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章 少年與犬
    “知~”

    “知~”

    悠長的蟬鳴聲從窗外傳進一間老舊的出租房內, 房內的家具從顏色上來看也都是有了一定年份的。

    而此時在黑黃色的老沙發上,正坐著一位看起來身材瘦弱,面容稍顯稚嫩,除了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之外,全身上下毫無一點特色的少年。

    他上身穿著洗的泛黃的白色汗衫,再配上一條黑色的大馬褲,一條腿盤在沙發上,另一條腿則踩在地上的藍色拖鞋上。

    少年身子微微向前傾斜,掛在胸口處的一塊四四方方小半個巴掌大小的黑色吊墜,正轉悠轉動著。

    少年卻毫不在意,一雙有神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面前茶幾上僅剩的一塊西瓜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呼~知~”旁邊的電風扇,帶著異響的轉動著。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饅頭,西瓜只剩一塊了,你想吃我也想吃,那我們還是按照老規矩辦吧!”少年轉過頭看向自己身旁的一條狗身上。

    如果讓別人看見了,肯定會以為,這少年腦子有病,居然鄭重其事的和一條狗說話。

    但是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就能發現,此時少年身旁被稱為饅頭的哈士奇,正伸出常常的舌頭,喘著氣,不過卻沒有像其他同類一樣,流出長長的口水,眼睛同樣死死地盯著茶幾上的西瓜。

    饅頭聽到少年的話,轉過來看向少年,看著對方胸有成竹的模樣,瞇起眼睛,露出哈式微笑,輕聲叫了下。

    “汪!”

    “很好,既然這樣,那就開始吧。”得到回應,少年露出笑容,不過很快就收了起來。

    少年右手握拳,背到身后。

    然后快速向前伸展,同時嘴里念叨著:“石頭,剪刀,布!”

    只見少年面前的饅頭在對方把手背到身后去的同時就有了反應,抬起了自己的爪子。

    米陽心里暗暗得意,饅頭現在只會出石頭和布,只要自己一直出布就能立于不敗之地,在消磨一下饅頭的內心,最后的勝利者肯定又是自己。

    饅頭是他兩年前四處漂泊的時候撿來的,遇上饅頭的那天,正好下著大雨。

    米陽就找了一處天橋到下面躲雨,一斤天橋下面,就看到了一道瘦小的身影在舔著自己的毛發。

    當時米陽也沒注意,心里只盼著這雨能快點停,他或許還能去出攤賺點飯錢。

    但是天不遂人愿,望著天橋外面越來越暗淡的天空,米陽知道這雨一時半會是停不了了。

    于是就找了一處相對干凈的地方坐了下來,從身上洗的泛白的帆布包里拿出了原本打算當做晚餐的兩個饅頭。

    結果剛拿出來,離他不遠處正在舔著毛發的瘦小生物停止嘴上的動作,小跑著來到米陽面前,也不吵鬧,只是直勾勾的看著米陽手中的饅頭,尾巴不停的搖晃著。

    這就是米陽和饅頭的初次相遇,當時饅頭還只是一條小狗,再加上渾身臟兮兮的,米陽不怕,也不想理它。

    當時米陽十六歲,正處在長身體的時候,兩個饅頭,他自己都不夠吃,更加不會把饅頭給一只流浪狗了,說句不好聽的,他沒把當時的小狗饅頭吃了,就算對得起它了。

    所以米陽選擇了無視小饅頭的眼神,慢慢地把第一個饅頭吃了下去,他不是在饞小饅頭,只是想多品味品味食物的味道。

    在米陽吃第一個饅頭選擇無視小饅頭的時候,小饅頭的尾巴擺動幅度就越來越小了。

    在看到米陽把第二個饅頭放進嘴里的時候,小饅頭的尾巴就徹底不擺動了,從它的狗眼里流露出一種叫做失望的情緒。

    失望?

    沒錯,米陽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和自己被拒絕時自己的眼神多像。

    米陽看著手中被咬了一口的饅頭,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小狗,嘆了口氣,還是把饅頭給了小狗。

    然后米陽就看到小狗嚴重流露出的高興和開心,米陽也笑了起來,不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知道自己晚上估計又要被餓醒了。

    饅頭也就是從哪個時候起開始跟著米陽,米陽也給小狗起了一個名字——饅頭

    一人一狗也就是從那時起結緣,然后饅頭就一直跟著米陽直到現在。

    直到一個月前來到這座城市,這些年在外飄蕩的日子,米陽早就過夠了,也想安定下來,所以就把這些年所有的積蓄拿出來在老城區,租了這間房子,一租就是一年。

    又去二手市場淘了這些舊家具,然后就住了下來。

    “布~”

    隨著米陽長長的尾音落下,這場比賽也有了結果,米陽難以置信的看著從狗掌上伸出的兩根狗爪,再看看自己出的布,表情漸漸僵硬起來。

    沒錯,他輸了,輸給了一只狗。

    “呵!呵!呵~”饅頭那獨特的笑聲傳來,仿佛是在嘲笑米陽一般。

    米陽抬頭看向饅頭,難以置信的說道:“你什么時候學會這招的?”

    饅頭帶著哈式微笑,沒有說話,畢竟他只是一只狗。

    饅頭伸出的右爪仍舊保持著前伸的姿勢,然后收回了一根爪子,只留下了中間那根向上伸著。

    爪科動物的爪子,全部伸出或者收回都不算難,或者說是本能,但是想要單獨主動伸出某根特定的就比較難了。

    原本以為自己贏定了,沒想到饅頭居然有這一手,看著饅頭得意的表情,還有那看著自己的小眼神,仿佛在說,小樣還治不了有你了。

    米陽心情是復雜的很啊。

    隨著饅頭的長大,米陽發現饅頭不是一般的聰明,不僅能聽懂人話,這里的聽懂不是指一個或幾個單詞,而是能夠完完全全的聽懂人話,不管你說什么它都能懂。

    而且不只是能聽懂人話,就像現在兩人玩的石頭剪刀布的游戲也是米陽教的,不過,從最開始只知道出石頭,到之前知道伸出五根爪子當布,再到現在的剪刀,完全沒有人教,都是饅頭自己悟出來的。

    “這次是我小看你了,下次你就不會有這么好的運氣了。”輸人不輸陣,米陽看向饅頭大聲說道。

    “呲!”換來的只是饅頭的一聲嗤笑。

    饅頭收回自己的爪子,把目光轉向西瓜上,剛想伸抓去抓西瓜。

    忽然兩只耳朵一動,兩只爪子前伸的動作停止了,接著轉頭看向米陽。

    注意到饅頭的異常,米陽先是一愣,隨即面露喜色。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了。

    聽到敲門聲,米陽立馬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向門口跑去,“來了!來了!”

    “終于來客人了!”米陽看著門口輕聲說道。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