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狼與兄弟 > 【4147】首刃和茅草
    蟲子分析的很有道理啊,他盯著地圖,再次盯了一會兒,很快,他的目光變得異常的堅定“馬上通知楊盟揮,讓他們四支隊伍兵合一處,不要從四個方向進攻了,給我從一個方向進攻,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摧毀醫院!不用在管王贏跑不跑了!愛跑就跑,先把醫院給我端了!”

    四支隊伍那就是近八百人,這要是全都沖著一個方向招呼的話,那王贏他們是橫豎都守不住了,蟲子開始的時候也是聽了自己的副官的話,也是自己有些大意了,覺得王贏他們統共就那么點人了,不會有什么大作為了,但是沒想到王贏他們這些人戰斗力這么強,最主要的是他們手上還有這么多的武器裝備,根本就不像是一支殘兵,反而更像是一支強悍的生力軍一樣,所以蟲子連忙正視了起來,改變了作戰方針,其實他若是早這么安排的話,一整支部隊,不分兵,直接奔著往王贏招呼,那就是一場生死之戰,王贏他們就得和蟲子他們硬碰硬,那王贏他們不帶有好的。

    再如何,百十口子人也不可能抗得過兩個人的沖鋒,最主要的,也是王贏壓根就沒有想過跑,要是跑的話,他們也早就跑了,蟲子對于王贏這個人只是聽過,也沒有鉆研過他的性格,杜將軍他們也是無暇顧及王贏這邊,所以蟲子開始是不要讓王贏跑為前提,分散包圍的,這打著打著,根據戰場的種種形式,這蟲子琢磨過來了,一來,他覺得王贏可能壓根都沒想跑,不然不能這么埋伏這么硬拼,二來,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蟲子他們再分兵了,他們也人數有限,一支兩百人的部隊,再王贏他們這些人的面前,其實并不是那么特別特別的占據優勢,尤其是打巷戰,人數多也發揮不出來。

    有些時候趕的就是巧,就在蟲子剛剛下達了這個命令,他的副官還沒有把他的命令發布出去呢,就在他們指揮部的周邊,就炸開了鍋,無數槍響爆炸的聲音,先后傳出,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蟲子他們的指揮部,統共就只有百十口子士兵再防御,這指揮部這邊開了火,那直接就威脅到了猴子還有在場所有人的安危,誰不怕死啊,聽見周邊槍響爆炸的聲音之后,猴子當即就傻眼了“怎么回事?”他叫喊了一聲,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呢,這會兒,外面一個士兵就沖了進來“不好了,長官,我們遭遇到了王贏狼牙士兵的襲擊,外面駐防的兄弟擋不住那批人了,快殺到指揮部了,您快點撤!”

    聽見這句話,指揮部內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命令也不下達了,先顧命要緊,蟲子第一個就躥了出去,再他的身后,副官,還有兩個參謀,跟著一起全都沖出了指揮部,他們前腳沖出指揮部,就看見他們正前方,四周圍的地方已經躺著一地的尸體了,放眼望去得有二十口子帶著血狼面具的身影,從他們正前方的位置,霸道的就豁開了一個口子,直奔他們的指揮部,蟲子這會兒抬手一指“擋住他們!”他叫喊了一聲,自己帶著身邊的人,轉身就跑,也是看見了蟲子出來了,外面那二十余口子帶著血狼面具的身影,一瞬間全都提速了,摧枯拉朽式的就沖了上來,普通士兵根本就擋不住他們。

    蟲子和他的副官,以及兩個參謀,剛剛跑到了指揮部的后面,他的副官沖上去就拉開了蟲子的車門,長官,這里!”他們這是想要上車跑了,結果蟲子他們沖過來的時候,當即就站住了,并沒有往前走,這個副官開始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從邊上還在叫喊“快點上車啊!”他看著蟲子他們的眼神,他這才感覺到不對勁兒,他這才抬頭,再他的面前,居然坐著一個帶著血狼面具的男子,男子手上拿著一把手槍,槍口已經對準了這個副官的額頭“嘣!”的就是一聲槍響,男子打穿了副官的腦袋。

    同一時間,他就把槍口對準了蟲子,蟲子順勢拉過來了一個參謀,擋了這一槍之后把這個參謀往前一推,轉身就飛速狂奔,周邊十分的混亂,這他指揮部周邊的這些士兵,再這些帶著血狼面具的強悍戰斗力的沖擊下,根本無法抵抗,他這邊都開始逃竄了,剩下的人更在四處逃竄了,整支隊伍都開始潰敗,蟲子已經什么都顧及不上了,他一腦門子的使勁往前沖,這一片全都是平原,跑都不好跑,但是不遠處有一處樹林,他奔跑了十來分鐘的樣子,一頭就扎進了樹林,因為跑的太急了,進入樹林以后,釀蹌著摔倒在了地上,他靠在了一顆大樹邊上,整個人氣喘吁吁的,滿頭大汗,渾身你上下都已經濕透了,這會兒,再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個身影。

    蟲子下意識的抬頭,他盯著面前的男子,借著月光,他一下就看清了男子的樣貌,他心里面一下就放平了“蔡將軍,蔡將軍!快點幫忙,王贏他們的人再襲擊我們指揮部”蟲子一邊說,一邊指著那邊的指揮部,一臉的焦急“快點,現在是戰斗的關鍵時刻,我們的隊伍不能失去我這個指揮官,得快點!”蟲子肯定是認識蔡殤的,一來蔡殤現在也是私人軍閥頭頭,二來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是杜將軍的未來女婿,杜將軍雖然私下防著他,但是蟲子這種角色的人,肯定是不會知道的,他看見蔡殤來了,還以為是杜將軍安排蔡殤過來幫他了,所以一瞬間也是又重新燃燒起來了斗志。

    但是他連續說了幾句話之后,發現蔡殤一動不動的,這會兒,蟲子也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他盯著蔡殤,看著他有些陰冷的表情,另外一只手,就摸到了自己的腰間。

    “蔡將軍,你怎么回事?我們可是一伙兒的啊。”就在蟲子還要說話的時候,蔡殤從自己的腰后,掏出來了一個血狼面具,直接就扔到了蟲子的面前,蟲子看見這血狼面具的時候,一瞬間就傻眼了,片刻之后,他透漏著一臉的猙獰“蔡殤,你個狗日的王八蛋,你吃里扒外!”他憤怒的叫罵了起來,從腰間就把槍拔出來對準了蔡殤,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開槍呢,一道寒光乍現,蟲子的脖頸處被生生的豁開了一個口子。

    蟲子捂著自己的脖頸,鮮血不停的往出流他瞪著大眼,抬手指著蔡殤,這會兒,他再也說不出來話了,很快,他的尸體倒在了地上,蔡殤這會兒從兜里面掏出來槍,對準了蟲子的腦袋“嘣,嘣,嘣,嘣!”的就是幾聲槍響,蔡殤從樹林里面出來的時候,他手上的二十余個殘骸士兵,都已經站在原地了,他們所有人身上都沾滿了血跡,蔡殤目光平靜,先是抬頭看了眼自己頭頂的月光,最后,轉看向了不遠處的民安鎮。

    民安鎮內,就在首刃他們被圍觀的那幢酒店當中,首刃,還有他手上的刺血小組的成員,都已經跑進了酒店,盧浩輝他們帶著人也已經進入了酒店,現在的盧浩輝已經把酒店內部的所有電梯都停掉了,所有的安全通道都封鎖了,安排人開始逐個樓層,逐個房間的檢查,外面被另外一支隊伍也給包圍了,情況已經十分的嚴峻。

    就在離著這個酒店,不足五十米的區域范圍,有一條小胡同,王贏,胡一林,還有狼牙小組的成員,全都藏在這附近,王贏盯著酒店門口那邊的情況,他瞇著眼“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硬沖了,這樣,一會兒我們兵分兩路,我帶著人把他們側翼的人引開,你帶著人強攻酒店側面,和首刃保持聯系,讓首刃和他們硬碰硬,殺出一條血路,從側面的窗戶想辦法離開酒店,你們負責掩護他們,玩命吧,不管如何,速度一定要快!”王贏從邊上深呼吸了一口氣,臉上透漏著一絲的焦急。

    胡一林從邊上點了點頭,就在王贏要下達命令的時候,這會兒,再他們的身后,一個身影出現了,茅草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一根冰棍,他嘴里面含著冰棍,一邊含著,一邊沖著王贏開口“這邊這些人交給我和我的人吧,你想辦法去醫院支援南天機。”

    王贏楞了一下,盯著茅草“茅草,這一次的事情,事關重大。”就在他還要繼續說話的時候,茅草撇了他一眼“要么你就繼續從這里玩命,我走了。”說完,他轉身就要走,王贏知道茅草這家伙,玩世不恭,這種時候了,他也不會輕易的開玩笑,隨即王贏趕忙抬手一抓茅草“老哥,那這里就交給你了,首刃,還有他手上那群兄弟的所有性命,全都交給你了。”王贏又看了眼茅草,一咬牙,從邊上抬手示意,帶著胡一林他們轉身就走,兩個人剛剛退出胡同,胡一林從邊上就開口了“銀子,這種時候,能信他嗎,這茅草和首刃他們之間,好像很多年前就有些過節,把首刃他們的生死,放在這樣一個人的手上。”胡一林后面的話沒有說,顯然,他們對于茅草不了解的,但是和首刃一起這么長時間了,也是有感情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信他。”王贏深呼吸了一口氣,摸住了自己的耳機,現在醫院那邊的所有情況,大胖他們凡是通知南天機的,也就全通知了王贏了,所以那邊的情況,王贏現在也是一清二楚,對于民安小鎮的地形,他們也早摸透了,這都是職業的“南天機,我幫你先引開兩組人,剩下的兩組人,交給你了,我們要扛過去…”

    回到那個胡同里面,茅草叼著冰棍,抬頭盯著酒店,這會兒,他摸住了自己的耳機“首刃,你他娘的,當初差點還要了老子的命,你給我道個歉,要么現在老子就撒手不管你了,我看看你這七八個人,怎么和人家幾百個人拼。”

    “茅草,你敢讓我給你道歉,那你就最好祈禱別讓我活著出去,否則的話,老子把你大卸八塊,扔到荒地里面去喂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