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三十九章 命懸一線
    看著前面那道快速移動著的身影,發現自己和對方的距離非但沒有縮短,反倒又越拉越遠的趨勢。

    對于這點米陽倒是沒有太大的意外,對方的實力確實要比他強,剛才短暫的交手,自己蓄力一拳卻和一心二用的青衣厲鬼打了個旗鼓相當,如果不是對方不想戀戰,他和饅頭聯手都不一定能拿下對方。

    “饅頭!攔住他!”米陽大叫了聲。

    “汪!”饅頭回應著,同時四條腿飛快的輪動著,速度提升一大截,光以力量而言,饅頭或許比不上米陽,但是要論奔跑速度,饅頭卻能甩米陽一條街。

    在三棟教學樓后面是一個大型操場,操場后是一座食堂,食堂的右邊是學生宿舍,在食堂和宿舍樓后面則是兩棟廢棄的老教學樓,之前都被學校用來堆放一些雜物。

    而古井就在左邊那棟廢棄教學樓后面,按照米陽和周明討論的計劃,米陽會在這段距離之間盡量拖住對方,好給周明遠修補封印拖延時間。

    在跑到操場中間的時候,饅頭追上了青衣厲鬼,根本就不需要過多的言語,饅頭毫不猶豫地就向青衣厲鬼身后撲了上去。

    青衣厲鬼顯然是察覺到了饅頭的攻擊,回身一拳,擋住了饅頭的這次襲擊,但身形卻也不得已的停了下來。

    饅頭交手時的反作用力快速落地,以三米為半徑饒了半個圈,擋在了青衣厲鬼的去路上。

    青衣厲鬼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用意,根本就不打算和饅頭糾纏下去,迅速地往一邊移動,顯然是打算繞過饅頭。

    但是他速度快饅頭速度更快,再次撲向青衣厲鬼。

    看著對方勢大力沉的一擊,饅頭在夜晚中綠油油的雙眼浮現出一股暴戾之色,根本就不躲不閃,在對方打中它的同時,它也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了幾道血痕,顯然饅頭這是在拼命了。

    之前它自己和對方交手的時候,為了躲避對方的攻擊,攻擊的時候難免要留兩分力道用作周轉,所以攻擊效果有限,但是面對對方顯然是蓄謀好了的一擊,饅頭根本就躲不開,所以它干脆放開了爪子干。

    饅頭被青衣厲鬼一擊擊飛,四肢著地卻沒有一下站住腳,顯然剛才那一擊不是那么好硬抗的。

    青衣厲鬼目光兇狠地盯著饅頭,正想上前補上一擊,但是一只包裹著凜冽拳風的拳頭告訴他,如果他不躲的話,這一拳很有可能會打爆他的頭。

    他只好放棄這個機會,先擋住對方這一擊。

    出手的自然是趕上來的米陽,看到饅頭被打飛出去,米陽心頭的怒火可想而知有多重,而這承載著米陽怒火的一擊,顯然不是那么好接的,青衣厲鬼被米陽打的連退兩步。

    米陽得勢不饒人,根本就不給對方喘氣的功夫,大步上前,再次襲向對方,拳頭就像是雷霆一般,勢大力沉。

    青衣厲鬼看著如同雨點一般密集的攻擊,心里憋屈啊,剛才打那狗的一擊,本就是他蓄莫已久的全力一擊,本想著先解決那只速度比他還快的狗,再來對付這小子。

    誰知道這小子速度這么快,在他舊力用老新力未生的時候向他出手,這才被這小子占了便宜。

    不過他的實力終究是高出這小子一籌,在一擊迫退那小子之后,他就想趁機越過這道防線,結果那條牙齒上沾著血跡的狗,又擋在了他的面前。

    再看那嗜血的目光,顯然對方現在處于極度危險的狀態。

    根本就沒有過多的交流,饅頭直接撲身而上,緊接著米陽的攻擊又到了,兩人一狗就這樣打打停停的,一直來到食堂和宿舍中間的路上。

    而就是這一段平常在他們眼中只是幾個加速一瞬間就能沖過去的路段,卻足足走了十來分鐘。

    再次逼退那小子和那條狗之后,青衣厲鬼,快速地向后退了幾米。

    米陽有些疑惑地看著對方,揮手讓想要再次上前攻擊的饅頭停了下來,之前對方可是一個勁的往前沖,除了被自己和饅頭逼著后退之外,根本就沒有主動向后退過。

    青衣厲鬼擦去嘴角的鮮血,這具身體,雖然是先天鬼體,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樣,但同樣會受傷會流血。

    米陽就這樣看著對方的動作,反正他的任務就是拖住對方,只要對方不往古井那邊趕,他樂的就這樣站著。

    對方的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剛才交手時都是他在前面頂著,饅頭從旁策應,如果不是靠著黑磚里面儲存的金色物質療傷,他早就扛不住了。

    不過對方顯然也沒好到哪去,硬挨了米陽幾拳,還受了饅頭幾爪,之前對方還能用鬼氣去修復傷口,到現在對方顯然是沒這個精力了。

    干脆對饅頭造成的那些傷勢放任不管。

    青衣厲鬼看著米陽大聲說道:“小子,不得不承認在你的實力很不錯。”

    “哪里!哪里!”米陽笑著回道,不過一張口就有血水流出來,他胸口的衣服早就被染紅了。

    青衣厲鬼看著笑著的米陽,強壓心頭怒火,沉聲說道:“小子,我想那個躲躲藏藏的家伙,肯定把我的來歷告訴了你。”

    米陽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沒有搭話。

    “既然你知道我的來歷,那你有想過,以你現在的實力能夠承受的住我本體的怒火嗎?”青衣厲鬼大聲喝道。

    “你在威脅我?”米陽的目光一瞬間又變得危險起來,饅頭在一旁配合著發出陣陣低吼。

    “對!但也不全是,我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只要你不管這件事,我就放你和你那些朋友離開,并且保證就算以后我破了封印也絕不會去找你麻煩,這筆交易怎么樣?”青衣厲鬼信誓旦旦地說道。

    “不怎么樣!”米陽掏了下耳朵,將耳朵上的耳屎輕輕一彈,“我今年十八歲。”

    “你什么意思?”青衣厲鬼皺著眉頭看向米陽。

    “我的意思是,我今年十八歲就能打的你向我妥協,等封印修補完成,你再等封印出現漏洞要多少年,是又一個三百年,還是兩百年,還是一百年,先不說我能不能活那么久,我覺得只要再過個幾年,你的本體遇上我,我照樣能打的他向我低頭!你覺得呢?”米陽目光灼灼,同樣以問句結尾,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找死!”青衣厲鬼臉色變得難看無比,同時身體開始發生變化,最開始發生變化的就是那一雙眼睛,完全變成了黑色,然后身體上開始浮現道道血色條紋。

    一對犬牙也開始變長,成為了一對獠牙,連原本只能算是勻稱的身形也開始變得健壯起來。

    米陽自然不會一直站在旁邊干看著對方發生變化,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但是從對方越來越強大的氣勢上來看,這對他和饅頭來說顯然不是一件好事。

    根本就不需要米陽多言語,在米陽動手的一瞬間,饅頭就動了。

    在一人一狗的攻擊剛到的時候,青衣厲鬼也開始動了。

    只見對方簡簡單單的一掌就將饅頭拍飛,同時還抓住了米陽的手腕,用力一甩將米陽摔出幾米遠,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來。

    米陽在地上艱難地移動腦袋,躲過了對方的一記直插而下的手刀。

    只見青衣厲鬼的手刀,直接插入地面之中,米陽趁此機會,快速滾到一旁,手臂用力一撐站起身來,很快對方的攻擊又到了,米陽完全就來不及還手,只能架起雙臂擋下對方的這一拳。

    在手臂和對方的拳頭相交的那一刻,米陽只覺得自己的手臂就像是要斷了一樣,整個人被打的倒飛出去。

    好強!這就是米陽此時心中的唯一念頭,和之前相比對方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提升了一大截,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抵擋的。

    擋住了對方這一拳,卻擋不住對方接下來的一擊側踢,被對方一腳直接踢的撞在旁邊食堂的墻壁上,米陽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錯位了,口中一甜,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來。

    米陽看著為了救自己被青衣厲鬼再次打翻在地的饅頭,強行從墻壁上扯出自己的身體,再次沖向變身之后的青衣厲鬼。

    青衣厲鬼不再理會倒在地上的饅頭,獰笑著望向沖過來的米陽,打算給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子來上最后一擊。

    突然古井上空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

    變身后的青衣厲鬼臉色一變,對沖過來的米陽視若無睹,轉身就向古井那邊跑過去。

    米陽看著離開的青衣厲鬼,沒再追上去,而是來到掙扎著站起身的饅頭身邊,拿出黑磚放在饅頭的頭頂,開始療傷。

    僅僅幾秒鐘之后,古井方向又亮起了一道光芒,同時伴隨著一道充滿憤怒的吼叫聲。

    聽到這道吼叫,米陽咧開嘴笑了起來,他現在十分慶幸自己沒有讓對方早早的就去到古井邊,而是把對方拖到了周明遠快要成功的時候。

    之前在金靈鏡內的時候,米陽就擔心自己會攔不住附身在田翔身上的青衣厲鬼分魂,詢問對方有什么辦法沒有。

    周明遠告訴他在古井封印的外圍還有一座困陣,那不是當年封印青衣厲鬼的先祖布下的,而是后輩先人為了以防萬一留下的后手。

    雖說遠比不得封印青衣厲鬼的陣法,但也能困住一個資深紅衣實力的厲鬼十分鐘左右。

    米陽估計后來亮起的光芒應該就是周明遠啟動了那座困陣,不過米陽知道那座困陣想要困住剛才那種實力的青衣厲鬼分魂,十分鐘是不可能了,兩三分鐘的話,或許還有可能。

    一分鐘之后,浮現在古井上空的封印符文消失不見。

    米陽也收起了黑磚,摸了下饅頭的腦袋,站起身望向古井方向,然后快速向那邊跑過去,饅頭緊隨其后。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