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無盡神荒 > 第九十三章 冉冉娘親
    封天在大乾會武取得第一的消息,不僅是封家得知,青云城的其他兩大家族也早已接到消息,不過這兩大家族接到消息的同時,幾乎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但是當藍豐將他們兩個家族的天才送回之時,兩個家族的族長全都猶豫了起來。

    根據回來的人報告,僅僅是第一關登天梯的時候,封天就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再加上這次傳回來的消息,一時間讓人不相信都難。

    “封旭那老匹夫,這么長時間,一點消息都沒有嗎?難道是想要將我等一起拖下水!”錢家家主錢山一臉憤慨,顯然是氣的不輕。

    聽到錢山的話,一旁的劉通臉色也不太好看。

    “封旭雖然狡詐,但是隱瞞這種事情對我們大家都沒有好處,我估計他事先也是不知情。”短暫的思考片刻,劉通這才說道。

    “我們應該馬上就和封旭那老匹夫斷絕來往,封家有一個封鄺,現在再加上一個加入宗門的頂尖天才封天,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招惹的了。”說到宗門,錢山的臉上不禁閃過絲絲懼意。

    “也只能這樣了,我今天就切斷和封旭的一切聯系,以后封家的一切,你我切莫再去過問。”

    青云城的兩大家族,在得知封天已經加入宗門的消息之后,選擇了向封家服軟,已然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氣勢,這也難怪,宗門的人,就算是大乾皇室都要奉為上賓,遠遠不是一個城池的小家族可以得罪的。

    另一方面,在七人的追擊之下,封天在黑霧山脈內瘋狂逃竄,一路上有不少野獸發出陣陣怒吼,甚至還打擾到了兩三頭妖獸。

    不過由于一直拼命逃跑,等這兩三頭妖獸反應過來的時候,封天已經跑的不知哪里去了。

    聽著身后的聲音越來越小,逐漸,封天也開始放慢了腳步。

    “怎么沒聲音了?”黑霧彌漫,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現在已經感覺不到那七人的氣息了。

    “他們估計還在附近,還是趁早離開這里為好。”

    處在整個黑霧山脈內,就連方向都很難便清,封天也是確定了許久,這才大致確定了青云城的放向。

    暫時擺脫了那七人,封天找準方向便小聲快步地向前奔跑起來。

    在黑霧山脈中行進,就算是白天,也需要小心翼翼,因為一個不小心,就可能闖入到一些強大妖獸的地界,到時再想逃跑了就難了。

    “他們難道走了?”

    一路上,封天雖然遇到了不少低階妖獸,但是一直追擊的七人卻始終沒有現身,這讓他不禁松了一口氣。

    轉眼之間,三天過去,三天中,封天一直在黑霧山脈歷練,所遇到的妖獸也相當之多,其中有幾個實力強大的,僅僅剛剛碰面,封天就開始逃跑了,要不是跑的快,估計已經成為妖獸的腹中餐了。

    三天的時間,距離青云城是越來越近了,根據猜測,用不了半天的時間,就可以到青云城地界了。

    “呼呼呼~”

    就當封天想要加快腳步,快速穿越黑霧山脈出去之時,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接從他的上空飛馳而過。

    “這個地界怎么會有這么強大的武者現身?”

    感受著上空掠過的氣息,封天感覺比起馮老都要強大很多,看對方的前去的方向,就是青云城的方向。

    放下心思,封天繼續向前邁去,雖然不知道對方的意圖,但是如此強大的武者,也遠遠不是他可以琢磨的。

    再次前進了十數里,忽然一股股強大的元力風暴從不遠處傳來。

    “就在前面!”

    距離還有三四里之遠,但是戰斗的風波卻絲毫沒有多少減弱,可想而知這是怎樣的強者。

    封天一步一步向前靠近,越是靠近,心中的震驚就越劇烈,這戰斗程度甚至比起入丹境的強者都要強。

    “難道是化神境的武者?”化神境,那可是足以在各個宗門擔任長老的人,每個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沒想到在這里會遇到這樣的人。

    下定了決心,封天再次向前悄悄移動,不一會兒的時間,就移動到了一處不大不小山包之上。

    “已經是極限了,在向前絕對會被發現。”

    趴在小山包之上,感受著一股股強大的風波從耳邊呼嘯而過,封天強呼一口氣,悄悄向著空中你來我往,戰斗的不可開交的兩人看去。

    只見一個身穿淡金色長袍,身材略顯瘦小的老者,正在和一個腿腳似乎有些不便,身穿襤褸的中年夫人空中激烈交手。

    老者手持一把長劍,面色紅潤,一雙眼睛如鷹眸,直攝人心,老者每次出擊,都會在虛空中驚起一陣波瀾。

    但是當看到中年婦人的樣子,封天明天愣了一下,不禁脫口低呼道:“怎么是她?”

    封天看到有些跛腳的中年婦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贈送他武道石的冉冉的母親。

    她竟然有這種實力,看來冉冉的來歷也肯定不一般。

    雖然當初就感覺冉冉和她的娘親不簡單,但是封天也沒有想道對方竟然會是化神境的強者。

    空中的激斗已經到了白熱化,兩人打的不可開交,但是仔細觀察之下,就會發現中年婦人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就連出招都虛浮起來。

    “怎么辦,照這樣下她堅持不了多久。”

    原本一場和自己無關的對決,現在變得讓封天緊張不已,要她眼睜睜看著冉冉的娘親被擊殺,無論如何他也做不到。

    轟轟轟!

    就在封天還有猶豫怎么辦之時,空中兩人相互對擊一招,相互分開而立。

    “束手就擒吧,如果你不抵抗,老夫保證不傷你一分一毫。”

    金色長袍老者,盯著冉冉娘親,似乎沒有在意對方身體上的傷勢,直接強硬地說道。

    聽到老者的話,冉冉娘親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怒色,對著老者嘶吼著怒道:“陳揚州,你就是萬家的一條狗,想要讓我投降,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既然你還是執迷不悟,那就不要怪老夫得罪了。”

    聽到冉冉娘親的話,淡金色長袍的老者顯然也是有些動怒了,直接舉起長劍,一股驚天的氣勢開始凝結,這一擊之下,就算是遠在數里之外的封天都受到了嚴重的壓迫。

    “怎么辦,就這樣沖上去必死無疑。”

    現在的封天,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萬分,但是又沒有絲毫辦法,就這樣上去,不但救不了冉冉的娘親,甚至還會搭上自己的小命。

    就在封天快要火燒眉毛的時候,忽然一道清喝之聲從不遠處傳來,緊接著兩道靚麗的身影便停在了老者和冉冉娘親的中間。

    看到前來的兩道身影,冉冉娘親和老者同時收起了招式,還沒等有人開口,陳長老便說道:“老夫正在奉命捉拿皓月宗的逃犯,還請兩位在一旁,不要干擾。”

    “逃犯?我夏家的事情,恐怕還由不得你來做決定,況且,這件事你是經過宗主同意了,還是有太上長老的聯名手諭呢。”

    發出這道聲音的,就是當初救下封天的夏語,對方依就蒙面,只不過身上的清冷氣息更加濃郁了,夏語的身邊還有一只跟隨著的白若。

    兩人看向空中的老者,臉上都十分冰冷,顯然這老者是他們極其討厭之人。

    “夏語,這件事情是萬宗主授意,老夫也是奉命行事,還請您不要讓老夫為難。”沒有想到夏語會突然出現,不過想到身后授意之人,老者的臉上露出一副堅定之色說道。

    “好一個萬宗主授意,皓月宗什么時候已經姓萬了,今天你若是傷我姑姑一分一毫,我定當上報父親,將你挫骨揚灰!”

    沒有想到一個弱弱女子,會說出這樣霸氣的話,封天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冉冉的娘親竟然是皓月宗的人,而且還是夏語的姑姑。

    聽到夏語的話,陳長老的臉上沒有絲毫懼怕,依舊是一臉笑容的說道:“恐怕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宗主可以左右的了,本長老是受了萬宗主的命令,還請夏小姐不要再阻擋,否者一個失手傷到了小姐,恐怕就不好了。”

    雖然臉上布滿了微笑,但是話語中還是能聽出濃重的威脅之意。

    “想不到短短離開皓月宗數載,竟然已經變成了這副局面。”說完,冉冉娘親臉上一副悲痛之色。

    “語兒,這件事情你莫要出手了,今天他想要輕易拿下我,也是絕無可能的。”臉上閃過一絲堅定之色,顯然是打算和對方拼死一戰了,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她又怎么能威脅到還是全盛狀態的長老呢。

    “姑姑,不可,我已經給父親發出消息了,他很快就來了。”看到冉冉娘親一副決然的神色,夏語此時此刻也慌了神,要不是有白若的攔著,她都能想要直接跑到兩人中間去阻止了。

    聽到夏語的話,冉冉娘親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溫柔,同時口中喃喃自語道:“哥,是妹妹對不住你,希望你要不要怨我。”

    說罷,忽然抬起頭,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向著冉冉娘親開始聚集,一時間整個空間的元力都變得稀薄起來,隨著元力聚集的越來越多,冉冉娘親的臉上也越來越蒼白。

    “什么!你竟然選擇消耗神識,燃燒精血,你難道不要命了嗎?”看到冉冉娘親身上瘋狂聚集的氣勢,陳長老的臉上閃過陣陣驚懼,一個化神境強者的拼死一擊,就算是他也絕對不敢小視。

    “夏語,回去告訴你父親,皓月宗現在的局面,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今我死,希望這一切都可以過去,讓你父親好好治理皓月宗,千萬要小心萬家的狼子野心。”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