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二十七章 問心劫
    米陽在老板娘動手的一瞬間就注意到了,雙手一探接住了格子衫青年的身體,“你沒事吧!”

    看到對方被血液然后的腹部,以及嘴中流出來的血液,米陽就知道自己問的多余了。

    但是格子上青年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一般,依舊癡迷的盯著老板娘,身體用力的掙扎著想要再次上前。

    米陽見此并指如刀,斜劈在格子衫青年的脖子上,格子衫青年翻個白眼就直接暈過去了。

    米陽輕輕將對方放在地上,然后看向老板娘,大聲問道:“你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老板娘動手的一瞬間,米陽就察覺到了和燈熄滅時一樣的奇異波動,但是對方身上卻沒有絲毫鬼氣,從外表上看,就和普通人沒什么區別。

    所以米陽一直把老板娘當成普通人,但是現在看來對方絕對不是普通人類,之前的命案很有可能就和對方有關。

    老板娘在踢飛格子衫青年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看著鎮定自若的米陽,老板娘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嬌笑一聲,“我是什么,待會你就知道了!你......”

    話說到一半,老板娘就臉色一變,急忙向后退去,結果還是晚了一步,米陽一拳直接轟在老板娘的胸口,打的對方就如同之前格子衫青年一般倒飛出去。

    雖然對老板娘的身份有些好奇,如果對方愿意說米陽還有興趣聽兩句,但是對方和他打啞謎,米陽就不愿和對方再廢話了,既然對方很有可能是任務目標,那就先拿下在說。

    見米陽再次撲來,老板娘露出驚慌之色,大聲叫道:“妹妹救我!”

    緊接著米陽就感覺到身后有什么東西接近,一轉頭就看到一道白色身影口中吐出一道粉色氣體。

    米陽暗道一聲“糟糕!”,對方離他實在是太近了,想躲根本就來不及,粉色氣體正好噴在米陽臉上。

    米陽連忙揮動手臂驅散氣體,等他再次看清時卻發現老板娘和格子衫青年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一位白衣女子,正是之前提醒米陽讓他十二點之后別出門的老板娘妹妹。

    在米陽還沒搞清楚現在是什么情況下,白衣女子確實對著米陽微微一笑。

    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米陽瞪大了眼睛,對方居然開始脫衣服,很快就脫的一絲不掛,墻壁上的影子就像是蛇一樣扭動著,不過很快扭動就停止了。

    因為蛇沒了頭。

    看著面前的無頭女子,米陽大大咧咧的說道:“別以為你脫光了衣服,我就不打你!”

    緊接著,米陽眼前的一切開始消散。

    耳中再次傳來了老板娘的聲音,“妹妹果然還是你厲害,一出手就把這小子制服了。”

    “姐姐我們還是走吧!他很厲害,我的幻境,不知道還能迷惑他多久。”緊接著又是一道帶著一絲急切的聲音出入米陽耳中。

    “妹妹我知道你心善不想傷害他們,你的天賦遠比我高,現在就已經比我強了,而且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是我不行,我的實力已經到達瓶頸了,我想要變得更強大,我不想在淪為那些該死的家伙手中的玩物!”老板娘的聲音里帶著強烈的恨意。

    “可是......”

    “好了妹妹,我答應你,只要我吸收了那小子的精元,我們馬上就離開這里,換個地方生活,我也向你保證,只要不是遇上瓶頸,我絕不再殺人了。”

    看著面前沉默的妹妹,老板娘,輕笑一聲:“這小子的精元足夠強大,再加上之前的三個,只要我能把他的精元吸收了,不僅可以突破現在的瓶頸,甚至能讓我的實力在提升一個境界,這就意味著我很久都不用殺人了。”

    然后抬起頭看向一動不動的米陽:“我原以為這小子只是個陽氣強大的普通人,沒想到居然這么厲害,不僅心志堅定,我的迷惑之術對他一點用都沒有,實力還這么強大,我連他一拳都擋不住,咳!咳!”

    “姐姐你沒事吧!”老板娘妹妹,看到對方吐出血液,滿臉的緊張和擔心。

    “我沒事!”老板娘一擺手,剛才被米陽打的胸口發疼,一直有股氣悶在胸口,吐出口血好多了。

    然后抬起頭看了眼米陽,有很快把目光轉到了躺在地上的格子衫青年身上,接著目光柔和的看向白衣女子,“妹妹,我知道你不喜歡看我吸食別人精元的場景,你下去打個電話讓醫院的人過來,把地上那家伙帶去救治,我這里很快就完事了。”

    白衣女子目光在米陽身上停留了一會,閃過一絲不忍,不過還是轉身離開了。

    等白衣女子離開后,老板娘看著對方消失的身影,原本柔和的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要不是現在還需要你,早把你甩了。”

    老板娘的聲音很輕,也就是米陽五感遠超常人,才能聽見了。

    聽完兩人的對話,米陽大概也明白了這次任務是怎么回事了,那也就沒必要再裝下去了。

    睜開眼睛,對著背對著自己的老板娘,狠狠一拳轟擊下去,這一拳直接貫穿了對方的胸膛。

    “噗!”一大口鮮血從老板娘口中噴出。

    老板娘抓住從自己胸前的伸出的手臂,慢慢的轉過頭,看著身后目光冰冷的少年,“你...你......”

    米陽一把抽回自己的手臂,隨著米陽手臂的抽出,立刻大量的鮮血從老板娘胸前噴涌而出。

    老板娘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很快便沒了聲息,只是那一雙瞪大的眼睛依舊帶著難以置信。

    米陽甩了甩手上的血跡,然后若無其事的向格子衫青年走去。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不對,他都不知道對方算不算人。

    要問有什么感覺,那就是沒感覺,大腦一片空白,甩掉手上的血跡和向格子衫青年走去,也只是他覺得應該這么做,純粹是下意識的反應。

    但是走到格子衫青年身旁時,米陽卻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么,只是呆呆的看著對方。

    很快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先是看了眼身上帶著血跡的米陽,臉色一變,猛的沖上樓梯。

    米陽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攔她。

    隨后就傳來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聲。

    “我這是怎么了?”米陽抬起自己的雙手,又看看正抱著老板娘尸體痛哭的白衣女子,周圍的一切都仿佛在變慢,連白衣女子的哭聲都在慢慢遠離他,整個天地間仿佛只有他一個人。

    他看到了向他跑來的黃玲,明明看到了對方的嘴巴在動著,卻聽不到一點聲音,也看到了從樓下沖上來的一個牙齒泛黃身上破破爛爛的老頭子,對方同樣在說著什么,但是米陽還是聽不到一點聲音。

    仿佛他被整個世界隔離了。

    原來人和鬼是不同的,當老板娘滾燙的血液,濺到他臉上的時候,當他看到老板娘死后尸體依舊留在原地,他才知道這點。

    一瞬間他有些迷茫了,他有點分不清自己殺了老板娘到底是對還是錯,最開始他只是認準目標,就像他以前對那些惡鬼做的一樣,一心想著解決對方。

    但是看到一條鮮活的生命消逝在自己手上的時候,他卻迷茫了。

    “米陽!米陽!你怎么了!說話啊!”黃玲抓著米陽的臂膀大聲的喊著他的名字,但是卻得不到一丁點回應。

    剛才她原本在房間內睡覺,突然被一陣哭聲吵醒,發現米陽不在之后立馬打開手機手電筒走了出來,然后就看到米陽站在樓梯口,身上還帶著血跡,當時她就臉色一白。

    立馬跑了過來,檢查完之后,發現米陽身上并沒有什么傷,只是不管自己怎么叫,米陽都沒有回應。

    “遭了!遭了!”看著這個從樓下跑上來,看了米陽幾眼之后,就一直來回踱步走,還一直念叨著,“遭了!遭了!”的老頭子。

    黃玲本來就擔心著米陽,頓時就有些生氣,“老頭子,你能不能閉嘴!”

    老頭子一愣,看了一眼黃玲之后,嘆了口氣說道:“也罷!也罷!”

    然后就從隨身帶著的帆布包內掏出一個紅色的木頭盒子,上面還刻著些黃玲看不懂的

    奇怪的圖案。

    老頭子輕輕打開盒子,露出了里面的東西,是一張藍色的符咒。

    老頭子將符咒拿出,目露不舍之色,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起符咒,捏了個手訣,嘴里念叨著什么。

    “丫頭,趕緊對著這符咒說幾句話,我把你說的話,傳入這小子的腦海里。”老頭子神色急切地 對著黃玲說道。

    黃玲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但是也能看出對方是想幫米陽。

    立馬對著符咒大聲說道:“米陽,饅頭還在家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

    然后就見老頭子手一揮,一道清輝從符咒上沖向米陽腦袋。

    看著化為灰燼的符咒,老頭子臉上露出一絲肉痛,要不是上面交代了,這小子不能出事,他才不會拿出這張他花了大代價才得到的清靈符咒,也不知道上面給不給報銷。

    “前輩,剛才不好意思啊,米陽他現在怎么樣了?”黃玲先是向老頭子道了個歉,然后緊張的問道。

    “哎!”老頭子嘆了口氣,目光凝重地說道:“我那張符咒只能起到輔助作用,能不能從問心劫走出來,還要看他自己啊!問心劫因人而異,有些人早,有些人晚,甚至有些人一輩子都與沒有。”

    “問心!問心!問的就是他自己的心,別人幫不了太多的,能過就是這小子的一大福緣,過不了就是一場劫難,靈魂消散,墜入輪回。”

    “啊,那怎么辦啊?前輩你還有沒有那種符咒,在給他用兩張,等以后我們再還你。”黃玲聽到對方的話,頓時急了。

    聽到黃玲的話,老頭子一瞪眼,“你這丫頭知道什么,你以為我剛才用的符咒是路邊的大白菜嘛,還再來兩張,我活了幾十年也就弄到那一張,本來是想給自己用的,結果今天便宜這小子了!”

    聽到老頭子的話,黃玲沖著對方嘿嘿干笑兩聲,她是真沒想到剛才那符咒這么珍貴。

    然后擔憂的看著米陽,同時在心中祈禱,“米陽,你一定要醒過來啊!”

    “米陽,饅頭還在家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

    ......

    米陽閉著眼睛盤坐在一處未知的湖面上,天在他周身圍繞著一面面鏡子,天空中一遍遍回蕩著黃玲的聲音。

    “好吵啊!”坐在湖面上的米陽突然睜開眼睛大叫一聲,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

    看著身邊的鏡子,一遍遍播放著他殺死老板娘的一幕。

    米陽有些自嘲的低笑一聲,說道:“原來在我心里殺人和殺鬼有這么大的區別嘛!”

    然后緩緩站起身,向著身前邁出了步子,“唉!人也好,鬼也罷,都一樣!都一樣!”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