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八章 無人電梯
    一進大樓,米陽就開始掃視一樓大廳,一旁的饅頭同樣做著環視的動作。

    整個大廳除了電梯口有燈光之外,其他地方都顯得有些昏暗。

    掃視一圈之后,米陽還是沒有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不過米陽也不失望,敢在一家公司內部養鬼的人,心思必定比較縝密,不可能在這種小時上面出現紕漏,不然早就引起正派人士注意了。

    以活人養鬼可是大忌,一旦被發現,養鬼人一般都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這些事都是以前跟他師父在一起的時候,聽他師父說的。

    不過米陽除了他師父之外并沒有和其他的修道之人接觸過,所謂的名門正派,在他腦子里也不過是一個代名詞罷了。

    不過也難怪,以前和他師父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是往一些深山老林,或者窮鄉僻壤之地跑,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顯少有機會和人接觸。

    后來師父失蹤了,他一個人開始四處漂泊,雖然從師父那知道了不少東西,但是因為年齡較小,業務不熟練。

    剛開始可是吃夠了苦頭。

    后來遇上了饅頭,又開始在學校門口擺地攤,給學生看手相,長年累月的東奔西走。

    說得通俗點就是,那兩年,他不是在趕路就是在準備趕路,偶爾遇上一些靈異事件,也都是些,沒有引起什么人注意的小事情。

    有大事發生的地方,他一般都躲著遠遠的,所以也就一直沒有碰上什么能人異士,就算在路上真遇上過他也看不出來。

    黃玲這件事算是他這些年來遇上的最棘手的事了。

    既然在大廳沒什么發現,米陽也就不準備繼續在這呆下去了。

    轉頭看向饅頭,笑著說道:“饅頭,我們上去吧,再晚點上去,估計她都要哭了。”

    饅頭看著米陽,那眼神就想在說:“你說的沒錯。”

    與此同時,五樓的黃玲渾身緊張的站在過道口,看著五樓的電梯口。

    雖然整間辦公室的等都被她打開了,他卻沒有意思的安全感。

    主管都已經下去這么久了,他怎么還沒上來,不會是扔下我走了吧。

    想到這黃玲有些失落,不過這樣也好,這件事本來就和他沒什么關系,說到底他也只是一個孩子。

    -

    下午的時候黃玲沒忍住問了米陽的年齡,米陽也沒有瞞她,直接告訴她自己今年十八歲。

    雖然心里早已經有了準備,但是她還是有些失望,她多希望米陽只是和她一樣,只是長得年輕點,真實年齡要比看起來大好幾歲。

    這樣的話她還能更安心點。

    在她的心里,年齡=經驗=可靠程度。

    “他說過他不會走的。”黃玲看著電梯口,眼含期待輕聲說道。

    雖然知道米陽走了對他來說更好,她也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但是她一個人真的很害怕,她很想有個人能陪著自己,哪怕是年齡比自己小的米陽。

    就在黃玲緊張不安的等待中,電梯門口“叮!”的響了聲。

    米陽來了,這是黃玲的第一個想法,所以還沒等電梯門打開,她就興沖沖的超電梯門口跑去。

    結果電梯門打開后,黃玲臉上高興的表情凝固了,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道高分貝的尖叫聲。

    “啊~”

    然后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腳并用“嗯哼!嗯哼!”的往后退,同時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就在她退到墻邊,退無可退的時候,旁邊的安全通道又傳來了聲音。

    黃玲頓時呼吸急促,胸口劇烈起伏,瞳孔收縮,目光死死的盯著安全通道出口。

    她想跑但是手腳卻使不出一點力氣,這能這樣無力地注視著可能將要出現的新的怪物。

    明明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她卻覺得像是過了幾個月幾年一樣漫長。

    “嘎~吱~”門被打開了,黑毛白肚,眉間兩點雪。

    看到饅頭的一瞬間,黃玲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他沒走。

    在她看到饅頭的同時,饅頭顯然也注意到了她。

    在黃玲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饅頭就橫著身子擋在了她面前,同時警惕的望著周邊。

    就這片刻功夫,安全通道的們再次被打開。

    看到來人,黃玲再也繃不住了,“哇啊!”的哭了出來,同時伸出手指向電梯,“米陽,有鬼啊!”

    聽到黃玲的話,米陽立刻警惕的看向電梯,同時快步走向黃玲,不過此時電梯門已經被關上了。

    接著米陽看向饅頭,饅頭搖了搖頭。

    米陽松了口氣,猶豫了下,米陽按下了電梯按鈕。

    “啊~”

    突然一道驚叫聲響起,在這空曠的樓道上,顯得格外清晰。

    環視了下周圍,發現并無異常,隨即有些無奈的看向驚魂未定的黃玲,“大姐,好好的你瞎叫什么。”

    剛才黃玲突然叫喚一嗓子,嚇米陽一跳,還以為又有什么事情發生呢,結果什么都沒發生。

    “我都說了電梯內有鬼,你還打開干嗎?”黃玲害怕的看向重新打開的電梯,細聲說道。

    米陽看著空蕩蕩的電梯,什么異常都沒有,揉了揉額頭,看向黃玲,“你都看見什么了,就說有鬼。”

    黃玲看著米陽的動作,和無奈的表情,意識到自己剛才可能是搞錯什么了,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辯解道:“這也不怪我啊,誰知道電梯上來了,里面卻沒個人。”

    聽著黃玲的話,又看到饅頭看自己的眼神,這才想起來,這空電梯應該是他放上來的。

    之前,他本打算坐電梯上來的,而且都已經進到了電梯內。

    后來想起黃玲說起的夢中樓梯,他就想看看,能不能在樓梯哪兒發現些什么,所以在電梯關上之前又出來了,但是在進去的時候,他已經按下了樓層按鈕。

    然后在他走到二樓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黃玲的尖叫聲,還以為出了什么事,就立馬飛奔上來。

    意識到原來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搞出這么一次檔子事。

    他當然不會把事情的真像說出來,放下扶額頭的手,輕咳一聲,臉上露出笑容,“玲姐,我覺得吧,這件事確實不是你的錯,可能是電梯故障了吧!”

    “是吧!我就說這次不怪我。”黃玲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說道。

    “不過你看不到鬼,也是個問題,要是出了什么問題,讓你跑,你都不知道該怎么跑。”眼見自己把電梯的事糊弄過去了,心里松口氣的同時,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然后看向饅頭,慢頭看向米陽的眼神,不用他說就知道米陽是什么意思。

    米陽和饅頭同時看向仍舊坐在地上,不過已經擦干眼淚的黃玲。

    黃玲被看的莫名其妙,下意識地說道:“你們看我干嘛!”

    話音剛落,隨即一張大嘴,向她伸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