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五章 走不到底的樓梯
    等到周二再來上班的時候,她神色憔悴,渾身無力,就像病了一樣。

    她找到主管,說自己想要辭職。

    剛開始主管還和顏悅色的詢問她為什么想辭職,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啊?還是對待遇不滿之類的。

    她想辭職當然不是因為這些,然后他就把周日發生的事告訴了對方,聽完她的話,主管沉默了一會之后。

    緩緩開口說道:“那你可要想好,你現在辭職,可不是你一句我不干了,就能了事的,你還要賠償二十萬的違約金。”

    聽到主管的話黃玲面色一垮,她這才想起來還有違約金一事,她的家庭并不富裕,二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當初覺得最無關緊要的條約,現在反而成了她的催命符,她現在都懷疑公司是不是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再想到公司其他同事對自己的態度,她越想越覺得可能,這也能解釋為什么公司的人都不太愿意和自己接觸。

    她現在是腸子都悔青了,但是卻毫無辦法。

    可能是主管見自己長時間不說話,又再次開口了,“黃玲,你想清楚了嗎?”

    她還是沒說話。

    主管又接著道:“我看你就是上夜班太累了,出現了幻覺,如果真有什么臟東西,那你怎么一點事都沒有,這樣吧,我給你放兩天假,好好休息休息,過兩天再來。”

    主管拿條約說話,她還有什么好說的,只能乖乖應下,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離開了公司。

    很快第三個周日又到了。

    可能是因為主管多的話起了作用,如果真有臟東西要害她,上次她就出事了。

    所以還是壯著膽子來到了公司,不過她也打定主意,這次她要讓主管留下來陪她,不然打死她也不會留下來。

    和前兩次一樣,整個辦公司只有特定的區域有燈亮著,這次她一進去就先把所有燈打開,然后輕聲叫著主管。

    燈飾卻沒有一個人響應,他來到主管辦公室,發現主管辦公室的等雖然亮著但是卻沒人。

    心里想著主管可能去廁所了,因為前兩次主管都是等她來了之后才離開的,但是看著空無一人的辦公司,心里還是忍不住害怕起來。

    等了兩分鐘之后,還是不見主管回來,她實在是待不住了,就打算去廁所看看。

    結果整個廁所區域黑咕隆咚的,沒有一點聲音,她心里就是一沉,主管很有可能已經走了。

    知道整個公司只剩下她一個人之后,周身不遠處的黑暗就仿佛是活過來了一般,想要把她整個人吞噬掉,這讓她心中的恐懼更甚。

    而且就在這時,辦公司的燈開始一閃一閃起來,她再也待不住了,拼命地想電梯方向跑去。

    等到了電梯門口時,她忽然想起了以前看的恐怖片,電影中的角色剛坐上電梯,等電梯門一關上,電梯就開始出現故障,鬼就開始接近他們,除了極個別帶有主角光環的人之外,其他人全死了。

    想到這,她哪還敢坐電梯,她可不認為自己是主角,然后就向一旁的安全通道跑去。

    聽到這米陽悠悠的看著黃玲說道:“你就沒想過,走樓梯也會出事。”

    黃玲臉色一紅。

    確實和米陽說的一樣,走樓梯還是出事了。

    本來就是幾層樓的高度,以她當時的速度頂多一兩分鐘就到底了,但是她卻走了很久,這樓梯就像沒有盡頭一樣,不僅如此,連樓道旁的出口都不見了,她想回去都找不到路。

    直到她筋疲力盡,實在是沒力氣了,就蹲在樓梯的夾道上哭了起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反正是哭的連眼淚都沒了。

    本來就劇烈運動出了一身汗,再被樓道內的寒風一吹,整個人都清醒了不少。

    她也哭累了,同時也想明白了,反正跑也跑不掉,大不了一死,她到要看看對方還有什么手段。

    心里有了這樣的念頭之后,心里反而不害怕了。

    然后就開始向上走,她還記得,最開始的時候樓道旁還是有出口的,說不定她只要向上走,就能找到出口,離開樓道。

    可是沒走多久她就走不動了,之前本來就消耗了大量體力,再加上上樓本來就比下樓困難,所以很快就體力不支。

    就在她打算休息一下的時候,在她正前方樓梯夾道上出現了一道身影。

    看到對方的一瞬間,她第一反應不是害怕,反而是,大聲問道:“就是你想害我嗎?”

    說實話,她真不知道當時自己拿來的那么大勇氣。

    來人聽到她的話先是一愣,然后說道:“你在說什么,誰要害你,快跟我來,今天的工作還沒做完呢!”

    說完就不再理她,徑直向上走去。

    猶豫了下,她還是跟著對方走了,說來也奇怪,她明明記得自己向下跑了很久,但是跟著對方沒走多久就看到了出口。

    重新走回辦公司的她,從沒想過之前讓她一秒鐘都不想多待的地方,居然會讓她覺得如此親切。

    “你還站在那干嘛,還不快開始工作。”看到自己站在那一動不動,那個人又催促了下,聽聲音還有些生氣。

    遲疑了一下,他還是開口問道:“你是主管叫來陪我加班的嗎?”

    “恩。”那人模糊不清的應了聲,也不知道是還是不是。

    她卻把對方的回答當成了肯定,這讓她有些高興,覺得主管人還是不錯的,回頭要好好感謝感謝對方。

    然后就開始坐回自己的位置,工作起來。

    沒過多久她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她實在是太累了,再加上會倒熟悉的環境,心里一放松,就覺得困意來襲。

    不過在睡著之前,卻聽到那人說了句:“下次別曠工了,害我找你那么久。”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鬧鈴聲吵醒的,睜開眼睛之后她居然發現自己居然還在家里。

    這才想起來,她因為實在太害怕了昨天打電話給主管請假,主管沒說什么,同意了。

    給主管打完電話,因為那幾天精神一直處于緊繃狀態,很快就睡著了。

    也就是說昨天晚上她根本就沒出過門。

    但是昨日那晚上發生的事,她卻記得清清楚楚。

    還有后來出現的那個人,那個人......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