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紫墟圣域 > 0618絕望吧(一更)
    如果傅家長老出手的話,兩人都別想活下來。

    木婉寧輕聲道:“靜觀其變,如果他們實在要對我們出手,你可有底牌抗衡?”

    晗兵點點頭,很是自信:“放心,只要他們想死,分分鐘就能秒殺!”

    “好,一旦情況有變,你我一起聯合出手!我們要做的不是斬殺他人,而是活下去。”

    “面對傅家長老,我們沒有選擇,過程可能狼狽,但是活到最后,便是機會。”

    而此刻的傅家長老的視線卻是落在了大門之上,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他們三人的嘴角微微抽搐,萬萬沒有想到,在少主去世,家主傅木天大發雷霆之際,竟然還有人敢如此觸霉頭!

    一股無形的怒意席卷,狂暴的氣息讓身邊的中年男人都是臉色巨變,他知道,傅家長老怒啦,接下來,肯定會死人,而且是非常殘忍的死去!

    他心中咯噔一下,他離開之前明明讓這群天才弟子處理干凈了,怎么到頭來,這么多強者竟然還拿不下一個散修!

    他能感覺到暴風雨即將要落下!

    大長老一步跨出,蒼老的身軀散發著強大的力量,怒聲到:“你們這些廢物可知道玷污我傅家這扇石門意味著什么!”

    “全部給我跪下!受死!”話語落下,摧枯拉朽般的音波向著四面八方散發而出,恐怖的氣浪,直擊在場每一個人的神魂!

    呂飛揚,林青玄,乃至在場大部分人都齊齊吐出一口鮮血,氣息瞬間萎捏不振。

    神尊巔峰的強者之怒,誰能承受!

    關鍵還是一位活了無盡歲月,修為是一點點修煉起來的,而不是靠靈藥堆積起來的那種!

    這音波的力量還在不斷持續,呂飛揚等人只感覺一座巨山就此壓下,太難受了!

    “撲通!”

    那些昔日一個個無比高傲的天才弟子,直接跪下。

    遠方,白骨大殿顫抖,那干尸一般的老人睜開雙眼,兩道金光似乎要迸射而出!

    “傅家長老?這是傅家像神界宣戰的前奏嗎?看來,老夫也得做些事情啦。”老人有些嘆息。

    此時此刻,藍玥兒一群人已經接近傅家的地盤!

    就在這時,滾滾音波,如雷貫耳,震的眾人耳膜生疼!

    堅硬地面一陣蠕動,騰起萬丈塵埃,一條渾身似乎長滿了石頭的巨蛇,晃動著水桶粗的蛇身,鉆了出來!

    “后退……”

    柳如煙大驚,她能感覺到巨蛇的危險,巨蛇散發的氣息,赫然在神尊境!

    “好可愛的蛇啊,比九毒陰鱗蟒丑了點,不過……”小公主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藍玥兒一把捂住嘴巴,拉到了身后!

    “你們可認識暗夜神君?”巨蛇晃動身軀,問道。

    “哇,會說話,竟然通靈!”小傲雪大笑。

    “你找暗夜神君干嘛?”小公主問道。

    “你們可是藍玥兒,柳如煙?本尊受暗夜神君之托,來保護你們!”巨蛇自然就是石尊。

    它本想一直潛在地下,不出來,誰能想到,那無孔不入的音波,震的它妖靈動蕩,似乎要發瘋,這才鉆了出來!

    “哇,姐夫太棒了!”小公主高興的大叫,也不管有沒有危險,腳下紅蓮升騰,就飛到了石尊的背上!

    此刻,傅家石門前,現場一片壓抑!

    “長老前輩,手下留情啊!”

    無數身影就此跪下,剛才意氣風發的天才們,面對強者,只有示弱。

    而此刻的木婉寧嘴角也是出現了一絲嫣紅的鮮血。

    她凝聚陣法,想要抵擋,卻發現根本不可能,整個場上,只有三人沒有跪下!

    晗兵!木婉寧!葉莘兒!

    晗兵自然是感覺到這音波的可怕,如果不臣服,這音波和威壓將會殺人于無形,好在,他有逆天的綠色符紙,可以保神魂不滅!

    他看了一眼身邊木婉寧和葉莘兒,兩人苦苦支撐,但是臉色卻是蒼白到極致。

    “該死!”

    傅家大長老見還有三人不跪,微微詫異,旋即心中冷笑。

    卑微的神界小輩,心中的傲氣真以為可以蓋過一切?螻蟻就是螻蟻。

    在他眼里,晗兵和木婉寧等人,無非是為了心中的那些自尊而已。

    “你們確定不跪?”大長老那蒼老的聲音響起。

    “固然你們天賦和實力都算不錯,但是若真要抵抗,后果會很嚴重,你們的肉身和神魂都會消散在天地間。而且,老夫不喜歡別人違逆我的意思。”大長老的聲音充斥著毋庸置疑。

    木婉寧冷眉一凝,她此生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前輩!

    倚強凌弱!

    “長老前輩,傅家是隱世家族,各種資源穩居神界首位,甚至還有突破神尊境的強者。我對你們很是敬佩!”

    “可是,你恃強凌弱,如此行為,和那些血盟的歹毒之人有什么區別!”木婉寧大喝道。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大變,誰也想不到木婉寧竟然用這樣的態度對傅家長老說話。

    血盟,在場的人都聽說過,也知道血盟之人的可怕。

    但是,眼下,傅家長老之怒,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果然,大長老看木婉寧的臉色都變了!

    “就憑你這種小輩,也敢把我和那些畜生相提并論!我看你是活膩了!”大長老自然不會承認傅家是叛徒。

    頃刻間,強大的威壓從大長老體內沖了出來。

    巨浪瞬間涌動,向著木婉寧席卷而去,木婉寧手持細劍,身上的氣勢攀升到極致,想要阻擋,但是最終卻是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重重的摔了出去,無比狼狽。

    砰……

    足足倒飛出數十米,木婉寧整個人砸落在了地上,五臟六腑,仿佛粉碎。

    一招交鋒,僅僅只是一招交鋒,木婉寧非但沒有抵擋住,反倒是在大長老的攻擊之下,遭受重創,氣血翻騰,氣息虛浮!

    這兩人之間的差距已經顯而易見。

    他們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修煉者啊。

    “木婉寧,當真還是與傅家大長老差了太多!”

    “木婉寧死定了!”

    “她是瘋了不成,為何要這么固執,以她的天賦,修煉幾十年,將會無比恐怖!但是眼下,必死無疑啊!”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有竊喜,有無奈,甚至有些憐香惜玉。

    畢竟木婉寧在神界是出了名的美女,在場還有一部分人對木婉寧有些好感,她如此一來,便是自己葬送前程。

    “小小螻蟻,不過如此!”

    “老夫不喜歡殺女人,去,把她捆起來,帶到老夫的房中!”大長老笑啦,雙眼綠油油,對著那位中年人奴仆說道。

    “是!”中年人恭敬無比,同時有些同情木婉寧。

    “哎,如花似玉的姑娘,你來這里干嘛?大長老的手段,不比萬花坊的惡徒差……”中年人心中有些無奈。

    就在木婉寧艱難的支撐身子站了起來的時候,中年人已經走了過來!

    他的眼神,盡是不屑和蔑視的眼神。

    木婉寧,可惜了一位美人!

    死亡之前的煎熬,往往才是對一個人最恐懼的懲罰。

    “哼,就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得逞!”木婉寧吼道。

    “木婉寧,還有何招式,盡管施展!剛才那一招,不是你的全部!老夫不介意陪你玩玩,不過,你想死?沒有老夫同意,死都是奢侈!”

    看著逐漸站穩身形的木婉寧,大長老冷哼道。

    他要讓木婉寧在絕望當中崩潰!在崩潰當中享受死亡的恐懼,然后,才明白活著是多么幸福,只有那樣,他才可以在木婉寧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大長老要將木婉寧的顏面徹底踐踏,他要將木婉寧的自尊,撕得粉碎!

    “你若現在向我道歉,我可能考慮放過你!”大長老說道。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