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六十八章 暴怒的田翔
    看樣子接下來又是一場苦戰了,也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像上次一樣活著回去!

    上次圍攻單金云就差點丟掉性命,險之又險的打贏了對方,那還是在單金云本身就出了問題的情況下,才贏了對方。

    頂尖紅衣已經是半只腳都踏進青衣境界的厲鬼,和資深紅衣之間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其實之前米陽在和這只紅衣厲鬼教授沒多久之后就已經想跑了,因為他知道對方的晉升已經是水到渠成了,但是田翔現在除了問題,根本就動不了,米陽想跑都不能跑,所以才會一直搶先攻擊對方,希望能在對方晉級之前就解決掉他。

    但是事與愿違,還沒等米陽徹底解決對方,對方就已經晉升了。

    饅頭站在米陽身邊,低伏著身子,露出獠牙,眼神閃爍著兇光,氣勢兇悍。

    米陽手提黑刀,一雙明亮的眼睛,露出凝重的神色,全神貫注地提防著面前的紅衣厲鬼。

    其實米陽可也說是相當郁悶,這把黑刀不知道為什么在他手上就是一根硬一點的棍子,如果能展現出之前的威勢的話,這只紅衣厲鬼早就被他砍死了,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陷入這么被動的局面。

    “哈啊~”紅衣厲鬼長出一口氣,猩紅的雙眼,在米陽和饅頭身上掃過。

    “嗷......”在紅衣厲鬼地掃視下,饅頭喉嚨里發出陣陣低吼,米陽也緊了緊手中的黑刀,雖然黑刀在他手中只是一根木棍,但是用來防身還是不錯的。

    就在米陽以為對方要對他們動手的時候,紅衣厲鬼的目光卻向另一邊看去,米陽卻沒有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但是從對方視線的方向米陽知道對方看的是什么,那邊只有山羊胡的尸體。

    然后紅衣厲鬼直接舍棄了米陽等人,直奔張奇尸體的方向,米陽抓住機會,連忙退到田翔身邊,“能動了嗎?”

    田翔看著米陽,他知道現在情況很危險,但是他卻沒有絲毫辦法,之前他看紅衣厲鬼馬上就要晉級了,情急之下,想要控制那些本該沖向紅衣厲鬼的陰氣,但是誰知道那些陰氣全都一股腦的涌進他的身體,導致他的行動能力被限制住了。

    最開始他還可以切斷這種聯系,但是現在卻已經做不到了,田翔知道這是因為他還沒有徹底熟悉這具身體的原因,他剛覺醒先天鬼體的時候,身體的控制權就被青衣厲鬼分魂掠奪。

    真正擁有現在這具身體的時間,也就十幾天,他從青衣厲鬼那知道先天鬼體的強大,但是有很多先天鬼體自帶的天賦能力,他根本就不能熟練運用,很多時候完全就是靠著本能反應,就得自己能做到,然后就去做了。

    就像是吞噬青衣厲鬼的分魂,以及吞噬其他魂體能夠治療傷勢提升實力,還有這次的控制紅衣厲鬼晉升的陰氣,這些都是本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能做到這些事,只是憑著感覺去做了。

    如果他對這具身體完全熟悉了的話,斷然不會出現現在這種失控的情況。

    米陽眉頭緊皺,他也看出了田翔現在的窘狀,但是卻不敢亂動田翔的身體,田翔現在吸收陰氣的速度都已經超過了紅衣厲鬼,而且還越來越快,看著大量的陰氣涌入田翔的身體,米陽擔心如果自己動了田翔的身體,田翔會受不住這么多陰氣,爆體而亡。

    不過,隨著田翔吸收這些陰氣,身上的氣勢也在飛速攀升,眼見就達到了紅衣厲鬼之前的氣勢,但是卻還沒有停止的趨勢,氣勢依舊在往上攀升。

    顯然田翔吸收這些陰氣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

    “你是不是就快突破了?”米陽聽著耳邊傳來的慘叫聲,神色凝重地問道。

    田翔沒有說話,平靜的眼神中卻透露出了一個信息,“走!”

    他也注意到了紅衣厲鬼那邊的動作,此時紅衣厲鬼手中正抓著張奇剛形成的魂體,一片片撕扯著放入口中,慘叫聲就是從張奇魂體的嘴中傳出來的。

    如果等紅衣厲鬼處理完長齊之后,下一個對付的肯定就是他們。

    米陽無視了田翔的眼神,繼續問道:“如果是你就眨一下眼睛,不是,就不用眨眼了。”

    田翔看著米陽,眼睛沒有絲毫想要眨動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米陽不在看田翔,轉了轉脖子,又揮了兩下手中的黑刀之后,看向身邊的饅頭。

    輕笑著:“饅頭,這次我們玩一票大的!”

    “汪!”饅頭看著米陽,尾巴歡快地搖動著,米陽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然后轉頭看向正往這邊過來的紅衣厲鬼。

    慘叫聲,不知何時停了!剩下的只有嗚咽的陰風聲!

    米陽沒有給紅衣厲鬼靠近的機會,直接提刀沖了過去,饅頭拉開了和米陽的距離,繞到紅衣厲鬼側方,一如以前一樣,米陽是主力,而它則從旁策應,它知道這次自己很有可能會死,但是只要跟在米陽身邊,死,好像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嘭!”強忍著交手時帶來的反震之力,米陽咬牙繼續頂著,不讓紅衣厲鬼前進一步。

    “嗷~”饅頭張大著嘴,目光中帶著無情,狠狠地朝紅衣厲鬼的脖子咬去,即便不收口就會被對方打中。

    饅頭被打飛之后,米陽就接著上,哪怕是口吐鮮血,就是不退一步。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

    整整過去了五分鐘,紅衣厲鬼卻沒有靠近田翔一步,米陽和饅頭就像是一堵結實的城墻,牢牢地擋在田翔身前。

    “噗!”鮮血染紅了地面,米陽脖子不自然的歪曲著,雙眼死死地看著那道離田翔越來越近的紅色身影。

    米陽笑了,這是他第一次離死亡這么近,但是奇怪的是卻沒有一丁點的恐懼。

    后悔嗎?或許有點吧!死了就再也吃不到好吃的東西了,實在是太可惜了,還有自己才剛剛賺了那么多錢,還沒來得及花出去,實在是太浪費了。

    還有黃玲不知道看到自己尸體的時候,會不會哭,可能會吧,她那么愛哭,也不一定,畢竟自己老是罵她,我死了之后就沒人說她了。

    不過這和他都沒關系了,反正他也快死了,估計連魂魄都會被這只紅衣厲鬼吃掉。

    米陽艱難地轉動眼睛,看向倒在離他不遠處的饅頭,還好,最起碼還有饅頭陪著他!

    以往的記憶如同走馬燈一樣,浮現在米陽的腦海中,里面既有米陽熟悉的畫面,也有米陽陌生的畫面,一幕幕仿佛近在眼前。

    “吼!”田翔眼睜睜地看著饅頭和米陽相繼倒下,發出一道悲憤的怒吼,周身的陰氣頓時一掃而空。

    “我要你死!”田翔原本明亮又平靜的雙眼,此時卻充滿了兇厲之氣,同時頭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最后如同鋼釬般插在他頭上,皮膚也變成了青色,黑色的條紋幾乎是一瞬間就布滿了田翔全身,原本的犬牙也變成了獠牙,指甲也變成了漆黑的利爪。

    片刻之間田翔就從原本的俊秀少年變成了青面獠牙的厲鬼。

    “呵啊!”一道白色的寒氣從田翔口中吐出,一步跨出,地面頓時四分五裂,周圍不少土墳都因為田翔這一腳產生的震動裂了開來,露出里面腐朽的棺木。

    原本氣勢洶洶沖過來想要阻止田翔晉升的紅衣厲鬼,卻因為米陽他們的阻止晚了一步,本想繼續出手,但是卻被對方驚人的變化鎮住。

    現在又看到田翔這駭人的實力,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兇狠,臉上只剩下恐懼,然后轉身就想跑。

    只不過,在他轉身的一瞬間,田翔就如同一枚炮彈一般飛速沖向他。

    紅衣厲鬼只跨出了一步,還沒來及發出一聲慘叫,就被田翔穿身而過,化成一團濃郁的鬼氣,消散開來,只在原地留下一團兩只拳頭大小的金色物質,田翔卻像沒看到一樣,一個閃身來到米陽身邊。

    米陽原本還在看自己的走馬燈,卻在金色物質出現的一瞬間回過神來,剛看了一眼那團金色物質,一道黑影就擋在了米陽身前。

    在來到米陽身邊的一瞬間田翔就已經解除了鬼化,身上所有的變化都消失了,除了長出來的頭發,不過現在也軟了下來,散亂的披在田翔的后背。

    米陽趴在地上,嘴角流著血涎,臉上也沾滿了血跡,右手小臂不自然的彎曲著,脖子也是歪曲著的,兩條腿一長一短,顯然是其中一條腿已經斷了,腰間也染滿了血跡。

    田翔看著米陽還沒閉上的眼睛,渾身顫抖著,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喝......啊......”田翔張了張嘴,想要叫米陽的名字,結果喉嚨里就像是卡住了什么東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就在田翔想要伸手顫抖的手懷抱一絲希望,想要試探一下米陽是否已經真死了的時候,忽然發現米陽的眼睛轉動了一下,同時米陽左手的食指微微抬起,配合上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帶我......那邊。”

    聲音雖然小,但是田翔還是聽見了。

    “米......陽。”發現米陽還活著,田翔面色一喜,哽咽地叫了聲米陽的名字,然后將米陽輕輕抱起,同時用鬼氣穩固住米陽的身體,不過臉色又是一變。

    然后抱著米陽慢慢地走向紅衣厲鬼消散的地方,期間一直低頭神情哀傷地看著米陽,淚水順著他的下巴,滴在米陽身上。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