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2908章幕后主使:豺爺
    “知道自己為什么還活著嗎?”

    年輕匪首聽著這句話,猶如一句重錘敲擊在他的胸口。

    他惶恐的目光盯著眼前挺拔的身影,喉嚨有些發干,竟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你之所以還活著,并不是因為你有多厲害,而是因為你還有活著的一點價值。”

    余飛冷漠的聲音吐出,朝前跨近一步,刀鋒一般的目光盯著匪首:“說,你們是什么人?

    這東西又是什么?”

    余飛拿出了一支試管審問。

    一共三支試管,他用了一支來引誘獵犬,現在還剩下兩支。

    看到那支試管,青年匪首瞳孔猛然一縮,這正是他們為之拼命的東西啊。

    可惜,他們不但沒有奪回東西,反而是全軍覆沒的下場。

    看到年輕匪首沒有說話,只是在那里發呆的樣子,余飛沒有耐心了,槍口對準青年匪首。

    “不,我說。”

    匪首一個激靈,終于反應過來:“是不是說了能活?”

    “砰。”

    槍聲響起,一團血霧在匪首腿上爆開。

    “啊——!”

    慘叫聲響起,青年匪首捂住被打中的血口,猛烈顫抖。

    “你覺得現在有跟我將條件的資格嗎?”

    余飛冷冷地問。

    “呼哧,呼哧……。”

    青年匪首大口喘氣:“你,你殺了我吧。”

    “砰砰砰。”

    一連三槍,三顆子彈全部打中同一個地方,將那個地方打得一片稀爛,痛得年輕的匪首差點暈死過去,發出殺豬般的慘嚎。

    余飛對匪首的慘嚎充耳不聞,帶著死氣的冰冷聲音再次響起:“想死嗎?

    對現在的你而言是一種奢望。

    說出來,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當然,如果讓我滿意,說不定可以放過你。”

    “我,我……。”

    青年匪首在猶豫。

    “砰。”

    槍聲再一次響起,犀利的子彈從剛才的血孔里鉆進去,直接將腿部中彈的地方擊穿。

    “你可以繼續猶豫,反正我子彈還有。”

    余飛話落,迅速推掉打空的彈夾,重新換上了一副裝滿子彈的新彈夾。

    年輕的匪首這次才意識到,眼前這家伙就是個魔鬼。

    如果自己還是不說,他受的折磨還將會繼續,還不如給他一個痛快呢。

    “好,我說。”

    青年匪首心里防線崩潰:“我們是桑泰將軍的手下。”

    “桑泰,還將軍?”

    余飛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聽過,估計在這一代的匪徒武裝中應該有點名氣,否則自己也不會感覺熟悉。

    “你手里的東西叫K6,是某個組織新型研究出來的毒品。”

    匪首繼續:“昨晚上桑泰將軍派遣幾名精銳將這東西送往邊境交易,沒想到東西遭遇伏擊,我們的人全軍覆沒,東西不翼而飛。”

    “得知這個情況后,昨晚上桑泰將軍立即火速下令,對這一片區域進行地毯式搜捕和攔截,這邊的這個關卡由我們負責。”

    “沒想到我們這么倒霉,竟然撞上了你們。”

    青年匪首的確覺得自己很倒霉,那東西是送往邊境交易的,這幫人劫走了東西后不往邊境去,偏偏卻往回路跑,撞到了自己一伙人。

    開始他是興奮的,撞到自己那真是走了狗屎運,抓住這伙劫持者,將K6搶奪回來,這功勞是巨大的,那么他這個年輕匪首在組織里肯定會更進一步,地位會更高。

    可怎么也沒想到,他們遇到了硬茬。

    所以一開始的興奮變成了現在的倒霉了。

    余飛笑:“的確算是你倒霉,當然,這跟我沒有關系,我想知道的是,你口中的某個組織到底是什么組織?

    誰在幕后主使這個K6。”

    “這……。”

    匪首再次猶豫。

    余飛的槍口抬了起來,這次直接對準匪首的褲襠位置:“想做男人的話就爽快些,我可沒耐心等待你的猶豫。”

    “是豺爺,幕后的主使是豺爺。”

    年輕匪首不敢再猶豫,額頭冒著汗急忙回答。

    “豺爺?”

    余飛聽著名字有些熟悉,仔細一想之下,腦子里一閃,記起來了,歐凱光跟他說過這個名字。

    豺爺,那個號稱江湖不倒翁的大佬,其閱歷橫跨新舊兩個社會。

    就是他暗中幫助韋淑芬那個歹毒的女人謀害林可婷一家,假扮成林可婷母親十幾年。

    也是余飛要對付的人。

    沒想到冤家路窄,兩人還沒見面呢,這就算是交鋒上了。

    蒼天有眼嗎,竟然讓這位豺爺鬼使神差地撞在自己手上。

    只是不知道這個豺爺和自己要對付的豺爺是不是同一個人。

    “你說的豺爺是不是從華國境內逃出來的那位?”

    余飛喝問。

    匪首點頭:“是的,他本就是華國人,早年逃到我們這邊發展起了一番大事業,后來以歸國華僑的尊貴身份回國,一直就住在國內。

    不知道為何,去年他在國內被通緝,就又跑回我們這邊來了。”

    這么一說,余飛終于確認是他要對付的那個豺爺了。

    “很好,你的回答讓我很滿意。”

    余飛收起槍,看在這么滿意的回答份上,他心情不錯,沒再為難這家伙。

    “如果有機會的話,告訴那位豺爺,壞事做多了是要遭報應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他報應的時刻很快會降臨,我會去找他的。”

    說完這句,余飛嘴角露出一抹陰冷中充滿危險的笑意。

    “祝你好運。”

    話落,余飛轉身迅速離去,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看著余飛消失的背影,年輕匪首有些發愣,這個猶如死神一般的人竟然放過他了,沒有要他的命,讓他很是意外。

    “呼……。”

    狠狠地做了一個深呼吸,松了一口氣后,他掙扎著爬起來。

    必須盡快離開這里,否則,就算沒被人打死,到了晚上也會成為猛獸的口中食。

    可是,他的腿根本站不起來,被余飛的子彈打穿,受傷太重了。

    沒法站起來走路,他只有用力地爬。

    剛沒爬出幾步,后面嘈雜的腳步聲,喝叫聲大作,有人來了。

    青年匪首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大喜,因為他聽出有熟人的聲音,是自己的支援部隊來了。

    “救命,救命……。”

    年輕匪首奮力大喊:“我在這里。”

    “在那邊,快快。”

    一伙匪徒嘶喊著迅疾沖過來。

    當一幫人看到青年匪首的凄慘模樣時,不由得愣住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