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都市全能仙帝 > 第36章:秦瑤有約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哥,你在干嘛?”電話那邊,傳來如百靈鳥般曼妙的聲音。

    正是許飛的妹妹秦瑤。

    秦瑤現在高一,在東海二中上學。雖說與許飛上學、下課時間差不多,但兩個高中之間,還是有一點距離的。

    因此,兄妹之間平日里幾乎見不到。

    “額,我這邊……”

    許飛剛想找個理由搪塞過去,不料公孫館主哇哇大哭,聲音竟是蓋過了許飛的聲音。

    “許宗師,求您收我為徒吧!多少錢都行,您盡管開價。”

    公孫館主抱著許飛的大.腿,怎么也不放手。

    “哥,你在收徒?我沒有打擾到你吧?”

    “額,沒有。”

    許飛干凈利落道。

    “那就好,我這邊幾個閨蜜非要把我拉去酒莊喝酒。我實在是拗不過,你陪我一起去吧?”秦瑤有些無奈的說道。

    “才高一,就去喝酒?”

    許飛皺了皺眉頭,聽出了話里的話。這哪里是閨蜜喊著喝酒,根本就是幾個喜歡妹妹的小家伙,借著秦瑤閨蜜的力,要強拉她去喝酒。

    這些青春期的男孩子,腦子里想的什么,許飛怎么可能不清楚?

    豈有此理!

    “你等著,我五分鐘就到。”

    許飛掛了電話,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

    若是有人對付他,那許飛不會有半點情緒波動。相反,他會在談笑風生中搞定一切事情,他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

    可若有人把念頭打到妹妹身上,那就不同了。

    “許宗師?”

    公孫館主與陳管家,都是人精,一眼就看出許飛情緒有些不對。

    尤其是與許飛接觸過幾次的陳管家,幾乎是在瞬間就冷汗直流。因為無論是上次遇到幾位秦家大少,還是這次破舊廠房面對生死危局,許飛都是一臉輕描淡寫,似乎什么事都無法觸動到他的內心。

    然而,這個電話打完,他竟臉色陰沉。

    這就說明,出事了。

    “許宗師,您要是辦什么事,完全可以把我拉去。我在咱們東海市,多少有幾分薄面。您雖實力通天,天賦出眾,但畢竟還是學生。那些不長眼的人,可是不認識您呀!”公孫館主眼前一亮,知道自己的機會到了。

    “好。”

    許飛也點點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須要用拳頭來解決。

    甚至,有時還會適得其反。

    帶上在東海市頗有幾分實力的公孫館主,或許會事半功倍。

    把孫子解救下來,陳管家一個電話打出去,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后,就與許飛和公孫館主一起驅車離開了廠房。

    路上,許飛又給秦映雪打了電話,讓她幫自己請個假。

    電話掛斷,許飛就閉上眼眸,靠在車窗邊假寐起來。

    陳管家和公孫館主,看到許飛閉目養神,也都不敢再開口說話。車暢通無阻的離開郊區,來到了東海二中的校門口。

    許飛和公孫館主一起下車,在略顯昏暗的天色下,穿過一條小道來到了東海二中的校門口。

    秋風蕭瑟,落葉繽紛,東海一中門口人來人往。

    一群穿著艷麗的少女,在學校門口翹首以盼,不知在等什么。

    “秦瑤,聽說你哥哥是一中的學霸?全市成績不亞于咱們雷學長,是真的嗎?”一個雙馬尾少女,嘿嘿一笑的看向了站在不遠處的秦瑤。

    秦瑤今天穿一身可愛的粉紅色風衣。兩條大長腿,在狹長的風衣的遮掩下,更顯矚目。如瀑的長發隨風飄起,淡然的少女清香,縈繞在她的身旁。

    幾日不見,出落的更加水靈了。

    0

    秦瑤心不在焉的點點頭,焦急的往左右看去。

    “也就學習成績和咱雷學長差不多,論起家境和長相氣質,恐怕都遠不如咱們雷學長。”旁邊一個濃妝艷抹的少女,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就是,這年頭誰還看學習成績呀?你學習成績再好,家里沒關系,家境不好,到時候還不是要去給別人打工?”

    濃妝少女剛說完,旁邊幾個少女就爭相迎合。

    顯然,這位濃妝少女,在這群女孩子里地位頗高。

    “秦瑤,我都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云少爺長得又帥,兜里又有錢。他老爸還是我們東海市泰拳道館的副門主。你要是成了他的女朋友,那可是有花不完的錢,買不完的名貴包包。你還拒絕?我要有你這條件,我早就躺在云少爺床上去了。”

    濃妝少女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你想躺云少床上,就去吧。沒人拽著你。”

    秦瑤皺著眉頭,看都沒看她一眼。

    “小瑤,你是不是覺得泰拳道館不好聽?覺得沒什么前途?我告訴你,你這可就大錯特錯了。人家泰拳道館每年的學徒幾十萬人。一些大富豪,大人物都排著隊辦卡。別的不說,云少爺每天不重樣的衣服,最少都得幾千塊錢。這年頭,有錢才是王道。”

    染了一頭黃發的少女,趴在秦瑤耳邊說道。

    “今天云少爺開來的車,兩百多萬。一身衣服好幾萬,還是不能干洗濕洗,一次性的那種。也就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才會覺得泰拳道館名字不好聽,沒前途吧?”

    濃妝少女此刻真的很想掄起肩上的包包,砸在秦瑤的臉上,好好讓她清醒清醒。

    秦瑤攥著拳頭沒說話。

    就在這時,綠蔭路上兩道身影一前一后,緩步而來。

    秦瑤眼尖,第一時間發現,之前的低沉瞬間消失,跳起來就開始揮手:“哥,我在這里。”

    旁邊的這群女孩子,這才發現來人,也都是用審視的目光掃去。

    “這身衣服是幾十塊錢的地攤貨?”

    “那條褲子都爛成那個樣子了,都是土呀?這都還穿在身上?”

    “男孩子,連個手表都沒有。不是窮光蛋,就是窮光蛋。呵呵。”

    “頭發都亂成那樣,還不去理發,沒錢吧?”

    這群女孩子,從許飛的頭,一直看到許飛的腳。

    還沒等許飛走過來,就在心里把他判了死刑。

    “抱歉,讓你久等了。”

    許飛走到近前,嘴角帶著老父親般的微笑,看向都快哭出來的秦瑤。

    “哥,你怎么才來。”

    秦瑤沖出人群,差點控制不住抱住許飛的沖動。

    “既然來了,那就趕緊跟我們一起去見云青少爺吧!”濃妝少女輕蔑的掃了許飛和公孫館主一眼,而后不耐煩的轉身離開。

    “云青?”少女話音剛落,公孫館主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過。”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