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小村大兇器 > 第349章 謝正飛暴怒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屁話真多!”

    眾人只感覺眼前一花,然后就見謝墨被徐方捏住脖子,打開門直接丟了出去。

    “謝少!”

    “謝少,你沒事吧!”眾人看到謝墨被打,立刻圍了上去。

    “哎喲,謝少爺,這怎么回事?杜晴,你怎么對的我們貴客!”一中年男人正朝這邊走,當看到被丟出來的人后,神情不禁一變。

    “喬總,我……”杜晴走出來后,一時也不知該怎么解釋。

    “謝維想糟蹋你這事,你們老板應該知道吧,蘇浙大酒店跟你們還是敵對關系,都這樣了還來質問你,你們老板夠慫的。你在這樣的酒店上班,一身才華真被埋沒了啊。”徐方低聲說了句。

    聽徐方這么一說,杜晴神色一黯。

    “張總,今天你們最好給我一個交代。”謝墨看到來人,立刻打算禍水東引。

    “謝大少爺,今兒是咱倆的私人恩怨,不要帶著人家好不?這位是喬總是吧?沒你什么事,我們先走一步。你,把賬結了!”徐方隨手指了一人。

    就這么拎著謝墨脖子,徐方跟押運犯人似的,出了酒店門口后,徐方將他朝停車場一丟,不屑道:“謝大少爺,今兒你就慶幸這里人多。要單獨讓我遇到你,你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還真兩說。”

    說著,一道冰冷的殺意從徐方身上爆射,鋪天蓋地朝謝墨涌去。

    謝墨只感覺后腦勺一冷,頓時一個激靈。

    甚至跟在后面的那十幾名青年,此刻都懾于徐方氣勢,大氣也不敢喘。

    不屑的笑了笑,徐方走到自己車前,熟練的發動車子,緩緩使出停車場。

    “啊!”正在開車的徐方,忽然聽到一道驚呼,扭頭一看,只見酒店經理和老板不知什么時候出來,杜晴一臉驚恐的捂著嘴巴。

    透過后視鏡,徐方發現一輛悍馬,正朝自己飛速駛來。

    徐方神色一寒,如果自己這輛是普通汽車,這沒準備被撞一下,肯定要出事。

    經歷了無數生死,這種小事情自然不會讓徐方手足無措,冷笑一聲,猛踩油門,奔馳快若閃電朝前沖去,隨即徐方方向盤一打,直接扭轉車頭,朝著謝墨的車沖去。

    徐方的速度很快,而且兩輛車非常近,配合他精湛的車技,車頭很干脆的撞在了謝墨那輛悍馬車的側身。

    徐方這輛車可是奔馳s600普爾曼防彈車,售價都要兩千多萬,說是頂級豪車也不為過。別說是和普通汽車,就算面對的是坦克,徐方都敢全速去撞一下。

    被徐方全速一撞,謝墨的車頓時側翻。徐方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油門壓根就沒松,頂著謝墨的車就朝前沖去。

    汽車在地面擦出“呲嚓”的火星,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不過徐方可不管不顧,停車場周圍是為了美觀挖出的池子,悍馬被徐方的車頂到邊上后,終于嘩的一聲掉進了水里。

    此刻周圍的人,全都呆若木雞。

    這孫子,未免太猛了吧!

    隨謝墨來的十幾人,愣了半天后,額頭頓時冒出了冷汗。這次謝墨跟他們出來的,如果謝墨出了事,別說是他們,就算是他們背后的家族,可能都要承擔謝氏集團的怒火。

    徐方不怕謝家的怒火,但他們怕啊。

    “快,程華,你叫救護車來,咱們去救人。”一人吩咐一句,眾人立刻急匆匆朝謝墨的車跑去。

    撇撇嘴,徐方坐直掃了眼車頭,連塊漆都沒掉,冷笑一聲開車走了。

    ……

    金陵市。

    謝氏集團大廈!

    會議室內,正中間的大熒幕上,是閩南省福州市那邊的一個會議室。謝維、孔朝玲和一些酒店高層,蔫頭蔫腦的坐著。

    看著這幾人的樣子,謝正飛沉聲問:“朝玲,你們那邊的營業額,現在每天多少了?”

    “謝總,現在每天日營業額,一百五十萬。”孔朝玲弱弱道。

    “是和九岳大酒店合作后的總額度吧?”謝維追問道。

    “是!”雖然不想承認,但這種事可瞞不住,孔朝玲如實回答。

    砰!

    謝正飛一拍桌子,怒道:“一個是謝家三爺,一個是餐飲界傳奇!你們兩個聯手,是去給我爭臉還是現眼去的?”

    一代家主的威嚴,在這一刻畢露無遺,眾人大氣也不敢喘,都坐直了身子。

    “你們兩個可真行啊,帶了整整五十億啊,這么多錢進去,全都打了水漂。咱們謝家雖然有錢,但也經不起這么折騰!五十億就這么損失了,對我們來說也是傷筋動骨啊!錢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主要是丟人啊,謝氏集團的臉都要被你倆丟光了!現在多少家都在笑話咱們謝家?和一個剛開業一年的酒店打,最后被打的落花流水,人家不僅沒半點損失,反而踩著咱們地位更穩固了。”

    謝正飛拍著桌子不住咆哮:“這結果你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誰能給我個解釋?”

    孔朝玲長嘆口氣,道:“謝總,對手的經營理念不比咱們差,菜品口味甚至要超過我們,而且徐方這人詭計多端。我感覺自己年紀大了,可能不適應當今的潮流,對年輕人的智謀已經應接不暇,如果謝總還想打開市場,建議招攬新的人才。”

    聽到孔朝玲的話,眾人不禁一呆。

    這心高氣傲的女人,自打接手謝氏集團的餐飲生意,一直叱咤風云、呼風喚雨!對待對手,向來戰無不勝,不僅僅在蘇浙兩省,在國內甚至在全世界,孔朝玲在餐飲界也是響當當的名號。

    如今這個桀驁不馴的女人,竟然……認輸了?

    大家并沒有任何嘲笑的心理,而是由衷的感覺可怕。

    謝維在謝家也是核心人物,先后掌管謝氏集團化妝品、地產、藥材等多種重要生意,都經營的有聲有色、業績也是每天有新高。

    那步步為營、縝密周到的經營方式,折服眾多精英中的精英。叫他一聲謝三爺,并不單單因為他在謝家排行老三,而是這份睿智,確實擔得起“爺”這個字。

    雖然自打藥材那件事開始,謝三爺的事業都很不順。但仔細一想,但凡讓謝三爺不順的,對手都是同一人:徐方!

    如今謝家兩大核心人物,竟然同時認同對手的可怕,那徐方這個人,確實不容小覷!

    “朝玲,瞎說什么呢,餐飲生意沒你怎行!”謝正飛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嚴厲說了句才問道:“對閩南省餐飲市場,你們有什么想說的嗎?”

    “我跟三爺可能沒法抵擋對手,但這塊市場我并不建議放棄。秀蘭集團的發展速度很快,而且徐方很年輕,哪怕現在沒野心,以后會隨著他們集團的發展,野心會隨之膨脹,到時肯定會朝外省發展。靠近閩南省是粵東、贛西和江浙省,其中粵東和江浙省,是他們擴張的首選。而江浙省有我們的產業,如果現在不狙擊他們,等他們真成氣候,一旦進入江浙省,絕對能撼動我們的餐飲市場。”孔朝玲認真分析道。

    聽到孔朝玲的話,眾人點點頭。不愧是餐飲界傳奇,這份眼力就讓很多人難以企及。

    “你們兩個先回來吧,咱們從長計議。”謝正飛揮揮手有些無力。

    “行,我們近期回去。”謝維苦笑一聲,這次鎩羽而歸,不知要被多少人恥笑。

    正當謝正飛開會時,秘書忽然從外面走進來。謝正飛心中一突,一般出現了大事,秘書都會無視開會直接闖進來。

    “什么事?”謝正飛小聲問。

    “謝總,大少爺在臨安市受傷了,無生命危險,但造成一定程度的腦震蕩。”秘書小聲道。

    “散會,都出去吧!”謝正飛心里一緊,揮手等大家出去后,才沉聲問:“怎么回事?”

    “大少爺在一個酒店吃飯時,恰好撞見了徐方,結果被徐方從酒店丟了出來。大少爺氣不過,準備開車去撞徐方,但徐方的車是防彈車,調轉車頭就把大少爺的車撞翻,一直頂到停車場旁邊的水池里才作罷。除了腦震蕩外,還有不少外傷。”秘書如實稟告。

    “徐方!”聽到這名字,謝正飛神色一凝,已是冰冷一片:“準備直升機,二十分鐘后趕往臨安市。”

    “是!”秘書聞言準備去了。

    “徐方,這次不讓你死,我謝正飛誓不為人!”等秘書出去后,謝正飛終于忍不住,仰頭一聲長嘯。

    臨安市,第三醫院,一間高級病房。

    謝正飛帶人急匆匆走進來。

    當看著頭上纏滿紗布的兒子,謝正飛心里一沉。

    除了謝正飛外,謝家二爺謝平川也在。

    謝平川一直在打理江浙省的生意,聽到大侄子出了事,第一時間就趕到醫院。

    本來他打算先動手處理徐方,但大哥說一小時后能趕到,他便遲遲沒有出手。

    “二弟,有那雜碎的消息沒?”謝正飛沉聲問道。

    謝平川也臉色深沉,道:“有,那小子還在臨安市,我監控著呢。只要想整他,隨時能找到他。這雜碎不僅打了小墨,對咱們謝家還百般羞辱,現在整個臨安市,都知道有個猛人踩了咱們謝家臉。這場子要是不找回去,咱們謝家的名譽又要遭受沖擊。之前被這小子接二連三使壞,咱們的名譽經不起折損了。”

    聽二弟說完,謝正飛臉上殺機頓顯:“拿車撞人,這可是故意殺人罪!去處理吧!”

    謝平川心神一凜,點頭道:“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