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二十一章 陽頭玲館
    最下面則是一些簡單的介紹和收費標準。

    主事人:陽大師  電話:***********

    副手:饅頭      無

    助理:黃玲      電話:***********

    收費標準則分為四個階段。

    C級:500-800

    B級:1000-1500

    A級:3000-5000

    S級:由A級升遷的任務,不主動接取,底價一萬,少了不干。

    PS:聯系之后,陽大師親自上門咨詢,免咨詢費,同時商議任務難度,任務難度以雙方確認為主。

    收費本來只有三個等級的,分別對應流浪鬼,白領女鬼,以及紅衣女鬼的等級。

    但是想到紅衣女鬼身后的養鬼人,米陽才特意讓黃玲加了個S級上去,如果又遇上了這種事,只收對付紅衣的錢,那實在是太虧了。

    現在這個收費,明顯要比之前米陽收費高出不少,以前他收費最多也就是收個幾百塊,但是看完其他網頁收費標準之后,他才發現以前自己到底有多善良,他那收費完全是在做慈善。

    看那些人的主頁介紹,僅僅只是一個流浪鬼那種級別的鬼怪,他們就敢收人家幾千上萬。

    米陽也不貪心,在和黃玲饅頭,三方商議之后,定下了這個價格。

    因為網頁是黃玲做的,黃玲現在也沒工作,所以就陽頭玲館掛了一個助手的職位,負責接單和后勤,也就是收收郵件,做做家務。

    同時每次的收入黃玲要占三分之一,對此米陽沒意見,饅頭也沒意見,如果真因為黃玲做的這個網頁,幫他接到了生意,分給她一份也是應該的。

    在說,收費提高之后,就算分黃玲一份,他也不吃虧。

    他也不貪多,每個月只要有個四五單C級單子,賺的錢就夠他和饅頭好好過日子了,時不時地吃頓肉,而不是像之前一樣,頓頓蘿卜青菜,他懷疑自己個子不高很有可能是營養不良的原因。

    看完黃玲做的網頁之后,兩人一狗,整個下午就盯著電腦屏幕看。

    結果一個下午過去了,只收到一條信息,還是系統發來的注意事項。

    “黃玲,你說會不會是,我們的定價太高了?”一直做著慈善事業的米陽,看著一個下午都無人問津的網頁,不由得有些擔心,是不是價格上的問題。

    “不會,你也看了其他家伙的收費,一個比一個高,要不是你覺得不好,我都想把價格再提高點。”黃玲沒有在乎米陽稱呼上的問題,熟了之后,米陽就一直這樣叫她。

    “那會不會是......”米陽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黃玲激動的指著網頁收消息的地方,“來了!來了!有委托了!”

    聽到有委托,米陽立馬湊了過去,看完收到的消息之后,米陽和黃玲臉色都黑了。

    只見上面寫著。

    24k純帥:“你們價格這么低,是騙子吧!還什么S級委托,笑死人了,第一次見別人把中途加價,說的這么清新脫俗。”

    后面還有幾個嘔吐的表情包。

    黃玲雙手摸著鍵盤,剛要發揮鍵盤俠的實力,又來了一道信息。

    黃玲手上一頓,打開消息一看。

    飛舞的蒲公英:“在嗎?你們這些什么任務都接嗎?”

    看到這條消息,黃玲和米陽都面露喜色,真正的雇主來了。

    黃玲立馬回道:“是的,我們這只要和靈異事件有關的任務都接。請問你是遇上什么事了嗎?”

    飛舞的蒲公英:“是的,最近我的室友很奇怪,我感到害怕,我看你們上面寫著會有人免費上門接受咨詢,如果可以的話,能夠請你們現在就過來一趟嗎?”

    黃玲和米陽對視一眼,見米陽點頭,立馬回道:“好的,請你把地址發過來,我們馬上派人過去。”

    沒過多久對方就回了消息。

    飛舞的蒲公英:“明城大學,A13女生宿舍,413號房。”

    看到這個地址,黃玲一愣,她就是在明城大學畢的業。

    “米陽這次帶我一起去吧!”

    “不行,你去干什么,要是真有什么危險,到時候我還要保護你!”米陽聽到黃玲的請求先是一愣,隨后連忙搖頭。

    “你就帶我去嘛,你也看到這地址了,我就是明城大學畢業的,對那里我比你熟悉,到時候你要是想打探個消息什么的,有我在豈不是方便很多。”黃玲拉著米陽的胳膊祈求道。

    米陽想了想,黃玲說的話確實有些道理,“那好吧,不過要是出現了什么危險,我讓你走的時候,你必須走,你要是答應了,我就帶你去,不然你還是待在家吧!”

    黃玲連忙像小雞啄米般點頭答應下來。

    等到米陽一行到明城大學的時候,已經六點半了,不過天卻還沒有完全黑下來。

    一路跟著黃玲來到A13女生宿舍樓下。

    米陽看著女生宿舍的大門,遲疑了下,然后轉頭看向黃玲說道:“你帶饅頭上去吧,我在這等你們。”

    “怎么,你有什么事嗎?”黃玲有些奇怪地看向米陽。

    “我能有什么事,這是女生宿舍,我又進不去。”米陽隨意的說道。

    黃玲瞇著眼睛看著米陽,露出挪揶的目光,“沒想到你懂的還挺多啊!放心吧,現在還沒到開學的時候,宿管阿姨還沒來上班,沒事的,和我一起上去吧!”

    說著就伸出手去拉米陽。

    看著幾個提前回校的女生用意味不明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時候,米陽只覺得渾身不自在。

    一把甩開黃玲的手,“不用你拉,我自己會走!”

    看著臭著張臉的米陽,黃玲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413門口。

    打開門的是一個,身材瘦弱的女生,看起來精神有些恍惚,看著米陽等人迷茫地問了句:“你們找誰?”

    本來米陽是想上前搭話的,結果黃玲卻搶先一步,笑著說道:“我們找飛舞的蒲公英,她是住這嗎?”

    “你們是羊頭嶺館的?”女孩看向黃玲原本無神的雙眼多出了一些光彩。

    “是陽頭玲館!”黃玲糾正了對方發音的錯誤。

    得到黃玲的肯定,女孩顯得有些激動,連忙讓開身子,“你們快進來,進來說。”

    毫不猶豫的米陽當先走了進去。

    米陽從頭走到尾仔細看了看,寢室是個四人寢,都是上床下桌的木板床,有獨立的衛生間和洗漱臺,在晾衣服的地方還掛著一些女生衣物。

    “說說吧,在你身上發生了什么?”米陽面無表情地看向瘦弱女生說道。

    不過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有些不對,這很有可能是雇主,要是因為讓她覺得自己態度不好就把他趕走了,那就虧大了。

    這都怪黃玲,平常和黃玲這樣說話說習慣了,米陽很自然的就把鍋甩給了黃玲。

    然后換上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小姐姐,能告訴我們你遇上什么事了嗎?”

    黃玲看到米陽變臉的速度,暗罵不要臉!

    而瘦弱女生卻是看向黃玲,然后瞄了一下米陽,臉上帶著疑問。

    “他是我們陽頭玲館的主事人,陽大師,你要是覺得這么叫別扭,叫他米陽也可以。”黃玲笑著解釋道。

    好在對方只是看了米陽幾眼,并沒有在米陽身份上過多糾纏,或許是從一開始就沒抱多大希望,只是想找個人傾訴罷了。

    瘦弱女生指了指過道上的幾個凳子,示意米陽等人坐下,然后就開始說起了事情的經過。

    她叫李靜,因為家里離學校太遠了,所以放假之后并沒有回家,而是選擇留在學校。

    就在七天前,她的同寢室友賈雯按照和男朋友約定的日期回到學校的時候,得到的不是男朋友的擁抱,而是分手的消息。

    其實對于賈雯男朋友會和她分手,李靜一點都不奇怪,因為之前她不止一次看到對方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摟摟抱抱的。

    聽到這,黃玲重重的冷哼一聲,“哼!渣男!”眼神卻看向米陽。

    “你看我干嘛!我又沒做過這種事!”米陽別黃玲的眼神看的很不爽,大聲說道。

    “這里就你一個男的不看你看誰!”

    面對黃玲如此強大的解釋,米陽郁悶不已。

    饅頭本來想笑的,但是還有外人在場,它又忍住了,結果就是剛咧開的嘴,就像抽筋一樣,抽動了兩下,又閉上了。

    李靜眼神古怪的在黃玲和米陽身上掃來掃去。

    這回輪到黃玲不自在了,連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和他沒什么的,他在我眼里就是個孩子。”

    也不知道李靜相沒相信黃玲的解釋,只是收回了在兩人身上的視線,繼續說著。

    賈雯為這件事難過了幾天,直到四天前,賈雯不知道從哪知道了一個古怪的儀式。

    因為賈雯和她的關系還不錯,就把這個儀式告訴了她。

    半夜十二點,準備一面鏡子和一碗水,在鏡子前點上一根蠟燭,閉上眼睛在心中默念三遍自己喜歡人的名字,同時將自己和自己喜歡人的頭發系成節握在手心,三遍之后,再將頭發燒掉,放人水中喝下去。

    這樣喜歡的人就會回到自己的身邊。

    李靜看著像著了魔一樣一心想要那個男的回到自己身邊的賈雯,為此還要做那個不管怎么看都很奇怪的儀式。

    為了讓賈雯清醒點,她就把之前看到,賈雯男朋友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摟摟抱抱的事,告訴了賈雯,結果賈雯卻一點都聽不進去,只想著要做那個儀式。

    她見自己阻止不了,也就沒再說什么,不過卻在晚上賈雯做這個儀式的時候,守在一邊,她怕會出現什么不好的事情,有她在的話,說不定能幫一下賈雯。

    結果儀式很順利什么都沒有發生。

    她安慰了賈雯幾句之后就回道了自己的床上,本以為這件事到這也就告一段落了。

    誰知道第二天,賈雯的男朋友就重新找到了賈雯,說是自己后悔了,想要重新和她在一起,賈雯立馬答應了。

    老實說當時她很吃驚,沒想到那個儀式真的有用,吃驚的同時也有些擔心,一般像這種來路不明的儀式,沒作用還好,就怕有作用,像什么筆仙啊,狐仙啊,都是很危險的。

    她有心想要提醒一下賈雯,但是看著高興不已的賈雯,她嘴巴張了張,沒說出話來,她知道就算現在她說了,也沒用,賈雯肯定聽不進去。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