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烽煙亂世遇佳人 > 第2068章少年情愫
    康琴心去的時候,沈君蘭已經在了。

    身邊站著沈志清,想到方才門口的陣仗,暗道沈家嚴謹。

    為防他不自在,笑著先道:“我還提前出的門,不成想還是讓等候了。”

    “琴心,快坐。”沈君蘭將手邊的菜單本遞給她。

    沈志清上前斟茶。

    康琴心拿起茶杯抿了口,還是有些不習慣茶味,又不露聲色的放下。

    “留學多年,我還以為會喜歡西式的餐點,沒想到選了中餐。”

    “西餐雖好,卻不如咱們中華的美食有滋味。”康琴心卻之不恭,淺笑著點完菜式,又問他是否要加。

    沈君蘭客氣的搖了搖頭,轉首看向沈志清。

    沈志清對康琴心也放心,微微頷首后拿了菜單退出包廂。

    康琴心性子急,待門合上便問:“怎么樣,查出來了沒有?”

    沈君蘭從身上掏了把軍刀出來,遞給康琴心,嚴肅道:“瞧瞧。”

    這是新式軍刀,折疊性強,刀鋒凌厲,刀身則薄如蟬翼,較之古玩里的匕首還要薄,不是市場上已有的任何一款,看標志應該是瑞士所產。

    康琴心嚴肅道:“這是什么刀,從哪得來的?”

    “是瑞士新產的BN-623,以的眼力,不難能判斷出這就是傷表哥的刀刃。”沈君蘭像是不知該如何言語,喝了口茶面色凝重,似在措辭。

    想到那日喬醫生的神色,康琴心略有明白,言道:“直說就是。”

    “琴心,我不瞞。這種款式的軍刀,現在整個新加坡,大概也就我們沈家有。”沈君蘭語氣肅然,目光更是緊緊的鎖住著對方。

    康琴心雖有心理準備,但“就沈家有”這幾個字還是震驚了她,握著茶杯合了合眼瞼,語氣故作平緩的問:“這話什么意思?”

    “去年,我們港口上的幾位兄弟和其他船舶家族的人鬧了矛盾,那件事應該聽說過,還驚動了政府,連護衛司署都一并得罪了。

    我們沈家的人吃了虧。事后,我二叔覺著這都是因為家伙不利的原因,所以特地在他好友那,定了一批新型的軍事刀具配給底下人。”

    “就是這種?”康琴心望著眼前的軍刀打轉。

    沈君蘭點頭,“對,就是這種,是設計師專門考慮了我們沈家的情況為近距離交手打造的新型刀具,今年一月份才交貨。

    這東西見過的人不多,市面上更不可能有。所以,喬醫生當時看出了表哥身上的傷痕是這種軍刀所致,疑心是和沈家有關才會隱瞞不說。”

    “我表哥,們沈家?”康琴心皺眉。

    “我本來是想替把詳細情況查一查的,可我終歸接觸家里的生意時間不長,那些港口上營生往來的事我都不算特別熟悉,根本查不出來。

    我見打聽的急,就先約了出來。”沈君蘭面露歉意。

    康琴心倒沒有見怪,反而很感謝他如此坦然的態度,回道:“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沈家家大業大一時查不出來也沒關系的。”

    “但我二叔和魏先生的關系向來不錯,按理說兩家不該有矛盾。”沈君蘭迷惘。

    康琴心又端量了番軍刀,再問道:“這把軍刀材質新穎,肯定耗資不菲,沈家上下那么多人,難道人人都有?”

    沈君蘭忙道:“這倒不是,但我查了分發下去的數量,沒有上千也有八九百,還真查不出來什么。”

    乍聞這話,康琴心暗嘆沈家的勢大。

    沈君蘭亦有幾分窘迫,解釋道:“沒辦法,本就是刀尖上討生活的營生,伙計是多了些。”

    康琴心莞爾:“夸張了,現如今的世道早用不上刀槍爭奪了。”

    沈君蘭搖首,語氣略微惆悵,“樹大招風,終歸是難免的。就算不是明槍,也防不住暗箭。

    想想我先前在青港口被槍擊和追殺的事,就知道了。我們沈家是混得不錯,但架不住眼紅的人更多,平時底下動手的次數亦不少。”

    他說著喝了口水,停頓了下才繼續:“以前手下人是松散沒有紀律,但這兩年確實已經好了許多。

    按理說不該有私自在外斗毆鬧事之舉,是什么人又是如何得罪了表哥,我還真是沒線索。

    真是慚愧,上回遇襲和我們沈家有什么關系還沒查明白,又把表哥卷了進來。”

    面對沈君蘭滿面的內疚,康琴心反安慰起他,“大概是私下矛盾吧,我表哥這人往日沒譜,可能真如他所說是醉酒惹出的誤會。

    既然查不出來,就別查了,不管怎么說,還是很謝謝。”

    她將刀具推回他面前。

    沈君蘭伸手收起,臉色仍是擔憂:“但終歸是我們沈家傷了表哥,這件事我還沒和我二叔說呢。回頭魏先生追究起來,于兩家關系不利。”

    “放心吧,我表哥沒有將這事告知我姑父。我想,他應該不至于記恨沈家,更不會因此壞了兩家關系。”

    聽她這么說,沈君蘭才松了口氣。

    適逢服務員進來上菜,兩人用飯也算融洽。

    然康琴心私心里琢磨著還是得去找一趟魏新榮,他能發出提醒便也清楚他自己是和沈家人動的手。

    但魏家和沈家素來和睦,那不是因為生意上的事,又能是什么私事?

    她隱隱的有種猜測,但又不愿相信。

    因為心不在焉,連帶著沈君蘭問了她兩遍都沒反應過來。

    康琴心迷茫的看過去。

    沈君蘭嘆息,看了眼旁處打定心思再問:“琴心,我是問,大小姐可回來了?”

    話落移挪視線,添道:“我是怕仍獨自在家過于無聊。”

    “無聊倒不至于,過兩日我便要去銀行了。至于我阿姐,她還沒回來,最起碼等過了清明吧。”

    “那也快了。”沈君蘭應了聲,他是知道康家回國祭祖的,卻又納悶康畫柔不曾和家人一起。

    原當成是外出旅游散心,這發現竟是也為清明,就更想不明白了,干干的笑了兩聲道:“大小姐沒和家人一同回國嗎?”

    “我阿姐她……”康琴心不太愿意和人提起康畫柔及薛家的關系,遲疑著還未說完。

    見對方正目光炯炯的盯著自己,“咦”了聲奇道:“君蘭,好像很關心我阿姐的行程?”沈君蘭聞言臉頰就漲紅了,正要回話,又聽門外一聲鏗鏘有力的詢問聲:“請問康二小姐是在里邊嗎?”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