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獸性總裁的小獵物 > 第72章 為她高興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您看,您這是說的哪里話,她是我涵妹妹呢,我盼著她好。能把子墨伺候的高興,我也跟著高興呢。”

    她笑著說的話,卻藏著掩飾不住的恨意,管家看到她們勢如水火更高興。他自己對付夏一涵,是有些吃力,繞上宋婉婷,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呵呵一笑,順著她的話說:“是啊,您說的是,夏一涵那丫頭真應該好好感謝您的大度。”

    葉子墨吃過早餐,回了自己臥室,打開電腦辦公。

    他的工作除非有重要會議,一般不需要去辦公室也可,在哪里處理文件全看他的心情。

    當然也不是說完全是自由的,總還是有些需要他出差親自去看的事,比如一些大型的投資。

    今天沒什么特別的事,他在電腦上工作就行。掃視了一眼夏一涵,他暗暗的彎起嘴角,想象著宋婉婷給她道歉,她是不是會很解氣呢?

    夏一涵翻身之際,身上的毯子被掀掉了一些,露出布滿了吻痕的香肩。被男人摧殘過的痕跡又一次刺激到了葉子墨,他甚至想再次把她弄醒了。不過看她睡的那么沉,他并沒有付諸行動,倒是看到了地上她散落的衣服,他想起,這女人恐怕是沒什么東西能穿了。

    他拿出手機撥了女助理林菱的號碼,吩咐她按照夏一涵的尺碼再送一些衣服過來。

    “葉先生,很抱歉,以為那個尺碼以后沒機會用了,記錄的紙張被我扔了。”林菱顯然是不愿意給夏一涵做跑腿的,上次是,這次也是。

    “你不是個粗心的人,以后不要再這么辦事了。”葉子墨的話有點兒重,林菱在電話那頭有些氣恨,想不到為了一個女傭,他不僅這么使喚她,還罵她。不過她知道葉子墨的脾氣,連忙道歉:“是我不好,葉先生,以后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您看,要不我現在找人過去量一下她的尺寸?”

    “不用,你拿筆記一下,我告訴你。”

    “好!”林菱答應著,拿起辦公桌上的記事本。

    葉子墨掃了一眼夏一涵,隨即熟練地說出她的身高三圍。

    “好的,葉先生,全部記好了,您看需要準備幾件衣服?”

    “從頭到腳,除了正裝休閑服,還有內衣內褲襪子,你覺得買多少能夠她換的,就買多少。”

    “我知道了葉先生,這個量比較大,我可不可以晚上再送過來?”她恐怕得先去處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可以。”

    “謝謝葉先生。”

    葉子墨放下電話聽到管家敲門,每次都是叫一句讓他進來,這次不一樣,她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夏一涵,第一次起身親自去打開門。

    “什么事?”

    “葉先生,莫小濃莫小姐說今天想要去學校,說您說的她去學校要我派車。您看……”

    “派一輛車去吧,叫司機跟著她,說要負責她的安全。”

    “是!”管家答應了一聲是,又有些摸不著頭腦。葉子墨對夏一涵身邊的人好,他能想到理由。可是為什么要跟著,還要保護安全呢?難道是要監視她?在別墅呆了這么久,他還是常常弄不清葉子墨的心思啊。

    夏一涵睡的很沉,連續幾天的疲勞,加上昨晚沒睡覺,這一睡熟,就很難醒過來了。就連葉子墨打電話和去門口跟管家說話,她都沒聽見,當然也是他有意放低了聲音。

    等她醒的時候早餐時間早就過了,已經將近十一點了。

    她睜開眼睛四處看了看,看到屋頂上的暗色吊燈才想起來,這是葉子墨的主臥。她怎么該死的在他床上睡的這么熟?這是不應該的呀。

    她騰的一下翻身坐起來,不料滑溜溜的毯子從半絲不掛的身體上直接滑下了床。

    她這才想起自己是什么都沒穿,慌忙地彎身到地上去拉毯子。

    “你這是一醒來就想要嗎?”葉子墨好笑地問她,仿佛心情特別好。

    其實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寵她的時候,尤其是在背后悄悄地寵她,會讓他心情愉悅。

    “沒,沒,沒有。”夏一涵慌亂地答著,拽起毯子,緊緊纏在自己身上。

    她知道她應該順他的意,他想,她就要應承。可是現在,她真的已經被榨干了,要是他再強來,她懷疑自己會不會直接暈過去。

    她把自己裹了個完完整整,下床往地上一看,那些衣服都被悲劇了,根本不可能穿上身。

    唉!她心里暗嘆,她本來就沒什么衣服,這下連換洗的都要沒有了。

    為什么這男人喜歡撕衣服呢,他難道不知道他衣服多,不代表別人都跟他一樣不愁穿嗎?

    她拖著酸軟的雙腿,剛走到門口,他在后面涼涼地問:“到哪兒去?”

    “葉先生,我去拿些衣服洗澡。”

    “就這么去洗吧,今天不要穿衣服,在我房間里呆一天。”

    什么?她不是聽錯了吧,光著身子在他房間里呆一天?她得多尷尬。

    “這,葉先生,這樣不好吧。我還是……”他掃視了一眼她羞澀難當的小臉,心里有些淡淡的喜悅,卻不行于色,看起來臉色還是臭臭的。

    “我覺得很好,我喜歡這種隨時可以享用的感覺。”他不咸不淡地說道,直讓她覺得他是心理變態了。

    她就是他的玩物,食物,他都這樣說了,她是徹底沒有理由拒絕了。

    不被允許回房拿衣服,她只好就這樣圍著那床毯子去了他的浴室,好在他也沒有非要她脫光光。

    沖了個澡出來,她重新圍著那床毯子在他床上坐好。

    這時正好響起了敲門聲,夏一涵下意識的感到一陣驚慌。

    她把毯子拉高了些,同時求助似的看向葉子墨。

    “沒事,其實什么都看不到。”他淡然說道。

    她要窘死了,怎么叫看不到,大白天的連衣服都不穿,讓人看了,得以為她是多那什么的人啊。

    “進來!”葉子墨揚聲說了一句,夏一涵恨不得這床上有個洞,能讓她鉆進去。她這樣的慌亂倒是讓他覺得很有意思,要是進來的是男人,他肯定不會讓對方看上一眼。可他知道進來的是誰,當然就毫不在乎了。

    門開了,宋婉婷滿面笑意地進來,輕喚道:“涵妹妹,我帶酒酒來給你送早餐了。”

    她的笑容在看到夏一涵的狼狽相時略頓了一下,隨即又捂住嘴裝作了然的樣子,調笑道:“涵妹妹辛苦了,要多吃點兒。”

    辛苦了,這三個字,她怎么越聽越覺得別扭呢,就好像古代的皇后跟小妃子說話似的。

    她不由自主地又拉了一下毯子,也微笑著回她的話:“您辛苦了,怎么敢麻煩您親自來呢。”

    她是不得不微笑,畢竟她是葉子墨的未婚妻,她跟她未婚夫上了床,人家還說她辛苦,她還能說什么?

    酒酒看到夏一涵的模樣,臉跟著一紅,不過心里是滿是羨慕,又為她高興的。

    只是她是傭人沒有說話的份,就只是端著早餐送到她面前。

    她們是一樣的職位,現在夏一涵要酒酒伺候,真是很過意不去,想上前去接,又怕毯子掉下去難堪,只能坐在那兒一動不動。

    酒酒根本無所謂,從她進來這里開始,就覺得夏一涵肯定是未來的太子妃,她對這個想法相當肯定。

    哪怕葉子墨身邊來了再多女人,她都覺得沒有人能取代她在葉子墨心里的地位。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覺得她身上有一種氣場,反正她是特別特別喜歡的。連她這個女人都莫名的有些崇拜,更何談是有欣賞眼光的太子爺呢。

    看出了她的窘迫,酒酒兩步上前,把餐盤放到床頭柜上,然后拿了一碗燕麥粥遞給她,后含笑看著她。

    雖沒說話,夏一涵也在她眼中看到了恭喜兩個字。

    她是誠心誠意為她高興的,即使她心里不覺得被葉子墨蹂躪是什么值得恭喜的事,但她還是希望酒酒覺得她是快樂的。

    她也笑著回看酒酒,臉始終紅著,粉面含春的模樣讓酒酒覺得被滋潤了的女人真美。她這輩子是不可能找到像太子爺這么優秀的人了,就只要有個長相看的過去,還對她體貼的男人就心滿意足了。可是她的白馬王子在哪里呢?

    夏一涵端著粥沒動,總覺得酒酒和宋婉婷站在那兒,她只圍了一個毯子坐在葉子墨的床上吃東西太過分了。

    她不想那樣,實在是非常不自在。

    葉子墨往幾個女人這邊掃視過來,淡漠地提醒了宋婉婷一句:“送了早餐怎么還不走呢?”

    宋婉婷臉上的笑容又是一僵,她知道她要給夏一涵道歉,而且還要按照葉子墨的要求,很有誠意的道歉。

    可她不想當著酒酒的面,這樣她會覺得威嚴掃地。

    葉子墨則不這么認為,他是覺得她敢囂張的動他的人,就是自己先丟了尊嚴,對這樣的人,他一向是嚴懲不貸的。

    他都問了,宋婉婷也無可奈何,只好對著夏一涵輕聲說道:“涵妹妹,對不起!”

    說完,她眼睛余光看了看葉子墨的眼神,冷冷的,許是覺得她的力度不夠吧。

    為了宋書豪,也為了一輩子的榮華富貴,宋婉婷決定豁出去了。

    她撲通一下在夏一涵的床邊跪了下去,把夏一涵嚇了一跳,手中的燕麥粥都差點潑出去了。

    “宋小姐,您這是,這是干嘛呀?您快起來呀!”見宋婉婷執著地跪在那兒,她慌忙把燕麥粥放到餐盤里,就要起身去拉她。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