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小村大兇器 > 第347章 徐方發怒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陳總說的有道理。”又有一人附和。

    “算了,都別爭了,就一個月吧。”喬韻一咬牙,直接作出決定。

    徐方對這群人唱紅、白臉的事兒很清楚,無非是想告訴他,和善制藥公司給了他天大的人情。不過他也不戳破,拱手道:“那就謝謝各位了。”

    “徐總,這次咱們合作也算是緣分,一起吃頓飯吧。”喬韻笑盈盈邀請。

    “不用了,那邊還有很多事,我得趕緊回去,不麻煩各位了。”徐方婉言拒絕。

    在網上買了張最快回去的高鐵票,看著還有一小時就發車,徐方在路邊超市買瓶水,便打車朝火車站趕去。

    高鐵。

    徐方坐在靠窗的位置,心里卻總有些不舒服。看著手機里喬韻給他的那份賬單,不禁嘆了口氣。

    當時雖然他是想坑謝氏集團一把,但也真正幫助了喬韻。

    但解決了最大的難題,喬韻反而在利益分成上動手腳,這種恩將仇報的事兒,確實讓徐方有些接受不了。

    叮咚——

    手機上出現一條新聞彈窗,徐方好奇打開一看,赫然是關于和善制藥公司的。

    “以低于成本價的方式運作良藥,和善制藥公司不堪經濟壓力,將對三大良藥進行漲價。”

    看到這條新聞標題,徐方眉頭一皺,繼續朝下看去。

    新聞內容如下:

    和善制藥公司自四月以來,推出感冒、咳嗽、消炎三大中藥,中藥質量上乘,見效果,無副作用,是當今最優秀的藥物之一。

    三種藥物也得到了廣大人民的認可。

    為了推廣藥物,和善制藥公司初期采用低于成本價格銷售,截至今日,經過藥廠反饋消息,如今已虧損二十億元。

    為了使藥廠繼續經營下去,即日起三種中藥開始小幅度提價。感冒藥由原來每盒18元,提到32元/盒;咳嗽藥由原來17元/盒提到29元/盒;消炎藥由原來20元/盒提到36元/盒。

    對此,和善制藥公司向廣大人民表示深切的歉意。

    然后下方,是這些新聞對和善制藥公司的一些贊美之詞。

    隨著這新聞的發出,不少網民對此竟然表示理解,甚至還冠上了“良心企業”之名。

    看到這里,徐方心頭不禁升起強烈的怒火!

    什么叫低于成本的價格出售?這特么不是是放屁嗎!

    不過這三味藥方已經賣給了和善制藥公司,想收回肯定不可能了,而他也無權過問別人定價。

    猶豫半晌,徐方眼里才精芒一閃。

    來到高鐵的洗手間,關上門,找出林香雪號碼正想打過去,鄭秀蘭的電話卻打了過來。

    急忙按了接聽,徐方笑問道:“大村長,你找我啊?”

    “現在在忙嗎?”鄭秀蘭溫婉的聲音傳來。

    “不忙不忙,啥事啊?”

    “也沒啥,咱們的山雞蛋又賣完了,現在不少廠家,想跟咱們合作,但我們每天的銷量都嚴重不足,咱們那個村的養雞場,大概多久能產蛋?”鄭秀蘭語氣有些著急,顯然這些日子賺錢嘗到了甜頭。

    “大概還得三四個月,別著急,下蛋了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徐方嘿嘿一笑,道:“大村長,現在你可是天下最富的村長咯。”

    “去你的,就沒個正經。對了,你現在在哪呢?”鄭秀蘭問。

    “來姑蘇城辦點事,現在正朝臨安市趕呢。你要是有時間,也回家看一看,最近這些日子我都在這。”徐方笑道。

    “真噠?”鄭秀蘭眼睛一亮,欣喜道:“行,那我過兩天就回去看看。對了,我家跟謝氏集團那邊怎么樣了?”

    “還頂得住,我準備了六十億,和你爸談了點合作,要是你爸運作的好,這次應該能賺一票大的。”徐方語氣很是喜悅。

    “啥合作啊?”鄭秀蘭有些驚奇。

    “那天湊巧在臨安市看到了一處城中村,你家不是跟謝氏集團磕的很死嘛,現在都在爭郊區的地產生意,地價炒的很高不說,離市區有點遠,市民也未必愿意過去買房。我就跟你爸一起合作,開發這些城中村。”徐方對鄭秀蘭沒必要隱瞞,如實說了出來。

    “嘿,這個好。你跟我爸說一聲,讓他速度快點,別被謝氏集團察覺了。”鄭秀蘭提醒道。

    徐方有些驚訝道:“可以在大村長,你這很有商業嗅覺嘛。”

    “滾蛋,姐可是浙大的高材生,那屆的學霸就是姐,這點頭腦要沒有還怎么混。我爸和我哥雖然聰明,但我感覺跟我比還差了點。要不是當年為了逃婚,或許我還能幫家族大忙呢。不過現在好了,你這人鬼精鬼精的,你愿意合作的事兒,百分百不會虧。”鄭秀蘭語氣很輕松。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鄭秀蘭的話,徐方忽然沉默起來。

    “咋了?沒信號了?”半天徐方沒接茬,鄭秀蘭念叨一句。

    “有信號,對了秀蘭,你現在賣雞蛋的意義是什么?”徐方忽然問道。

    “當然是賺錢,現在岳海村的發展幾乎不靠我了,我也想著哪天辭職,做點自己的事業。”鄭秀蘭吐露了心中的想法:“畢竟咱也是鄭家大小姐對吧。”

    “你聽說過和善制藥公司嗎?”徐方問道。

    “好像聽說過,貌似是個中藥公司,這地方怎么了?”鄭秀蘭有些納悶。

    “上次我販賣藥材坑謝氏集團的錢,就是借助的這家公司,而且給了他們三種中藥配方。他們借助這三種中藥,逆轉了當時的困境,作為條件,這三種中藥有我三成利潤分紅。如今他們躲過了謝氏集團的攻擊,以為自己沒了顧忌,開始克扣我的利潤。從藥材成本支出來看,利潤和成本的比例嚴重不符。”

    聽到徐方的話,鄭秀蘭頓時怒了:“這不是忘恩負義嗎,太可惡了,你把那三種配方要回來,有這么好的配方,哪個藥廠還不求著和你分紅,別說三成利潤,就算是五成大家也排隊等著。”

    “這不跟你家有合作,我就把藥方賣給他們了,不然也沒錢跟你家合作。這件事倒沒什么,畢竟中藥是給天下的老百姓服務的,能讓大家用到這種中藥,也算是造福百姓。但當時我跟他們約法三章,藥品出售的價格要保持原樣,不得高價出售,不然有違我當時的初衷。這次他們把藥方買走了,直接把價格提了大半。要是老祖宗知道我提供的中藥被賣這么貴,雖然不是我做的,但這件事與我有關,他們還不得活過來再氣死一次?”

    “和善制藥公司有這三種中藥,一定會打開全國的市場,我打算也開個制藥廠,主要出售這三種藥材,價格做到親民平價,全面壓制和善制藥公司。你不是想做一番事業嗎?不知你對我這制藥廠有興趣嗎?”徐方發出了邀請。

    鄭秀蘭聞言一愣,隨即心中狂喜。

    作為鄭家長女,她的一言一行其實倍受關注。知道她跑到一個小村旮旯做村長,臨安市不少家族對鄭家,背后也在指手畫腳。這一年來,恐怕父親的臉也被她丟的差不多了。

    她很迫切想做出自己的事業,不僅僅因為自己,更有家族榮譽的因素在里面。

    對徐方的醫術她十分有信心,徐方提供的藥方絕不會次了,有這么好的良藥,被市民認可是十分輕松的。

    如果能跟徐方合作,她的夢想可能很快就能實現。

    深吸口氣,鄭秀蘭道:“沒問題!你有什么計劃沒?”

    徐方考慮了下,溫和道:“你先去注冊個工作,把要走的程序都走了。我這兩天會把三種新的中藥寄給你,你送到相關機關去檢測。到時我跟沈大哥打聲招呼,讓他們盡早通過。一切都搞定后,咱們就打開這三種中藥的市場。招人、公司運營等,都由你全權負責,占公50%股份。我資金和技術入股,占剩下的股份。”

    “這怎么行,我怎么能占你這便宜。”鄭秀蘭驚叫道:“和山雞蛋一樣,我占20%股份就夠了。”

    “別了,咱倆就一半一半吧,你現在占我點便宜,等我回去你讓我占你點便宜,這不就扯平了嘛。”徐方嘿嘿笑道。

    正給徐方打電話的鄭秀蘭,俏臉忽然一紅,嬰寧一聲才啐道:“你丫臉皮真厚,討厭,能正經點嘛。”

    “嘿嘿,就這么定了啊。”徐方一錘定音。

    “討厭,到時你可別后悔!”鄭秀蘭半嗔半羞的答應了。

    掛了電話,徐方心情才順暢起來。

    當晚十點,徐方便回了臨安市。

    打車回了家,已經晚上十點四十。

    回到家,徐方才發現客廳的燈還亮著。趙雨霏一身睡裙,坐在沙發上看著各種資料。

    看到徐方進來,趙雨霏眼睛一亮,急忙起身迎接:“怎么大晚上回來了,休息一天也不遲啊。”

    “嘿嘿,有美女在家,我哪舍得在外面呆著。”看著趙雨霏的睡裙,完全是一層紗,只要不眼瞎,那晃悠悠的團子都能清晰看到,那規模堪比小足球。

    趙雨霏看著徐方眼神,俏臉也是微紅,嗔道:“沒個正形,就想著占人家便宜。”

    “人招聘的怎么樣了?”徐方笑著岔開話題。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