主一臉兇悍,一字一頓,牙咬切齒地念道。

    “怎么可能!”

    “怎么是他!”

    會議室內響起一道道驚呼,青陽老鬼就是五年前召喚來鬼王的主要策劃者,但是對方明明已經死在上次五年前那場大戰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