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全能棄少在都市 > 后記197.死神來收人
    恐怖!!

    此刻的天君就如死神的化身,他一旦鎖定了對手,那個人就一定會死。

    第三個!!

    天君的身子沖向了第三個人。

    那個人也是轉身就跑,其他人則是紛紛擋在了天君的身前,企圖救下對方。

    噗!!

    可惜,他們并沒擋住,那個人還是死亡。

    隨后是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

    亂了!!

    周圍徹底的亂了。

    之前下方的帝家高手還寄希望于他們的領域之主可以拿下天君。

    但隨著一個個領域之主死亡,這些人也開始絕望了,甚至有的人已經丟下了武器,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廢物,你們都是廢物么?這么多人,擋不住他,還被他反殺了六個人!”四公子則是要氣炸了,連連咆哮。

    “公子,他的速度太快,而且我們無法一瞬間破開那個金鐘!”一名5000萬戰力的領域之主說道。

    他是可以破開金鐘的,但需要連續攻擊幾次。

    天君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也不和他正面對戰,而是咬死了那些戰力低的領域之主不放。

    “我們可是帝家,我們帝家的領域之主沒有飯桶,你們不知道使用帝家的秘術么?”四公子怒斥道。

    秘術!!

    帝家的秘術十分多,他們這些人雖然只是帝家底層人員,但他們也會秘術。

    雖然不是帝家最強的那幾種,但就算是帝家最低級的秘術,在外界也是無敵的存在。

    這也是帝家可以成為十大家族的原因。

    “都散開,用困龍鎖!”

    有了四公子的提示,那些領域之主才回過神來,他們的身子快速向著四周散去,與天君拉開距離。

    “一群烏合之眾,你們今日必須死!”

    天君此刻已經殺紅了眼,他的目光鎖定了一名4500萬戰力的領域之主,就要沖出。

    “不對,天君,快跑出他們的包圍圈!”雷音寺內,小混臉色一變,喊道。

    “嗯?”

    天君聽到小混的話,微微一愕,但本著對于小混的信任,還是放棄了攻擊,轉身就跑。

    小混是曾經的藍海大帝,對方的見識不是他能比的。

    而且他現在雖然實力提升了,但也不一定能贏過小混,對方之前是有龍魂戰隊、雷音星的修佛者要守護,無法使用全力……

    “想跑,晚了啊!”四公子見到天君的動作,嘴角一斜。

    嗖嗖嗖!!

    一條條鐵鏈出現在了那些領域之主的手中,那些鐵鏈直接將天君的身子纏了起來。

    “幾條破鐵鏈也想困住我?!”天君冷哼一聲,就要用佛力震碎鐵鏈。

    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無法動用佛力。

    “是不是很驚訝啊?”剛剛四公子還不敢太靠近天君,但當看到天君被困住,他的臉上掛起了一抹笑容,示意侍女抬著他落到天君的身前:“我們帝家的手段怎么可能是你可以了解的。這一招名為困龍鎖,就連巨龍都能鎖住,你的力量已經徹底被封印了……”

    帝家的秘術的確可以說是獨步天下,當初楊桀也是吃了對方秘術的虧。

    當然,那次帝林使用的乃是《帝王封印》;比《困龍鎖》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你會死的!”天君被鐵鏈束縛住,但他并沒有退縮,眼中滿是殺意。

    “我會死?靠什么讓我死?靠你這張嘴么?被困龍鎖困住,你就算插翅也難飛。”四公子手中出現了一柄匕,“我現在只要輕輕的向前一刺,你就會死!你的萬佛之體也會被我奪走。”

    得意!!

    四公子此刻無比的得意。

    他認為他已經吃定了天君。

    雖然他只是超星王的戰力,但要殺一個被封住修為的天君,那就是抬抬手的事。

    “!”

    小混等人此時的臉色也是無比難看。

    他們距離天君實在太遠了,也不敢輕舉妄動,深怕逼急了四公子,對方真的殺了天君。

    “你好像忘記了一件事。”天君這時卻是笑了起來,臉上滿是蔑視。

    “什么?”四公子看到天君臉上的笑容,一絲不詳的預感涌現心頭。

    “我可不止一個人,真正的恐怖已經來臨了,我保證,接下來你會體驗到什么是人間煉獄!”天君臉上掛起了一抹猙獰的笑容。

    “虛張聲勢,去死吧!”聞言,四公子冷哼一聲,匕首直接向著天君的胸膛刺去。

    啵!!

    但也就在他的匕首即將刺中天君時,他持匕首的手,手背處生出了一朵花。

    一朵血色的花。

    “怎么回事?”四公子看到自己的手臂長出花來,臉上滿是不解之色。

    噗!

    可還未等他多想,自己的那條手臂直接炸開,鮮血狂飆。

    “啊,我的手!”手臂炸開的痛讓四公子眼睛瞬間血紅了起來,嘴里發出凄厲的慘嚎。

    “公子!”

    那些領域之主臉色一變。

    啵啵啵!!

    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他們的身上也長出了和四公子一樣的花。

    有的人長在了腿上,有的長在了手上,有的則是長在了眼睛上,或是心臟上。

    不只是他們,下方的帝家高手身上也一個個盛開起了花來。

    死亡的綻放!

    一道道爆炸聲響起。

    那些長在手上,腿上的人,十分幸運的,只是少了胳膊,少了腿。

    但那些長在腦袋上的,腦袋直接炸開,腦漿四溢;而長在心臟上的,他們的心臟處也是被炸出了一個窟窿。

    死亡不斷的出現,就連領域之主也無法幸免。

    “到底怎么回事?”四公子捂著自己的斷臂,看著眼前的一切,徹底的驚呆了。

    “我早說了,真正的恐怖現在才降臨,死神來收人了。”天君大笑了起來。

    哐當。

    一道金光閃過,他身上的鐵鏈直接破碎,而他的身前則是站著一個人,一個手持血色花朵的男人。

    “久等了!”楊桀說道。

    “不久,剛好十分鐘!”天君微微一笑,他的目光則是落在了楊桀手里的血色鮮花上。

    “這才是枯之荊棘真正的形態,死亡之花。”楊桀道。

    “沒人告訴你,拿著花的男人很娘炮么?”天君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認真的說。

    “靠!”楊桀一甩手,那朵血花飛出。

    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最終形成了無盡的血花,向下鎮壓而下。

    被那些血花碰觸到的人,生命之力直接枯萎,衰老而死!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