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五十九章 導演不見了
    “和本命偶融合之后,初期并不會有任何異常,但是時間一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變得如同木頭一樣不再表露自己的情緒。”

    “木偶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有肉無血,硬如木石,最大的弱點就是后頸,米陽,有朝一日你如果遇上了這樣的敵人,就給他一個體面點的死法。”

    米陽不知道為什么老頭子會和他說這些,他只記得當時老頭子好像有些惆悵。

    這段記憶已經很久了,記憶都有些模糊了,之前米陽就覺得單金云有些不對,但是一時沒想起來,就是覺得單金云的這種情況有些熟悉。

    直到單金云性情轉變,米陽才徹底想起這段記憶。

    知道對方的弱點之后就好辦了,田翔和饅頭不在漫無目的地攻擊,而是專門針對單金云的要害,逼的單金云不得不防守。

    不過單金云的實力也不是蓋的,哪怕米陽三人聯手也依舊不敵,單金云氣勢雄渾,雖然出手的力道和之前差不多,但是卻多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勢。

    勢無形,但是卻真實存在,對方的兇狠,奮勇,無形中就在給米陽他們增加壓力。

    又過去了三分鐘,米陽肋骨被對方打斷兩根,左手已經沒了知覺,胸前染血。

    饅頭肚子子塌下去一大塊,跑起來的時候,嘴里都在滴血。

    田翔面色慘白如紙,嘴角還掛著血跡。

    但是這個時候卻沒有誰選擇后退,因為一旦后退就只有死。

    單金云雖然看著受了不少的傷,但是只要后頸上的法力中樞沒事,其它的傷害對他來說都是小事。

    只是這一番打斗,對他來說消耗也不少。

    這幾個家伙就像是蟑螂一樣,生命力是在頑強,不過這些家伙也只是強弩之末了。

    看著腳步有些虛浮的米陽,單金云露出殘忍的笑容,一個踏步,地面頓時留下一個腳印,然后一張印在米陽胸口。

    “噗!”鮮血噴了單金云一臉,單金云臉上露出快意的笑容,只不過很快就僵住了,因為米陽也笑了。

    同時雙手攀附而上,纏住了單金云的這條胳膊,腳掌牢牢抓住地面,單金云一時居然抽不回來這只手。

    “找死!”單金云剛想補上一掌,只見田翔雙臂攀附著濃郁鬼氣,手掌都變成了石灰色,直取單金云后頸,單金云毫不猶豫側身一掌打向田翔。

    田翔沒有躲避的意思,只是身子微側避過要害,然后雙手扣住對方的手腕,鬼氣如同蟒蛇一樣迅速纏住單金云整條手臂。

    沒有絲毫間歇,米陽和田翔勉強控制住單金云的兩條手臂之后,饅頭張開血口,一口咬向單金云的后頸。

    單金云神色瘋狂,雙臂猛的發力,米陽和田翔兩人頓時感到一股巨力襲來,接著身子一輕,整個人都被抬了起來。

    “不!”充滿不甘的叫喊從單金云口中傳出,然后低下了頭。

    只不過還是晚了,雖然單金云努力側過身子,對過了饅頭的尖牙,卻沒有躲過,饅頭的利爪。

    法力中樞一破,米陽察覺到手中傳來的巨力開始快速散去,米陽沒有大意,依舊死死地纏住單金云的手臂,田翔同樣如此。

    同時給饅頭一個眼神,讓饅頭繼續攻擊一次,然后饅頭開始補刀。

    結果單金云卻沒有任何反應。

    米陽和田翔對視一眼,同時松開手往后退,單金云的尸體開始倒下去知道這是米陽才松了口氣。

    不過卻沒有放松警惕,因為還有一個人,站在遠處看著他們。

    李豪想了想還是想米陽等人走了過去,他原本是想找田翔切磋一下的,所以才會跟著米陽他們,誰知道遇上了這檔子事,現在也不用切磋了,以他的實力上去就是找虐。

    “我沒惡意。”李豪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免得被米陽他們當成敵人一拳打死。

    看看米陽他們交戰的地方,那里有一塊地方是平的,到處都是坑洞。

    “說出你的來意。”米陽目露寒光,沒有因為對方一句話就放松警惕,這家伙在劇組里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跟著他們了,要說沒什么目的那才是怪事。

    “別這么緊張,我只是想找田翔切磋一下,現在沒必要了,我不是對手。”李豪老師的回答這米陽的問題,如果說之前他對米陽還有些輕視的話,現在卻是不敢了。

    之前他只是察覺到田翔實力不錯,至于米陽就是個普通人,雖然在面試的時候,米陽說他實力不會比自己差,他卻沒當回事,說誰不會說。

    見米陽仍舊警惕的看著他,李豪無奈,只好繼續解釋道:“我之所以沒走,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上什么忙,如果你們拼的兩敗俱傷我還能救一下你們,不過剛才那種戰斗,就算我出手了也么米有,我可能會被單金云一拳打死。”

    李豪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什么會留下的原因。

    “你是個逗比嗎?”米陽看著對方真摯的眼神,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他之前一直覺得對方挺高冷的,但是現在說出來的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哼!”李豪面色一沉,冷哼一身個,轉身就走。

    米陽注視著對方離開,直到完全看不到對方身影了,米陽才渾身一軟就要往地上到,田翔想要伸手去扶住米陽,結果連帶著他一起倒了下去,他也早就脫力了。

    如果剛才李豪選擇對他們動手的話,也就只能靠饅頭抵擋一下了,他們兩個算是完全廢了,單金云最后的兩下攻擊可不是那么好接的。

    這次能贏純粹是僥幸,米陽知道再這樣下去,只有死路一條,那還不如賭一把,米陽故意裝出快不行了的假象,驅使單金云全力攻擊他,單金云見米陽不支果然使出全力,想要一擊建功。

    這正好中了米陽的下懷,在對方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時,控制住了對方的一只手臂。

    但僅僅如此還不行,如果沒有田翔沒有明白米陽的意思,米陽就只有死路一條,還在田翔懂了,這才給饅頭創造了機會。

    不過兩人也正因此身受重傷,如果不是兩人體質遠超常人的話,估計現在已經涼了。

    這次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大,但是相比較單金云來說,他們卻幸運多了,最起碼他們還活著。

    米陽默默吸收的黑磚內的金色物質療傷,田翔也硬撐著坐起身來運功療傷,只要饅頭仍舊警惕的望著周圍。

    五分鐘后,米陽睜開眼睛,撐起身子走到饅頭身邊,看著饅頭凹陷下去的肚子,摸了摸饅頭的腦袋,“辛苦你了!”

    “汪!”饅頭看著米陽輕聲叫喚了下,搖了搖尾巴。

    “好,回去吃肉!”

    聽到米陽的話,饅頭的尾巴搖的更加歡快了,不過卻被米陽制止了,“別動!”

    米陽將手掌放在饅頭身上,開始將金色物質傳入饅頭體內,幾分鐘之后,米陽拿起了自己的手掌。

    黑磚內的金色物質又用光了,看來以后金色物質要多留點了,米陽看著黑磚若有所思。

    早上七點,曹華的房車內。

    曹華穿好衣物,打扮的和往常一樣,臉上看不出任何神色變化,不過仔細看地話,就能看出曹華的精神似乎不太好。

    昨天他向米陽尋求幫助,原本是想讓米陽偷襲單金云,其實正面硬剛的話,他知道希望渺茫,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米陽看起來像普通人的身份,或許單金云會放松警惕,讓米陽偷襲得手。

    只不過后面的話,他還沒說完,單金云就來的,他也只好打斷談話,讓米陽離開,也不知道,米陽現在怎么樣了。

    他也不敢去看米陽,他有些拿捏不準單金云是否他聽到了他們昨天的談話內容,如果沒聽到的話,或許他還有機會見到米陽,如果聽到了,估計自己就再也見不到對方了。

    雖然有些對不起米陽,但是他卻不后悔,因為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他不想看到自己的父親死,也不想讓這一百多號的員工喪命,他只能拼一下,如果單金云死在這了,那就萬事大吉,他回去就能把單金云用來控制他父親的咒術解了。

    如果沒死,那也只能說是命了。

    “曹少爺,不好了!”突然劇組的副導演急匆匆地跑到,曹華的車上叫道。

    “什么事!”曹華面色一冷,看起來有些不高興了,這個時候他又變成了往常在其他人眼中的遠月娛樂的少東家。

    “導演不見了!”副導演神色焦急,這都快開拍了,導演卻不見了,這叫什么事,說不定就要延誤開機。

    拍攝影片也是選好了黃道吉日的,要是延遲了,又要重新選個日子,那現在做的準備都白費了。

    曹華愣了下,隨后又恢復如常,“你們都仔細找過了嗎?有沒有漏掉什么地方?”

    “都找了,連趙家村里面我們都派人進去找了,就是沒有人影!”

    “我知道了,現在離開機還有一段時間,你先四處帶人找找,剩下的之后再說!”曹華說完,揮揮手就把副導演打發走了。

    等副導演走了之后,曹華坐到沙發上,目露思索之色,隨即眼睛一亮,想是想到了某種可能,不過很快又搖搖頭,覺得不可能。

    此時劇組營地外圍。

    “欸,米陽,你怎么了,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啊!”有工作人員看到從帳篷里出來的米陽,關心的問道。

    “哦,沒事,就是昨天晚上沒睡好。”米陽隨口說道,這人是昨天米陽幫對方搭帳篷的時候認識的。

    昨天調理的差不多了之后,米陽就和田翔偷偷摸回來了,單金云已經死了,他也就沒必要走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