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七十三章 鬼盟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些事要解決!”唐清看著下面交頭接耳的各家家主,目光一寒,冷聲說道。

    原本被唐清所說的話而震動不已的各家家主,聽到唐青的話,頓時又都安靜了下來,顯然唐清是要開始“算賬”了。

    “張通!開始吧!”唐清大聲說道,說完之后,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

    “好的,唐社長!”張通站起身對著唐清躬了下身,讓后抬起頭目光在幾位家主身上轉動著,然后大聲說道:“在過去的五年里,靈異社代表我們所在的華天世界對由于五年前那場災難而和我們有了聯系的正被鬼界入侵的方天世界進行支援,在這五年里,在座的各位所在的家族對于這場支援戰,都提供了不少資源,這是在座各位家族的功勞,這在靈異社的內部檔案中都有記錄,到時候會按照各位家族提供資源的多少來分配獎勵。”

    “我們身為靈異社的一份子,這都是應該的,應該的!”文東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強笑著說道。

    “唐社長這些就不必說了,唇亡齒寒的道理我們還是懂的,方天世界緊挨著我們的華天世界,一旦鬼界之人占據了方天世界,恐怕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華天世界,身為華天世界的一份子,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獎勵什么的,實在是愧不敢當啊!”聽完張通的話,宋家的老家主,緊隨著文東后面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大聲說道。

    “是啊!是啊!”

    很快又有三位家主隨聲附和著。

    “呵呵,老宋,你急什么,沒看到張副社長還有話要說嘛,想要表忠心也等張副社長把話說完嘛!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做了什么虧心事呢!”就在這時拄著拐杖的王家老家主,瞇著眼睛笑瞇瞇地說道。

    “老王,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凡事都是講究證據的!”宋家老家主看著多年的老對頭,目光不善。

    “哎呦!老宋啊,我只是隨口說說,你別生氣啊!大不了我不說就是了!”王家老家主笑吟吟地看著宋家老家主。

    看著說完這句話之后立馬閉嘴不言的老對頭,恨不得拿針縫上對方那張死嘴,但是現在這場合顯然是不合適。

    轉頭看向端坐在主位閉目不言的唐清,信誓旦旦地說道:“唐會長,我們宋家對靈異社可是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在每年上交的資源上面,我們宋家可以說是超額完成了上交指標,為此家族中不少弟子的修行都給耽擱了,結果王老鬼還這樣污蔑我宋家,我......”

    宋家老家主說到后面聲音開始哽咽起來,甚至眼角都能看到淚花,仿佛真的受到了多大委屈一般。

    “好了,你們宋家是什么樣的,我心里有數,沒必要向我解釋,如果我想對付你宋家,現在你就沒機會坐在這和我說話了!不過如果你還想演戲的話,說不定我會改變之前的決定,讓你宋家和寒家在路上有個伴!”

    唐清毫不掩飾語氣中的殺意,直白的告訴在場的眾人,你們做過些什么我都清楚,別再說這些假大空的話,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聽到唐清的話,在場不少人都送了口氣,顯然唐清沒打算向對付寒葵那樣對付他們,不過同時心中又是一凜,聽唐清的口氣,看樣子寒家這次死的不僅僅是寒葵一個人,恐怕整個寒家都遭殃了。

    宋家老祖一抹眼角,很快就收起了之前那副委屈的模樣,神色正經的像是剛才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繼續!”唐青對著張通擺了下手。

    張通點了下頭,繼續說道:“其中田家貢獻法寶兩件,青丹十枚,紅丹八十枚,符紙若干。”

    “林家法寶一件,青丹五枚,紅丹五十枚,符紙若干。”

    “吳家法寶一件,青丹五枚,紅丹四十八枚,符紙若干。”

    ......

    “王家法器五件,青丹兩枚,紅丹二十一枚,符紙若干。”

    “宋家法器六件,青丹一枚,紅丹二十八枚,符紙若干。”

    “晏家......”

    張通由上到下將各大世家這些年所做出的貢獻羅列出來,只不過獨獨少了寒家,在場眾人卻沒一個人提出來,哪怕是和寒家交好的文家家主文東,同樣沒有出聲。

    報完各大世家這些年的貢獻之后,張通看向眾人說道:“各位對靈異社所寫的貢獻記錄可有疑問?如果有出入現在可以提出來,等我們派人核實之后,馬上加上去。”

    “沒有。”

    ......

    在座各位世家家主都搖頭表示無異議,即便是略有出入,也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提出來。

    張通見眾人沒異議,點點頭,然后原本沒什么表情的臉色突然變得不善起來,聲音也變得冷硬起來,“剛才說的是各位所在家族的貢獻,現在該說說某些家族這些年做的那些好事了!”

    聽到張通的話,文家家主文東,身子難以控制的抖動了一下,宋家老家主也顯得有些緊張,還有晏家,鄭家家主同樣有些緊張。

    “首先!先說說寒家,寒家這些年對方天世界的貢獻,本來是排在第三位的,貢獻的資源可不算少,原本寒家想脫離靈異社,只要等唐社長回來之后,好好談談也不是不行。”

    看著張通一副可以商量的模樣,那幾家心虛的世家代表,臉上做出一副認真聆聽的樣子,心里卻沒把他的話當真,以唐清的性格,如果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出想要退出靈異社的話,恐怕會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氣,然后讓家族里用資源來贖人。

    “就算是這次寒家沒有派人來,也不至于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張通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冷冷地看著桌上寒家老祖寒葵的人頭,“但是,寒家卻犯了一個比沒有經過社長同意就脫離靈異社還要嚴重的問題。”

    “他們居然敢和鬼盟余孽勾結在一起!妄圖在華天世界打開一個缺口!”

    “什么!”眾人同時失聲驚呼,顯然是對張通這個消息感到無比的震驚。

    “嘭!”田沖憤怒的一掌拍在桌子上,神色難看至極,聲音幾近咆哮,“他寒家怎么敢,怎么干這么做!”

    隨后對著桌上那顆滿是血污的人頭一掌拍出,這個年輕時候和田沖多有糾葛的寒家老祖寒葵的人頭頓時炸成一片血霧。

    “真是該死!”王家老家主目露兇光,聲音里藏著難以形容的憤怒,之前他還覺得唐清過于霸道,就因為寒家沒有派人來就直接殺了寒葵,但現在,如果寒葵還活著的話,他同樣會做這樣的事,哪怕不是寒葵的對手,他也絕對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這種人存在。

    鬼盟那是比鬼界的入侵者更可惡的一群畜生,鬼界入侵可以說是外敵,但是鬼盟的成員基本上全都是本土世界的人,但是這些人想的卻不是如何防止鬼界的入侵,而是充當鬼界的安插在本土世界的間諜,走狗!

    就為了能在鬼界占領這方世界之后,能夠得到更好的待遇。

    這種專門在別人背后捅刀子的畜生,即使殺上一千次一萬次,也不解恨。

    二十年前,那個時候各大世家還是各自為政,彼此之間還多有矛盾,經常你來我往的互毆,修煉界的局面可以說是相當混亂,而就在那時,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叫做鬼盟的勢力。

    剛開始各大世家都沒把這個所謂的鬼盟放在眼里,但是后來,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鬼盟,卻在華天世界開了一道口子,讓鬼界的那些鬼物趁機入侵。

    如果不是各大世家反應及時,合力將那道口子封上了,現在的華天世界恐怕早已像方天世界那樣支離破碎。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華天世界的人知道了鬼界的強大,而原本已經被各大世家消滅了鬼盟僅僅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死灰復燃,鬼盟的成員大多是畏懼鬼界的世家子弟,甚至還有不少世家老祖,以及實力高強的散修。

    二十年前幾乎也是華天世界修煉界近百年最鼎盛的時候,存在的世家大族遠超現在的數量,雖然沒有鬼王境界的人物存在,但是光是頂尖青衣實力的修煉者,就有數十位。

    眼看鬼盟的實力越來越強,各大世家知道這樣下去不行,決定聯合,但是那些頂尖世家的實力都差不多,誰都不服誰,對于誰來做盟主這個位置各不相讓。

    最后鬧得不歡而散,而鬼盟的人則是樂見其成,將那些修煉世家一個個攻占下來,愿意加入鬼盟的就收下,不愿加入的就全部殺掉。

    等眾人意識到危險的想要真正聯合的時候,已經晚了,那個時候的鬼盟已經強大到即便是剩下的世家聯合在一起也打不過的程度,不過好在鬼盟的成員足夠貪心,想要將整個華天世界打下之后,在將華天世界獻給鬼界,所以沒有在華天世界的屏障上打開口子,這也給各大世家留下了茍延殘喘的機會。

    而就在各大世家人心惶惶,生怕下一次鬼盟的人就會找到他們家族來的時候。

    有三個年輕人出現了,兩男一女,雖然那三人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卻強的可怕,僅僅只是三個人,就把當時鬼盟的總部給挑了,殺得鬼盟的成員四處逃串,只不過在挑了鬼盟之后這三個年輕人就有消失了。

    各大世家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心中既震驚又激動,散布消息四處尋找對方,想要對方成為聯盟的盟主,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人。

    后來還是在一個世家年輕弟子那得到了三人的消息,進而找到了那三人。

    三人為首的是一位樣貌普通但是眼睛卻如同夜間星辰一樣明亮的年輕男子,當各大世家家主表明來歷想要對方擔任盟主的位置,共同對付鬼盟時,對方只說了一句話。

    “沒興趣!”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