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六十七章 一起死
    “咳......”張奇咳出一口血,一張臉蒼白的可怕,“我們......無冤無仇,非得拼個你死我活嗎?”

    “咳......”

    在沒有戰隊對方手中那塊奇怪的黑磚時,他就已經意識到了不秒,他原本的打算,是先把米陽的手掌看下來,在順勢,擋住另外那些小子的攻擊,沒想到對方手中的法器居然如此堅硬,之前一直無往不利的黑刀,居然沒有在那塊黑磚上留下絲毫痕跡。

    如果說之前他還有把握能夠跑掉的話,現在恐怕是難了。

    “你說的也對,我也并不是一定要你的性命,只要你把你手中的那把黑刀給我,我就讓你走,一把刀換你一條命,很劃算吧!”米陽盯著張奇手中的黑刀,目光中露出渴望的光芒。

    “原來你是為了它,只要你放我走,我可以把它給你,不過我又怎么能保證你拿到了刀之后,不會翻臉不認人?”張奇直盯著米陽,右手提刀橫放在身前,沉聲說道。

    “愛信不信!”米陽只說了這一句話,然后又開始虎視眈眈地盯著張奇。

    其是米陽對那把黑刀并不是很感興趣,他只是為了拖延時間,對方現在伸手中上,腰間一直在流血,饅頭和田翔那邊的戰況也接近穩定,拖得時間越久對他們來說就要有利。

    米陽首先要注意的就是對方手中的黑刀,那把黑刀帶給他的壓力實在是不小,在那把刀劈下來的時候,米陽就有種感覺,那就是絕對不能被那把刀砍中!

    所以米陽才沒有立刻進攻,而是選擇拖時間,

    張奇腰間的血順著褲腿一直往下流,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感受到因為失血過多而造成的虛弱感。

    張奇目光一轉,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然早晚會死在這小子手上!

    隨后瞥了眼逐漸不支的紅衣厲鬼,又看了一眼虎視眈眈的米陽,張奇暗暗咬牙,知道自己不能再猶豫了。

    但是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地看向米陽,因為真的走到那一步那他真的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不光是肉身的死亡,恐怕連魂魄都會不復存在。

    “你真的不肯放過我!”張奇蒼白的臉陰沉的難看,看米陽的態度即使自己真的交出黑刀,恐怕也不會有好下場。

    米陽沒有說話,但是在張奇開口的一刻,米陽的精氣神就高度集中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著對方。

    察覺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對方鎖定了,張奇的臉色越發難看,“是你逼我的!”

    張奇說完這句話,不顧身上的傷勢,猛地沖向米陽,揮刀橫劈,看得出來張奇并不是一個擅長用刀的人,用刀的姿勢可以說完全是個門外漢,也只會仗著黑刀的鋒利,簡單的進行劈砍。

    這是一個極大的缺點,但是黑刀的鋒利卻彌補了這個缺點,所以米陽即使看出了對方有些地方有破綻,也不敢欺身上前,用以傷換傷的打法,和對方進行交戰。

    一有不慎恐怕就會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米陽可不想少胳膊少腿的,既然己方完全占據著優勢,那就沒必要冒這么大的的風險,只要拖住對方就行了,時間越久就對他越有利。

    米陽再一次逼退對方之后,兩相站定,此時張奇的左邊不自然的向后彎曲著,腳步也有些虛浮褲子上的血跡因為沾不少草木灰也變成黑色,口中喘著粗氣,看起來狼狽不堪。

    反觀米陽卻氣定神閑,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不過即使張奇看起來已經快不行了,米陽也沒有絲毫小覷對方的意思,依舊打起十二分精神,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況且對方還不是兔子,從對方通紅陰鷙的目光看來,更像是一只隨時會發出致命一擊的野狼。

    不過對方也只有一次機會了,這一擊過后,就是對方的死期,米陽眼睛一瞇,眼中露出危險的光芒,腳下一用力,頓時一塊泥土被米陽向后掀飛起來。

    十幾米的距離瞬間被拉近了一半,在米陽動起來的一瞬間,就轉身向后跑,神色猙獰地從懷里掏出一張紅色的符紙,用自己的血在上面畫著什么,十指連動,掐出幾個手訣,紅色符紙頓時亮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米陽頓時暗道不好,雖然不知道對方想干什么,但是卻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從心頭涌起。

    腳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分,一板磚照著張奇的腦袋上拍去,張奇被砸中的半邊腦袋頓時癟了下去,隨后身子往前一傾在地上滾了兩圈之后,躺在地上,手中的黑色短刀也脫手而去。

    而此時張奇手中的紅色符咒已經變成一道紅光,朝饅頭他們那邊的戰場沖去,速度極快,米陽即便想要攔截也做不到。

    “小心!”米陽焦急地大聲提醒著。

    聽到米陽的提醒,田翔和饅頭同時放棄了繼續圍攻紅衣厲鬼的打算,向兩邊退去。

    只是這道紅光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饅頭和田翔,而是已經被打的遍體鱗傷的紅衣厲鬼。

    “啊~”在紅光接觸到紅衣厲鬼的一瞬間,紅衣厲鬼抱著腦袋大叫一聲,同一時間地面上開始滲出絲絲陰氣,而這些陰氣全部向紅衣厲鬼涌去。

    “不好!”看到這一幕,田翔暗道一聲,因為隨著這些陰氣的涌入,紅衣厲鬼的氣勢越來越強,很快就恢復了剛開始交手的實力,而且明顯還有越來越強的趨勢。

    根本就來不及多想,田翔和饅頭猛然沖向紅衣厲鬼。

    米陽也要沖過去的,但是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了一道聲音。

    “呵......”不得不說張奇的生命力真的是頑強,即便是腦袋被砸掉了半邊都還沒有死,嘴里吐著血沫,原本陰鷙的眼神現在卻變成了快意的嘲諷,就在剛才他解開了自己對紅衣厲鬼的控制,原本以他手中這只紅衣厲鬼的積累,早該晉級了的,但是由于他的實力不足,根本就不敢讓對方晉級,一直壓著對方的實力。

    因為一旦自己的實力壓不住對方,他一定會遭到反噬,到時候第一個死的就是他自己,連靈魂恐怕都會被吃掉。

    但是現在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他是必死無疑,但是就算是死,他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隨后張奇的嘴巴張了張,只是還沒來得及說一句話。

    “啪嘰!”一聲,米陽拿著黑磚就給對方的腦袋補上了一擊,血漿四濺,張奇頓時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如果之前米陽還想從對方的口中得到些消息的話,但是現在米陽卻絕了這個念頭,紅衣厲鬼現在的變化顯然和剛才的那道符咒有關,為了避免再出現什么意外,還是先解決對方的好。

    然后米陽提起掉在一旁的黑刀,猛地沖向紅衣厲鬼。

    紅衣厲鬼看到米陽跑過來,猩紅的眼睛在米陽手中的黑刀上一轉,然后看著已經倒在地上的張奇。

    “吼!”紅衣厲鬼發出一道不似人類的憤怒的吼叫聲,紅衣厲鬼的周身陰風四起,原本因為他們戰斗而倒下的那些看不清名字墓碑碎石,被這股陰風吹得在地面上滾了起來。

    同時地面上涌出的陰氣也越來越多,紅衣厲鬼的氣勢也越來越強,一下就到了一個臨界點,眼看紅衣厲鬼馬上就要突破了。

    但是就在這時,在紅衣厲鬼身后突然沖起一道只比紅衣厲鬼略微遜色一點的氣勢,原本一股腦地涌向紅衣厲鬼的陰氣,突然分成一大一小兩股,而被分出來大的那股陰氣,直奔站在紅衣厲鬼身后的田翔。

    田翔原本棕色的瞳孔已經變成了純黑色,眼神卻依舊明亮而平靜,但是他的身上卻多了一種威嚴感,那些陰氣就像是田翔的子民一般有序的涌向田翔,這就是先天鬼體的天賦,同級別的鬼物,對于陰氣和鬼氣的操控,遠低于先天鬼體。

    紅衣厲鬼眼看自己馬上就要晉級,但是卻被田翔破壞了,自然是怒不可遏,臉色猙獰異常,轉身撲向田翔,帶起一陣陰風,但是田翔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動不動。

    “嗷!”好在離田翔最近的饅頭及時沖了出來,擋住了對方,還在對方身上留下了一道爪痕,不過饅頭也不好受一掌被對方打飛出去。

    黑色的短刀就像是死神的鐮刀一般悄無聲息地斬在了紅衣厲鬼的脖子上。

    然后紅衣厲鬼的腦袋一歪,整個身子都向一旁橫飛出去。

    這一幕讓米陽有些懵逼,一時間都忘了追趕對方,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先是看向田翔:“你沒事吧?”

    田翔沒有說話,只是吸收陰氣的速度加快了一些,隨著田翔對陰氣的吸收,田翔的氣勢也越來越強。

    米陽不在廢話,直接沖向正在和饅頭纏斗的紅衣厲鬼,提著黑刀就是一頓猛砍,剛開始紅衣厲鬼看到米陽砍過來,還有些恐懼,但是在挨了黑刀幾下之后,發現身上居然一點傷痕都沒有,倒是沒那么恐懼了,一邊努力吸收地面上涌出的陰氣,一面被動挨打。

    “媽的!”米陽顯然也發現了這點,氣的罵了句娘。

    黑刀在他手上只能當棍子使用,完全沒有之前在山羊胡手中給他的那種無物不斷的感覺。

    不過即使是一根棍子,米陽也要用這根棍子敲碎這只紅衣厲鬼的腦袋,從紅衣厲鬼不斷躲避的反應來看,這東西打在身上的感覺應該還是很疼的。

    雖然紅衣厲鬼在米陽和饅頭聯手的攻勢下,一直處于被動挨打的情況,但是紅衣厲鬼卻依舊在源源不斷的吸收著陰氣,即便量少,在積少成多的之后,最終還是跨出了那一步。

    身上的氣勢猛地一長,揮手之下,只用了兩擊就打退了米陽和饅頭。

    米陽的臉色一下就變得難看起來,一字一頓地念道,“頂尖紅衣!”

    還是沒能阻止對方,其實在剛才交手的一分鐘內,看似是他和饅頭占盡上風,但是紅衣厲鬼的氣勢卻一點都沒有變弱,米陽就已經有預感了,現在預感成真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