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大唐坑王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舉石鎖
    城傍訓練主要為五個方面的內容。

    一曰教其目以形色之旗,二曰教其身以號令之數,三曰教其足以進退之度,四曰教其手以長短之利,五曰教其心以賞罰之誠,這是管仲提出五種訓練士卒的方法,也被稱作“五教”,五教各習,而士負以勇矣。

    其中“教其足以進退之度”,指的就是隊伍的隊列陣型訓練。這也是軍營中最基礎的訓練,包括進退、左右、縱橫、分合、起、坐、跪、伏……等基礎動作的要求和變化,掌握步伐快慢的節奏。

    這種訓練是為了人人定位,行列整齊,進退左右,俱成行列,起坐跪伏,俱從號令。

    為了鞏固軍士俱從號令的意識,劉閻王甚至在吃飯時也不忘記訓練。

    午飯時分,軍士們圍成了好幾個大圈,抬頭挺胸,目不斜視,筆直的盤腿坐在原地,等待伙頭軍送來飯食。

    不要看軍營只是訓練的地方,可“戰斗”卻時時刻刻充斥在每個人身邊。真正的高手過招,往往戰爭還沒有開始時,勝負就已分出。

    吃飯也不例外,一雙雙饑餓的眼睛貪婪的盯著眼前的麥飯和咸菜。

    所謂麥飯,就是將菜蔬沖洗干凈,拌上少許面粉,上籠屜蒸半個時辰左右,出鍋后加鹽可食用!

    麥飯的食材雖然簡單,卻不拘一格!地里的野菜,白菜羅卜都可以被伙頭軍做成星星亂墜的飯食,足以打發這些饑腸轆轆的士兵。

    這么些人總共只有兩盆麥飯,有沒有可能再去打第二碗飯?

    這些都要在開飯前短暫的時間內想好。

    李失活不止一次參加過城傍訓練,對此很有經驗。開飯后他并不著急,先在自己的碗里盛上半碗飯,這樣可以快速吃完然后再盛一碗。

    在規定的時間里,這是能吃兩碗飯的最佳辦法。

    此刻,趙亮與面前的李失活對視著,彼此眼中充滿了狡黠的笑容,他們倆早已各自心算完畢,這樣的對視就是一種宣戰。

    盧小閑在一旁看著他們二人像斗雞眼一樣互相盯著對方,差點沒笑出聲來。

    “開飯!”這是大家盼望已久的聲音,也是吹響戰斗的號角。

    眾人立即張開血盆大口,湊近左手端起的米飯碗,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起筷子。

    眨眼間,他們已經將三分之一容量的麥飯撥進了口中。

    緊接著,筷子就像織布的梭子一樣,在口與麥飯之間,來回快速地穿梭。

    “咋,咋,咋”的吃飯聲,就像弓弩射出的箭一樣。

    在這種條件下,不管是什么食物,這些人都只能粗暴地對待。

    趙亮將一口飯撥拉進嘴里的那一瞬間,似乎發現摻在麥飯里的白菜葉有一只蟲子。

    等反應過來時菜已經進了嘴里,他不可能因為一只蟲子而將整口飯菜吐掉,甚至連惡心都顧不上。

    趙亮與李失活二人的喉結,隨著吃飯的節奏上上下下,基本上不給自己咀嚼的時間。如果噎住了,一口湯便解決問題了。

    轉眼間,趙亮兩碗麥飯已經下肚。

    放

    下碗,他得意地看著還在狼吞虎咽的李失活,臉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這倒不是趙亮無聊,而是他不得不這么做。既然接受了李失活的挑戰,就必須處處與李失活較勁,絕不能落了下風。

    剛進軍營的時候,趙亮和眾紈绔不知道吃飯還有這么多門道。他們慢條斯理的吃飯,結果被餓了好幾頓。

    在盧小閑的鼓勵下,趙亮等人發揮了善于總結經驗的優勢,僅僅只用幾天時間,趙亮便在吃飯速度上,率先完成了對李失活的超越。

    “集合。”劉閻王讓人覺得可憎的聲音再次響起。

    所有人都刷地一聲放下筷子,還沒吃完的人帶著滿嘴的飯菜,一邊往外跑一邊迅速地咀嚼。只有這個時候,他們才能吃出飯菜的味道。

    還有人看著沒吃完的半碗飯,依依不舍,一邊往外跑一邊不住地回頭。

    趙亮和李失活打著飽嗝,幸福地離開自己的位置,跟著大家一起跑了出去。

    ……

    訓練營地擺著大大小小不少的石鎖,小的每把近八十斤,大的每把近百斤。

    每天舉石鎖,是城傍訓練的重要內容。

    相傳,石鎖是太宗發明的。

    當年,太宗帶兵打仗時,看到將士們連連征戰,身體每況愈下,他非常擔憂。為了讓將士們強身健體,他便發明了石鎖,讓將士們每天用石鎖鍛煉身體,沒有想到效果出奇得好。從那個時候開始,舉石鎖就成了軍營內必不可少的訓練。

    每次訓練前,劉閻王都會給士兵們訓話把他們貶得一無是處才覺得開心。

    能同時舉起兩把小石鎖,在劉閻王那里就算過了關。能同時舉起兩把大石鎖的,劉校尉會更加高看一眼。

    參加訓練的契丹人頗有氣力,很多人都能單手舉起一把小石鎖,還有不少可以雙手同時舉起兩把小石鎖。

    輪到李失活出場,他做了一番簡單的準備動作之后,走到兩把大石鎖中間,雙手緊握大石鎖的石把,運足氣力,大吼一聲,迅速將石鎖提起,一個翻轉,送到肩頭,雙臂再一撐,把石鎖穩穩當當地舉過了頭頂。

    他舉著石鎖在眾人面前繞了一周,又穩穩當當的把石鎖放回原地。

    所有的人都報以熱烈的掌聲。

    趙亮等眾紈绔一看便傻眼了,吃飯速度可以很快練出來,可這舉石鎖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奏效的。

    李失活邀功似的大聲向劉閻王喊道:“報告,舉完了。”

    “繼續再舉十次。”劉閻王眼皮也不抬。

    李失活愣了愣,卻沒敢說話,只得又開始舉石鎖。等十次舉完,他的胳膊已經酸的抬不起來了。

    趙亮等人都是公子哥出身,何曾受過這樣的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用雙手舉起一個小石鎖。

    就這么一下,便趕緊扔在地上,生怕砸著自己。

    其他契丹人舉過后,個個也都精疲力竭了,周圍的喘氣聲此起彼伏。

    他們已經訓練了一個多時辰,本以為可以休息了。

    誰知,劉閻王還是那句話:“

    接著再舉,每人十次。”

    趙亮等人連吃奶的勁都用完了,像死豬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李失活和契丹士兵也好不到哪去,個個都苦著臉。

    在望云山,盧小閑揀了那么年的石頭,舉石鎖這種訓練,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

    劉閻王也不催促他們,只是把胳膊抱在胸前,默默瞅著他們。

    也不知道他們舉了多少次,訓練才算是結束了。

    第二天,除了盧小閑之外,幾乎所有的人渾身上下都酸痛的要命,連走路都活像個僵尸。

    劉閻王還是像之前一樣,對所有人一頓義正言辭的訓斥,隊列前排離劉閻王最近的是趙亮和李失活,劉閻王訓話時的唾沫星子,濺了他們滿滿一臉。

    要放在以前,按李失活的脾氣早就上去揍人了。可現在,他愣是沒敢用手去擦,和趙亮一樣直挺挺的站著,只能等它慢慢的干。

    劉閻王越說越來勁,簡直有些狂妄了:“在老子眼里,你們什么也不是,若能訓練的像老子一樣,就算天天睡大覺,老子也不會管你們。可惜,你們都是一些廢材!”

    聽了劉閻王的話,很多士兵臉上都顯出了忿忿之色。

    “別給我做出一副受氣包的模樣!”劉閻王不屑的打量著眾人,“現在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條路,老老實實聽我的。第二條路,要不服氣可以和我比試比試,比我強我就放過你們。”

    說罷,劉閻王往手心吐了唾沫,走上前去,擺開馬步,彎腰一手提起一個大石鎖。

    接著,他的腿、腰、臂、手依次猛的旋轉發力,將兩只百十斤的大石鎖提拋在眉眼上方,石鎖在空中旋轉了個圈后被他穩穩地接住。

    隨后,只見他雙腿彎曲,再一次向上旋轉發力,石鎖又一次拋出后再次被穩穩地接住。

    就這樣,他連手做了二十個,這才放下石鎖。

    這得多大的臂力,眾人看的目瞪口呆。

    訓練結束后,待眾兵士都走了,盧小閑來到劉校尉面前,小聲問道:“不知劉校尉剛才所說話還作不作數?”

    劉閻王莫名其妙打量著盧小閑:“什么作來作數?”

    “舉石鎖呀!”盧小閑笑著說,“我舉的要是您能看的上,以后就請劉校尉關照一二!”

    “嘿嘿!你小子膽不小,敢跟我比舉石鎖!”瞅著并不健壯的盧小閑,劉閻王不由樂了。

    盧小閑也是嘿嘿一笑:“所以我才趁人都走了來舉,不管是輸是贏,反正都沒人看見!”

    當盧小閑像雜耍般把兩個大石鎖來回拋向空中的時候,劉閻王差點生出一絲錯覺來:盧小閑手中拋的不是石鎖,而是孩童的玩具。

    過了半刻鐘,盧小閑這才停了下來。

    他瞅了瞅四周,并沒有人,這才悄悄向劉閻王問道:“劉校尉,這樣可行?”

    簡直是太行了!

    在軍營,一切憑實力說話。

    劉閻王為人雖然刻薄,但也是條漢子。既然是挑戰和應戰,輸了就必須信守承諾。

    ……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