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獸性總裁的小獵物 > 2776離婚嗎
    “游戲已經結束了,跟著阿姨去吃點心吧。”

    家里的保姆早就等著了,拉著勁寶去吃點心,葉淼回了房間,看到人側躺著背對著門口,心想那兩字果然說重了?

    把人拉起來一看,臉蛋都哭濕了,他有些詫異。

    “你要和我離婚!”

    “不離婚,沒想和你離婚,若不是鬧得厲害點,王飛飛會起疑心,我倒是無所謂,但不想讓你的計劃有失誤。”

    葉水墨哭訴,“你說了要離婚。”

    葉淼沒想到這兩個詞殺傷力那么大,解釋了對方居然還是聽不進去,同時也是真的懊惱,試想一下如果這兩個字從老婆嘴里說出來,他估計得瘋。

    下意識的,他用嘴堵住葉水墨的唇,混著淚水。

    “冷靜下來了?”他溫和道:“抱歉,就算是為了讓你脫身,我也不應該那么說的,以后再也不說了,不會再說了。”

    “我才不要和你離婚。”葉水墨還是扯著這兩個字,離婚對她的沖擊太大。

    “不離,不離。”葉淼那個悔恨啊。

    葉水墨直勾勾的看著他,似乎終于接受這只是套路,忽的掄起枕頭就往葉淼頭上砸。

    這次真是嚇死她了,剛才甚至都做好了,如果這是他希望的話,自己就算是傷心死也會放手的,沒想到都是套路。

    “還說我呢,之前不也被你套路了。”葉淼小聲埋怨,之前那幾天他多擔驚受怕,晚上怎么睡都睡不安穩,偷偷跑到距離王飛飛家最近的酒店睡的!

    要不是今天把人真的惹到哭了害怕了,他才不會這么輕松的也把這件事翻篇,他也是有脾氣的!

    王飛飛自以為葉水墨和葉淼之間出現了大問題,之后她也去打聽過,知情的人只說葉總那幾天脾氣特別的壞,生氣到都不愿意上班了!這可是絕無僅有的,不是氣到發狂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與此同時,王氏和馬氏聯合聲明酒會也才籌備中,葉淼當然也接到了請帖,馬俊在擬請帖的時候特地讓王飛飛也看過。

    在聯合酒會上,她和馬俊的婚事也會宣布,雖然這個男人很普通,但對自己還是很好的,不僅可以解燃眉之急,以后倒也是個幫襯。

    她已經不年輕了,雖然以前有想過一個人永遠不結婚,但是越往上有時候就越是力不從心,她自己也知道,并不是不想嫁,而是無法嫁給想嫁的人。

    上次馬俊介紹王飛飛的酒會已經十分宏大,這一次整個家族的人都在場,連高層董事都在,無一缺席,聰明的人也就知道這兩家要經濟聯姻了。

    這次記者也來了,兩家聯合的話,那么受影響最大的當然就是在東江市始終一家獨大的葉氏,而且之前關于p市計劃,大家也所知甚少,還有不少投資者關注著今天的盛事。

    這次馬家宴請的地方也很有意思,在一個規定年薪100萬以上或者固定資產達到3000萬以上的客戶才有資格在這里買房的別墅區,這也是馬氏和葉氏聯合搞得一個高檔住宅區。

    他們雖然自己不住,但這是一線城市,不缺乏想來住在這里的人,想想自己的鄰居實際上就是資源伙伴,而且還是個不錯的資源伙伴,就是沖著這點,這里的房子也很受歡迎,至于要不要住,反而就不是重點了。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上層消費在乎的不是價格,而是一種能夠與眾不同的格調。而這樣的小區就很好的滿足了那一個層次的消費需求,讓里面的業主充分地體驗到了高檔,以及能和普通人區別開來的高貴,不求最好,但求最貴。

    葉淼作為開發商之一,當然也有房子,都是精裝修,為了今夜方便過來,兩人昨天是在別墅里休息的。

    勁寶送到葉家了,昨夜兩人是真真正正的私人空間,葉水墨也被翻來覆去的被吃得里里外外都干干凈凈的,今早醒來的時候腰痛得不行,罪魁禍首卻一整天都笑容滿面的。

    之前為了配合她騙過王飛飛,他可是好幾天遲到早退的,至于遲到早退干什么,當然是回家和老婆親熱。

    進入別墅群大門以后,徐一條曲折的河流正是這個別墅里面的主線。而順著這條河流,一棟棟精致的巨大別墅錯落有致的分布在河流兩岸,而別墅之間的距離又隔得很開,讓渴望寧靜,渴望生態合一的心態得到最大程度的滿足。

    葉淼的車子在順著道路行走了幾百米后就停在了一棟四四方方的別墅面前,這棟別墅簡約大氣的造型,不但不會讓人感覺到呆板,反而青磚素瓦的風格更讓人領略到一份莊重肅穆的氣息。而別墅前停著的一排排豪車更是能夠凸顯此次酒會的檔次。

    不需要邀請卡,葉淼的臉就是邀請卡,剛到已經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此時的別墅里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裝飾奢華大氣的大廳里,一個偏僻的角落,專業的樂隊用鋼琴和大提琴在演奏著

    廳里已經圍滿了人,才俊佳人,珠圍翠繞,讓整個大廳珠光寶氣,更添明媚。有穿著西裝,風度翩翩的男士,有長裙席地,性感撩人的美女,還有穿著燕尾服穿梭于人群之間的侍者。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手里拿著香檳,談笑風生。男士們在盡情地展示著自己的男性魅力,而女士們則在努力成為晚會眾人的焦點。

    葉水墨踩著一雙水晶高跟鞋,一身雪白晚禮服包裹下的嬌軀曲線玲瓏,發絲低垂間露出粉嫩耳垂上炫目的耳環,以往去任何宴會她都不喜歡太過于打扮,特別是有孩子之后更是低調加低調,可是今天卻是故意打扮得十分出差,果然一進入別墅中心,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

    或多或少知道今天王飛飛是主角,所以大家都沒有喧賓奪主,而王飛飛今天確實也漂亮得很,一身金色勾絲的長裙牢牢的抓住全場的焦點。

    在葉水墨和葉淼沒有出現時,她就是全場的焦點,人們都以圍著她說話而感覺到面色有光。

    馬俊看到葉水墨的時候也眼神一亮,不得不說,葉水墨故意打扮起來,確實很美。

    王飛飛帶著半分惱怒半分玩笑性質拍了馬俊一下,然后才挽著他的手臂施施然的走過去。

    見那兩人面上恩恩愛愛的,她也摸不準之前的吵架是個什么意思。

    現在時間還沒有到酒會正式開始的時間,大家也不在意,反正在這里總是有事可以聊的,總是有意義的。

    馬俊和葉淼還有一個額外的見面,當然是私人性質的,正是因為這件事,所以葉博今天也要額外加班,陪著葉總來出席酒會,有他在,一般小角色,但是又想湊過來的基本就可以擋掉了。

    隔出來的小型會議室里,馬氏的高層都在,馬俊拉著王飛飛,道:“過了今天,馬氏和王氏都要迎接一個新的開始,我和飛飛也有一個新的開始,所以今天是真正雙重意義的慶祝。”

    正在眾人準備舉杯慶祝的時候,葉水墨清脆的聲音響起,“慢著。”

    “葉夫人?”馬俊停下,疑惑的看著她,不過還是笑道:“怎么了?”

    王飛飛挽著馬俊的手一緊,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葉水墨會出聲阻止,但是莫名的,她就是覺得有些不安和緊張,就好像跟在你身邊的人一直都是小綿羊,結果有一天你發現這小綿羊并沒有想象中的聽話。

    葉水墨舉杯,話對著馬俊說,眼睛卻是看著王飛飛,“我只是在預祝王小姐心想事成,萬事如意而已。”

    馬俊開懷大笑,“多謝多謝,借葉夫人吉言,當然是一定能實現的。”

    王飛飛眉頭一皺,不過還是跟著馬俊的語調笑了笑,“那真是謝謝了。”

    平靜又暗藏暗涌的氣氛被推門而入的人打破,檢察院的人魚貫而入,扣住馬飛飛,要她走一趟。

    馬飛飛驚詫,這些人半年前就一直盯著王氏,她是知道的,但是今天之后,馬氏的資金會沖入王氏,那么這些人就再也抓不到她的把柄了,可是怎么會那么巧合,偏偏是今天。

    馬俊上前阻止,但聽到未婚妻的公司不僅陷入了財政危機,并且還涉嫌了多項經濟犯罪之后,臉色很難看,和他臉色同樣難看的,還有王氏的高層。

    試想想,如果都以為是香餑餑的東西,結果發現是空有其表,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就好像買東西一樣,用買正品的錢買到了假貨,那誰會生氣的。

    “阿俊。”王飛飛手臂被抓著,因為穿著高跟鞋,跌跌撞撞的,只能不斷側頭呼喚。

    馬俊有些于心不忍,他多多少少意識到什么,但畢竟對方是他準備結婚的對象啊。

    走到門口,王飛飛忽然頓住,不可思議般的回頭看著葉水墨,心里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想確認一下。

    葉水墨舉杯朝著她點點頭,面上既沒有歡喜的樣子,卻也沒有裝出同情。

    王飛飛被帶走,現場一片嘩然,偏偏馬家今天鼓足了勁頭想把事情弄得熱熱鬧鬧的,所以來的商界人很多。

    不一會,馬俊出現,大家畢竟都是做生意的,就算是陌生人,自己未婚妻在這種時候被問起,也不會主動去問的。

    他站在香檳酒塔周圍,臉色比香檳酒還要黃。

    “各位來賓,”剛開腔,大家便安靜下來,認真聽他說,眼神里同情的也有,好奇的也有。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