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妻為大都督 > 第882章 《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
    卯時方至,巍峨聳立的則天門城樓敲響了晨鼓,轟然之聲猶如暴雨疾風席卷整個洛陽,喚醒了沉睡中的城市。

    今日,皇宮正殿乾元殿殿門大開,殿脊斗拱金碧輝煌,紅木殿柱粗壯結實,雕欄玉砌潔白如玉,整座大殿巍峨如天上宮闕。

    殿口平臺,四排手持長戟的威武甲士沿著四十九級白玉臺階延伸而下,直至殿前廣場,甲胄生光,旌旗招展,彰顯著威武霸氣。

    在四名殿中侍御史的相引下,文武百官經龍首道穿過廣場,又步上四十九級臺階,最后進入殿內分列兩班而站。

    當然,能夠入殿議事的大臣多為高官顯爵,更多的大臣則是站在了殿外平臺之上,峨冠博帶密密麻麻,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

    今日卯時兩刻,官家陳宏坐殿上朝,群臣三呼萬歲,滾滾聲浪震撼天地。

    面對群臣,陳宏目光環顧一周,開宗明義道:“諸位愛卿,近日戶部金部員外郎,大齊銀行副行長崔文卿上書《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其內涉及到對官制體系、度支管理、衙門機構的多項變革,政事堂群相商議之后爭論頗大,均不能斷,故朕于今日特地召集大朝會,聽群臣暢所欲言,以便決斷。”

    說到這里,陳宏大手一揮:“安石相公,將崔文卿的《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一文念給眾臣聽聽。”

    “諾!”王安石出班干脆利落的拱手應聲,側身一步面對眾臣侃侃而言道:“諸位同僚,眾所周知,大齊銀行乃是我朝新設立之官衙機構,隸屬于戶部,主要從事朝廷國債發行以及民間貸款等多項事宜,前段時間因大齊銀行各種業務陷入萎靡,故朝廷擢升北地四州安撫使崔文卿為副行長,負責大齊銀行的具體事務。”

    “崔副行長上任之后,勵精圖治,銳意進取,想方設法拓展銀行事務,并根據銀行發展,擬就出《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呈送朝廷,其中多項建言切中時弊,具有較大的意義,現本官現將這十二條建言念出,供諸位同僚一聽。”

    說完,王安石望著自己手中所抱之笏板,對著上面所記載的文字擲地有聲的念誦道:“崔文卿所奏第一條建言,乃是行儲蓄,豐國之府庫;第二條建言,是為印銀票,變國之貨幣;第三條建言,則為規范銀行,權在中央;第四條建言,是為細分貸款,支持工商發展……”

    洋洋灑灑的十二條建言念完,王安石并沒有多作贅述,因為在幾天前,朝廷已經將十二條建言發至三省六部九寺等衙門供群官瀏覽觀看,對于這些建言的含義,許多人都已經基本清楚。

    待到王安石念完,陳宏輕輕一拍御座扶手,沉聲言道:“不爭不辯大道不顯,對于《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其內所涉及內容,不知諸位愛卿作何感想,還請大家暢所欲言。”

    陳宏話音剛落,西面文臣序列中當先走出一位老臣,幞頭紫袍,顯然是赫赫重臣,老臣拱手詢問道:“微臣敢問官家,這十二建言事倘若無較大爭議,朝廷是否就要著手實施?煩請官家告之。”

    眾人定睛一瞧,卻見乃是三司使韓琦。

    要說這三司使,本就是唐朝后期為分六部之權設立的一個特別機構。

    特別是在六部中排行第二的戶部,更是因三司使的成立,而喪失了度支、鹽鐵、租賦等關鍵權力。

    如今,三司使更是成為了掌全國錢谷出納、均衡財政收支,為中央最高財政機構,主官號稱“計相”。

    《大齊銀行發展建言事》幾乎都與三司使有著密切的聯系,自然而然引起了韓琦的高度警惕和特別反感。

    因為他覺得,是大齊銀行再向他三司使奪權,也是以王安石為首的變法派再向他三司使奪權。

    此不僅有違法度,更是對三司使的挑戰。

    所以陳宏話音剛落,韓琦便急吼吼的站起出來了,自然是因為此理。

    面對著韓琦,陳宏多多少少有些尷尬。

    作為保守一派的關鍵人物,司馬光的支持者,韓琦歷來對王安石變法持否定態度,也多次在御前據理力爭,使得昔日許多變法新政為之夭折。

    可以說,韓琦是一個講理守序的大臣,也是一個固禮守法的大臣。

    在他看來,任何違背祖宗財賦制度的改變,都是不正確的。

    陳宏身為官家,自然不能在大殿上親自與群臣辯駁,只能將這一切交給其他人來辦,于是乎態度公允的回答道:“既是建言,好的建議自當可以頒布實施,反之不切合實際的建議,則因棄之不用。”

    韓琦重重頷首,目光四下巡脧落在了站在朝班之后的崔文卿的身上,冷笑言道:“既然如此,那好,老朽今日就與那建言者辯駁一番。”

    大朝會剛一開始就遇到當朝宰相親自質問,殿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了。

    端坐在御座上的陳宏手心冒汗,因為他知道身為三朝元老韓琦之了得,畢竟作為管理大齊財賦幾近二十年的人物,韓琦的才華是毋庸置疑的,他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坐在大殿帷幕后,權作旁聽的集賢殿大學士陳寧陌心頭也揪緊了,忍不住為崔文卿暗暗擔心起來。

    而站在殿外,只能遠遠觀看的大臣們也通通引頸張望,目光落向了殿外。

    霎那間,殿內殿外充滿了凝重之意。

    面對著群臣的逼視,緊張的氣氛,崔文卿卻是鎮定而從容。

    沒有半分猶豫,他緩緩的踱得兩步走出了朝班,先對著高坐在御座上的陳宏抬手一拱,這才拱手對著韓琦言道:“下官崔文卿,聆聽韓相公高論。”

    “哼!”韓琦冷哼甩袖,態度一如剛才般惡劣,“崔文卿,老夫且問你,你年齡幾何?”

    如此問題是在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也使得崔文卿愣了愣,他如實回答:“啟稟韓大人,在下今年剛滿二十。”

    “為官幾年?”

    “為官一年。”

    “昔日可曾擔任過管理財賦的官職?”

    “未曾!”

    “呵!未曾!”韓琦的語氣滿是嘲諷,“未曾擔任財賦官職,小兒安能懂得財貨之根本?賦稅之根本?又何能理解大齊度支收支情況?運作規律?光憑一些天馬行空之想法,便對著大齊財賦制度指手畫腳,妄加斷言,崔文卿,你如此做派,不是胡言亂語是什么?不是妖言惑眾是什么?以老夫之見,向你這樣滿口胡言的亂臣,當立即處死才是天下之福音!”

    一番擲地有聲的話語落點,震得大殿嗡嗡作響,即有據理力爭,也有語帶誅心,卻是非常不好回答。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