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十一章 紅衣女鬼
    想了想米陽還是決定進去看看進去看看,如果事情不對,馬上就跑,他對自己逃跑的能力還是有信心的。

    米陽也不是猶豫不決的人,心下有了決定,立馬將手按在黑色木門上,一用力。

    “恩?”

    米陽有些詫異,他原本還以為這扇門會有什么不同之處,沒想到他只是輕輕一推,門就打開了。

    米陽不知道的是,在他推門的一瞬間,們的背面就浮現了一道道詭異的紅色紋路,只不過僅僅只是一閃即逝。

    門一打開,米陽就發現了此處和外面的不同,一股濃濃的陰氣撲面而來,讓米陽不禁打了個哆嗦。

    這樓里果然還藏著其他鬼物,這么濃郁的陰氣,可不是一般鬼物能夠擁有的。

    門后面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兩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盞壁燈,不過壁燈發出的卻是陰深深的綠光。

    米陽沒有貿然往前走,等他測試完,這扇門從里面也可以開的時候,他才開始向前走。

    等米陽走到廊道盡頭時,一左一右同時出現了兩條路,這兩條路都不算長,一眼能看到底。

    兩條路的盡頭時兩刀普通的房門,就在米陽考慮汪那邊走的時候,從右邊傳來了一道慘叫聲。

    這下不用米陽去選了,這聲音一聽就是剛才那女鬼的。

    米陽立馬向右邊跑去。

    將右手手腕上的黑色掛墜,拿在手上之后,一把打開了房門。

    一進來米陽就開到之前的女鬼,不過對方此刻只剩下一個頭顱了,在她面前還站著一個身穿紅色孕婦裝,披頭散發的女人。

    一道道紅色鬼氣繚繞在女鬼周身,對方的手上好像還抱著一個孩子。

    在米陽注意到對方的時候,對方顯然也發現了米陽。

    對方面無表情,一雙黑色的眼珠,雖然沒有瞳孔,但是米陽能感受到對方正死死地盯著自己。

    在對方看過來的一瞬間,米陽頓時頭皮發麻。

    紅衣厲鬼,居然是紅衣厲鬼,別看他之前對付那個女鬼跟欺負孫子一樣,白領女鬼頂多算是一個比較厲害的普通厲鬼,在普通厲鬼里都不算特別厲害,一次頂多能殺三四個人,鬼氣有限,多了就不行了。

    但紅衣厲鬼就不同了。

    以前跟在他師父身邊的時候,他就遇到過一次,一個幾百號人的大村子,最后只剩下百十號人,雖然是好幾天殺得,那也不得了啊!

    最后要不是他師父出手,估計全村一個能活的沒有。

    看著面前的紅衣女鬼,米陽嘿嘿一笑:“嘿嘿!不好意思,我走錯了,不打擾你們聊天了。”

    “是他,就是因為他我才沒能把那女孩的魂魄帶回來!”只剩下一個頭顱的女鬼突然大聲尖叫起來。

    回應她的卻是一道“嘭!”的關門聲。

    米陽在白領女鬼出聲的一瞬間,抓住紅衣厲鬼分神的一剎那,果斷退了出來,還順手把門關上了。

    然后就頭也不回的往出口處跑去,在他剛轉身的一刻,身后就傳來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不過很快就停止了。

    隨后傳來的則是一陣陣,劇烈的撞門聲。

    聽得米陽心臟怦怦直跳。

    等到米陽從黑色木門出來以后,才敢回頭看一眼,發現對方并沒有追出來,不過劇烈的撞門聲卻沒有停止。

    米陽不敢多待,馬上往樓上走去。

    “虧了!虧了!”

    “怎么了,什么虧了?”黃玲有些擔心的看著一上來就念叨著這就話的米陽。

    結果米陽卻沒理她,徑直走到饅頭面前,看著饅頭說道:“饅頭,下面有個大家伙,我一個人可能對付不來,待會你和我一起去。”

    “汪!”饅頭見米陽不像開玩笑,神色認真的叫了聲。

    得到了饅頭的回應,米陽這才轉頭看向黃玲,一改剛才一副虧大了的神情,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那個,玲姐,你這次的任務,實在是太難了,這是我之前沒想到的,所以......嘿嘿!”

    看著米陽搓動的大拇指和食指,黃玲哪里會不知道米陽的意思。

    也明白了米陽之前說的虧了的意思,不禁面色一沉,原來是覺得自己給的錢少了,虧自己還擔心他剛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玲姐,你別生氣,不行就算了,按我們之前說的價格就行。”看著黃玲變了臉色,米陽還以為對方生氣了,連忙說道。

    看著米陽的樣子,黃玲眼珠一轉,“想要價錢也不是不行,不過,我有個要求。”

    聽到黃玲說可以加錢,米陽眼睛一亮,幾乎是脫口而出:“什么要求?”

    “待會帶我去看看你說的大家伙長什么樣子。”黃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之前看了米陽吊打白領女鬼,她頓時覺得鬼其實也不是那么可怕,所以也想去看看米陽口中的大家伙是什么樣的。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米陽就拒絕了,“不行!”

    “為什么?”黃玲不解的問道,這家伙明明就很想要錢,只要答應了自己這個小小的要求,就能得到另一筆錢,為什么不答應。

    “因為很危險,我實力有些限,待會打起來后,根本就顧不上你,你不僅不能跟著我去,而且我馬上就送你離開這里,這是我家的鑰匙,今天你就別回家了,去我那住一天。”米陽看著黃玲嚴肅的說道,同時掏出一把鑰匙遞給黃玲。

    開什么玩笑,他自己都說不準等下回發生什么,她居然還敢跟過去,那不是找死嘛。

    而且黃玲也不能呆在這了,他始終提防著一直沒出面的養鬼人,他把饅頭帶走了,就沒人保護黃玲了。

    待會他去對付紅衣孕婦,如果養鬼人出現了,要找也肯定是先去找他,不會特意去找黃玲。

    不過如果恰好黃玲就在這里,對方很有可能會對黃玲動手,這就是為什么米陽要送黃玲離開的理由。

    至于為什讓黃玲去他家住,米陽擔心,如果自己在這里沒有制服對方的話,對方會去找黃玲。

    他雖然喜歡錢,但是也不是什么錢都要的。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